15.1.11

顛覆·蘋果汁

(此圖摘自網路)

從來不愛喝蘋果汁,即便是我喜歡的果汁品牌Tropicana或者Florida's natural,都只喝橙汁,還是嫌那蘋果汁的味道太artificial,雖然聲稱是fresh squeeze,not concentrated.

直到最近逛超市心血來潮,買了日本產的青森蘋果汁來試試,看看有沒有機會打破我對蘋果汁的固有觀念?啊,感謝自己對於不喜歡的,仍有開放態度。

這青森蘋果汁是與衆不同,馥郁的蘋果香,甜度適中,微微的酸度,而且果汁中有蘋果纖維沉澱物,先要搖均勻才倒出來。很鮮搾的天然質感。非。常。喜。歡。

日本青森蘋果一向以優質見稱,配植出來的果實不但香甜無比,而且全不上蠟處理,達到全世界最嚴謹的農藥殘留標準。而蘋果汁所採用的又是“完熟”的蘋果,就是果實完全成熟,甜度比起未成熟的果實更高,相對的,成本也高。

很高興,有它打破了我對蘋果汁的舊有成見,讓我日後對蘋果汁(尤其是日本出產的)釋放出更多美好期盼和想象。

輕津青森蘋果汁。

讀詩

我甚至可以告訴你

金礦和星空的淵源

山城和海市蜃樓的血親

但我實在不能向你描述

一種被棄

又獨自發光的心情


*羅智成

14.1.11

生活的味道,味道的生活

Eric在曼谷打電話回來,順便問起我晚餐吃了什麽?我說買了北海道帶子、澳洲鮑魚片、春菊和小辣椒,炒香辣海鮮意大利麵拌春菊。他“哇”一聲,我笑說待他回來我再做給他吃。

常常,我一個人在家,也會花心思給自己做好吃的,很少草草了事。即使做一個玉米雞絲羹湯,也會為自己,把最鮮美的味道做出來。其實,我挺擅長一個人過日子。Eric出差,我不會因此多了約見朋友。都是一個人去看電影、挑好的館子吃飯、逛書店、逛超級市場。睡前看一段章節的書。有個人陪著你做這些事,固然也是快樂的,但我也享受一個人的幸福感。這樣的生活態度,跟我的愛情觀是一體的:我不是找一個人來給我幸福,而是自己要先過得好,有適當的人出現了,再跟他一起分享我的幸福。

對生活依然滿懷期待,美食是其中一大推動力。那天跟知心的友人說,世上美食何其多,真要努力賺錢吃個夠。爲此足以支撐好好地生活了。香港冷了幾個星期,在下午我依然穿上厚厚的衣服,去散步。我髮裏的風,手裏的陽光,也是一種流轉的味道,但要感受需五官對調,用眼睛去聞而不是鼻子。

至今還會不時重讀《挪威的森林》,隨便翻開那一頁便能讀下去,又隨時能中止。我想,那文字的氣息,是對於青春的鄉愁,最大的慰籍。

生命自有它的孤獨感,是愛情也填補不了,妄論寫作和美食。但美食給與生活充實的享受,而寫作是用來提醒我的敏感,我的知覺。它讓我不停提醒和發問:生命是什麽?生活是什麽?薛西弗斯推石上山即使是永恆的徒勞無功,但始終也是有石可推。人類存在的最大困境,甚至乎卻是無石可推,或根本推不動石頭。

我對生活微小的情懷,卻情感豐富得也叫自己有所動容。



香辣帶子鮑片意大利麵拌春菊。我喜歡美食,也喜歡書寫美食,雖然沒有寫得很好。

不要再想當年了

朋友在fb上寫:

“有些事你當下看與分析,會覺得不得了,自我中心被無限放大,功勞誇大,幾年後回頭再看時,又覺得是微不足道,連說自己的戰功都會臉紅,全盤否定當年的成就,對我而言是位置不同了,眼界也不一樣,如果五年前你覺得自己偉大,五年後,還是小題大作自戀式認為自己還是那麼偉大,那麼表示你的思想還沒有改變!”

很認同。有位朋友,這幾年踫到他,總是在提起十幾年前的一些所謂威水史。多聼幾次,不免覺得悲哀:你打後的人生,再也沒有值得搬出來講的事情嗎?

在那些一再被放大的倒退緬懷中,看到的是不曾進化的思想。

英雄不提當年勇,放得下過去的戰績,才會機會追逐更大的成就。沉浸過去, 很多時候也揭露了你的人生,停頓了好久。

13.1.11

珍惜眼前人

文:ZZLai

在陽光下,彼此慵慵懶懶地對聊。友說,前女友對他千依百順,但那個時候的他,卻不當那是什麼一回事。直至現在,遇上現時的女伴,他說,「想到她對自己的遷就與好,就會很感恩。」 我坐他對面,安靜地聆聽,將自己融進他的心情。我說,也許與年紀有關。

年少時,我們都有過輕狂的歲月。身邊有人待自己好,覺得那是理所當然,不是不懂得珍惜,而是根本沒想過要珍惜。然後,在跌宕無序的日子裡,我們不慎滑下斜坡,踏到路上遺留下來的玻璃碎,除了滿身盡是泥濘,還一腳割破的傷痕。

年長的好處是,給日月精華浸淫過,我們漸漸意會到,原來得意並非永遠,有人愛鍚更非必然。親愛的,慶幸現時的你,遇上看來匹配的人,而且因為先前的情感試鍊與艱澀,讓你更為珍惜眼前的人。

我也是。

+++++

之前的雜誌電郵訪問,問我:愛情裏最大的遺憾是什麽?

我的回答是追悔不及的傷害。有時候想想,過去的, 如果懂得多點珍惜,少點意氣用事,也許結局都會不一樣。珍惜不是特意學就會, 也不是嘴巴講了就是.....沒有年月淬煉的心境,都無法漸次意會,該如何珍惜。

有時候,真的要很久以後,才知道自己辜負了誰。

12.1.11

此後

昨晚跟友人吃的麻辣鍋太給力,今天有點小胃痛,上厠所又辣得稀里嘩啦的。於是,一整天吃麥片清清腸胃。我曉得把麥片煮得香濃:在鍋裏把牛奶煮滾,下麥片,打一個雞蛋。煮熟後,下蜜糖攪拌均勻。這碗麥片便與衆不同的飽實又美味了。

我跟朋友笑說,喜歡吃麻辣,多少有點犯賤心理。吃的時候一邊爽又一邊省鼻涕,眼耳鼻舌都冒煙,第二天上厠所又要再痛苦一次,但還是愛吃,還是要吃。爲著什麽呢?也不過是當下的痛快淋漓。

是以覺得麻辣特別適合我的個性:人生是否幸福,過程遠比結局重要。過程。

前些時候跟某位舊友認真的談著,她說我跟以前是完全不同了,讓她覺得好像去了一個很高的境界。我笑,哪有她說的超然?但不同了是真的,的確有深層的改變。我強韌了, 但我的心更柔軟了。少了很多莫名其妙的執著。那天看到一位作家寫:不再問爲什麽,明白所有苦衷,懂得所有難言。我看了深深地微笑著。

可以承載的,更多了。喜歡看見別人的好,那些我及不上的優點和才華,我是由衷的欣賞。那麽,我便可以在自己的不足裏,有所仰望,有所學習,有所啓發,有所快樂。

生活從來沒有平淡過,這一路走來經歷了許多,也是一路走一路感覺著。現在的我不一樣了,此後的我會更不一樣,我知道。

投其所好

好友說,有的人自信不足,跟人互動時,只要那不是自己抗拒的事物,便會不自覺地投其所好,希望獲得額外的認同和讚賞。想一想,從前的自己也是這樣啊,尤其在情人面前。啊,那是我喜歡的音樂。啊,那是我想鑽研的課題。啊,你說的這個,我有興趣。啊那麽巧,我也在看XX的書。

其實只是不抗拒而已,沒有特別喜歡,但為著對方有刮目相看的認同,就變成自己喜歡的了。

曾經,那個自信尚在萌芽階段的自己。

說“不”的資格

作者:李碧華(轉載自《蘋果日報》)

網上有段逾百萬人次點擊的短片:一個精靈可愛的女嬰,有問必答──不過無論你問她什麼,愛不愛爸爸?愛不愛媽媽?給你×××元?帶你到×××玩?要不要這個?……全說「 NO」。

帶着狡黠微笑,好似看透大人的心也看透一切糖衣。有求必應的當然討人歡喜,但不賣帳不給面子仍十分可愛,因為是個BB吧。長大一點,就失去這種資格了。到時,反而要面對人家對你說「不」。

看過一位巨富的往事。他家一度財雄勢大,親友都恭恭敬敬低首逢迎。後來家道中落,大夥避而遠之。

小時常到親戚的牙科診所玩,牙醫會主動檢查牙齒和說好多保健知識,從沒提過錢。一次他牙齒蛀爛,上門找親戚補牙。牙醫蹺着二郎腿坐旋轉椅上,愛理不理:「你來做什麼?」
「牙壞了,想補牙。」
「身上有錢嗎?」
「沒有。」
牙醫笑起來:「沒有錢,補什麼牙?乾脆把牙全拔掉算了。」
聽人家一句「不」,徹底清醒,發憤圖強,闖蕩江湖終富甲一方。
我們刻苦努力,是為了保留說「不」的資格。

+++++

讀到這篇文章,不知怎的,想起曾經和女友談起,現代離婚率偏高,跟女性經濟獨立有關,勇於離開不適合自己的感情關係,另覓新天地。哪像以前?離開了丈夫,生計馬上沒有著落,哪有說“不”的權利?連想也不敢想。惟有繼續“under his roof, follow his rules”, 任由自己不快樂下去。

有能力養活自己,才能談自主權,仰人鼻息,多少會尊嚴折損。好些人,都是尊重客戶多於自己的伴侶,想一想,是爲什麽?是真的不懂得尊重或是心底不屑尊重?是不是錢作怪?即使不是在婚姻,在工作上也是。當我掙得了名氣,經濟無虞,自然有資格去挑工作、選擇客戶.....不喜歡就不做,多痛快!

我們刻苦努力,是爲了保留說“不”的資格。

11.1.11

我開始做到

朋友說:“人在事後,都會有『看法』,而修行就是要把這一次的『看法』放在下一次的『事前』。因爲,大部分的人都能自己吸取事後的『教訓』,但這教訓只是屬於思想層次,若不能把這教訓變成日後的一種『反應』,這教訓還是淪於空口說白話。”

常常,跟別人的相處、對他人講話,會有意或者無意傷害了別人。吸取了很多教訓,會愧疚,但還是會重蹈覆轍。但是這一年來,自我覺知到改變和成長,我想,我開始慢慢做到,把這一次的“看法”,放在下一次的“事前”了。

被我氣死

半個月前轉了一筆錢進去公司的帳戶,剛才接到拍檔的電話,說要被我氣死!

咩事咩事?數目不對嗎?我大爲緊張。原來,是我轉帳的時候,一時沒正經(!),在轉帳的reference上寫了:I love you。好了,月結單來了,公司戶口無端端有一筆看起來曖曖昧昧的轉帳,看起來像是情夫的錢,終于存進來了,這一點心意,是I love you......

拍檔説到想要用繩子勒死我時,我已經笑得快從椅子上跌下來。她說要打電話向公司的會計顧問求救,看看日後做帳有沒有問題,會不會惹來稅務局的質問之類? 我只是在想,當會計顧問聽到這樣的事情,不懂會不會好像我,笑到斷氣才想要怎麽解決問題呢.......(好明顯的,我是個撲街!)

夠傻

跟朋友聊電話時, 聽到商場回響著喜氣洋洋的新年歌,想起這些年來都在國外過年的他一定很久沒有聼過新年歌樂,靈機一觸問他:“你聽到新年歌嗎?”他說聼不到。走到天花板的播音器下,那裏的音樂最大聲,我高舉起手機,踮起腳,嘗試更接近那聲音一點,如是者幾秒鐘,但已經引來途人側目。那些表情仿佛寫著:呢個女人傻架?

縮了手,才想到自己在商場中踮起腳尖向天花板高舉手機的動作,的確很好笑。

Eric常說我會做一些平常人不會做的,傻裏傻氣的事情, 又一例。

冷玩

尚有青春的日子,有好長一段時間爲了冷玩而瘋狂,對他們的情感一點也不冷。

這夜,收到故人的一封電郵, 那個我不敢相信會出現在我郵箱的名字。那些文字的味道,令我想起了年輕時的率性妄爲,留下了我寫作生涯未能盡錄的生命敍事,悠緩的歲月,在平凡日子中不經意修補破碎的心......

雖然一個人也能寂寞地活下去,但我們還是希望寂寞被看到,内心世界會被了解。原來,最深的沉默,只要有人能懂,就不會永遠寂寞。

10.1.11

年夜飯的孤獨

一連接受了兩家媒體的電郵訪問。一個談情人節,一個談農曆新年。後者問起,我在香港可有難忘的(新年)經歷?想起一些事, 但回答了另一個答案。

第一年, 根據傳統,在Eric爺爺奶奶家吃年夜飯。奶奶一向不喜歡我,因爲我比Eric年長五歲。年夜飯,老人家借題發揮, 指桑駡槐,句句有骨,我把頭壓得低低的拼命扒飯,臉都快埋進飯碗裏面,只爲了掩飾掉在白飯裏的眼淚。

從未有過一刻,那麽想念爸爸媽媽的好,他們對我的寬厚慈愛。

儘管不責怪老人家的無知,但也無從抵消自己的委屈, 所以那個晚上的孤獨感,沒有被跨越?最近一次,被某個刺點,激起一種激越的情緒,擊中的是靈魂要害,在難過之中,被喚起的是,無的放矢的攻擊,所深深受的委屈,孤立無援的悲痛。人性中堅強與脆弱對壘的角力,延展的是對生命無盡頭之哀傷的察覺,以及對自己對愛的深思。

這是一個失落感受的城市,曾經在一時感觸之下,站在街角偷偷流淚。人潮如鯽,我一點點的淚水,自然比起塵埃更小更輕更卑微。那生命的孤獨感,常叫我驿動得莫名傷懷。然而, 返回自身,體内自有一股滂湃的能量,要自己好好地生活,好好成就自己,好好地去享受愛和被愛。

9.1.11

人生若只如初見

人生若只如初見,是我很喜歡的詩人納蘭性德的詩句。

半個月前,交了一篇稿,正正是以“人生若只如初見”為題。說的便是,人生若只如初見,便沒有被摩擦、被慣性、被差異、被缺陷磨蝕的情感,所有都在最初觸動的甜美狀態中,不會變質。

世間所有情感, 要跨越一件又一件實質的考驗,需要很多很多的寬容和珍惜。因爲,人生若只如初見,你永遠不會看到我的不堪,我也不會見識到你的醜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