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11

說不下去

對於自己每每與人發生立場對恃時的溝通形式,認識得越來越清楚。

覺得你不明白我想說的、你誤解了我的片言隻語,我嘗試解釋,

可是如果我的解釋被一再駁回,是我單方面在努力解説,

我就不說了。

並非不屑,

也不是不想要繼續解釋,解釋到你明白爲止(這個有可能嗎?如果沒有卸下ego的武裝,誰又會真正明白誰?)。

只是,我的意識非常自覺地看到,

在爭執的過程,

在那個雙方不斷努力解釋的過程,

其實都不斷地在互相否定。

仿佛,如果要你認同我,否定你是唯一的途徑,

據理力爭。

但其中其實分不出對錯,

也無關對錯,

只是你不明白我,

我也不明白你。

我們不斷嘗試讓對方明白自己,卻也不斷地在製造更多的情緒上的漩渦、更多偏離正題的枝節,讓彼此卷進去。

更多時候,我看到自己出自條氣不順,所以好像打擂台那樣極力扳到對方,

這樣有好嗎?

或者有時候虛僞地殺出一句:好,我尊重你的看法讓你說,

其實腦子在竭盡所能地為他話裏的破綻抽絲剝繭,

尊重變成綿裏藏針的騙術。又或者許多包裝得溫婉動聽的説辭,都是綿裏藏針的,自己根本沒有好好聆聽過對方,

這樣有好嗎?

記得Len講過一句深得我心:一旦我心急要你懂,就會開始攻擊你。人與人之間的情緒,只要一急便打了起來。

就是這樣的事。

當你覺得自己很對的時候,那個情緒是駕馭一切的,在這個點支撐不住,就嘗試在別的點下手攻擊,

分別只是在於自覺與否。

人的感應力如果被逐漸開發,很多事情、舉動,都會看的仔細,也較爲自覺,

我能察覺到對方的攻擊,我也能自覺到自己在攻擊,

大家越是想把自己的話說明白,就不斷在振振有詞否定對方說的,

我尚未找到那個“不否定你的感受和立場上讓你懂”的平衡,

只能在察覺到雙方在否定與攻擊的時候,

把話打住,不說了,算了。

我堂堂才女辯才無礙口才滔滔,要我繼續說下去真的不是問題,

只是沒有意義,

溝通不是辯論賽。

我説到讓你毫無反擊之力不代表你明白,

反之亦然。

有話爲什麽不能好好説?有時候面臨的狀況真的很難好好説。

這樣突然沉默逐漸成爲我在面對爭拗時,說了幾句,覺得說不下去的習性。

常常感覺到越說越撕破臉皮,唉,為雙方留點尊嚴吧。

這樣的習性後來給Eric發現了,他說:你現在都把心事放在心裏。

這樣一句,我就感受到,語言以外的珍貴。

有句很老土的話:懂你的人不需要你解釋,要你解釋的人並不懂你,

原來背後有一定的真理。

1 則留言:

Wayne 施宇 說...

懂你的人不需要你解釋,要你解釋的人並不懂你,
這句話好,誰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