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11

事實

某個飯聚。友人J說:“我不喜歡K.L,整體感覺很落後,公共交通設施又不方便,沒什麽個性,只有商場。”

友人C說:“K.L去一次就夠了,去吃東西是o.k的。”

聼著朋友坦率說出自己成長城市的不堪,我竟然沒有難堪也沒有不快,更沒有想要辯護的衝動,我心口一致地說:“你們說的,我都認同。”

說完,心中豁然明白到,當別人說的是自己已經坦然承認的負面事實,心中並無異樣;只有別人說的是自己逃避面對的負面事實,才會好像被踩到尾巴那樣反彈起來。


9 則留言:

安东尼刘 說...

KL还是一个思想不成熟却硬要扮大人的小孩,所以没有个性是必然的。但如果因为自己眼界开了就放弃自己的家,那未免爱自己太多了。
给它机会吧,它没有个性是因为有个性的人都不去教育没个性的掌管人,所以kl一直没有内外合一。不放弃终会有结果的一天,那怕那时我们老了,但成果能给后来的人享用,何尝不是一种甜蜜?

yanwei 說...

安東尼,誰因爲眼界開了就放棄自己的家?

安东尼刘 說...

别误会,不是说你或其他在外国打拼的人放弃自己的家。
可能在用文字表达方便有误解,我的意思是在我们还没为这个城市真正出力的时候,不应该去嫌它的不好,它的缺点不会是一个人造成,是很多因果造成现在的样貌,我永远都在心里问自己有为它出过力吗?如果没有,我会很愧疚去说它的不好。

yanwei 說...

嗯,所以,我不可以參與兩位香港友人一起講KL的壞話?我講了很多噢!!!:p

安东尼刘 說...

当然,我是说我没有出过什么力。如果其他人觉得自己真的有为这城市做了宏宏烈烈的事,她/他自然有资格去评论它的不长进。

安东尼刘 說...

我明白爱之深狠之切的道理,你说的只是因为失望它的不长进。:)

yanwei 說...

安東尼
愛之深責之切,以及失望的那個,是不是你啊?

當作爲遊客的朋友說起它的不堪,我很自然地附和,因爲那也是我心中所想,跟它是那裏其實沒有關係的。好像隨之從KL市容的骯髒,我們跳到巴黎街道的狗屎,也講了巴黎的壞話一輪。講KL和講巴黎,對我來説,都沒有分別,因爲都是討論著事實,而不是偏見。因爲,難道我講巴黎壞話也是愛之深責之切嗎?當然不是了。

匿名 說...

或许别人说的KL,也不是你一人的KL,所以心中的反弹并不大……

安东尼刘 說...

细想,没有,我喜欢这个地方,但还不至于到爱那么深。
我其实都是尝试站在你立场去想,觉得你可能是“愛之深責之切”的缘故,但尝试去了解一个人的思维不一定会成功,既然不是事实,那也没什么的,没有谁必须一定要爱自己的城市。:)

by the way, 高兴你的书可以在台北成功上架,恭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