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11

感動,與否

之前在微博上貼了這段:“ 吾友的男友到廣州出差,回程前在車站致電她,說在雜誌攤前,問她有沒有雜誌想看?她說她想看一本中國雜誌,可是忘了書名。結果對方站在雜誌攤前,把所有的雜誌名字念給她聼。 那樣用心地對一個人好,心裏覺得感動。”

後來這一段被台灣作家張曼娟于她的微博上轉發,幾天内湧進許許多多的回應。有的人被感動,有的人覺得這男人好得不太真實,懷疑是杜撰的。對於後者,心裏不禁納悶,可是也沒有去解釋說這確有其人其事。畢竟,你相信自會相信,你不相信也就不相信,審事的取角,就決定了你的想法。對我來説,那是一樁帶有動人氣息的小事,也有幾分浪漫,因爲那份“用心”;然而,在某些人眼中,卻是覺得像電影劇情般,不太可能在現實社會中發生,所以嗤之以鼻。不感動的人,除了懷疑事情的真實性,也覺得我的感動有點可笑。 赫然明白到,一件事,感動與否,其實跟事件本身的性質無關的啊。

1 則留言:

安东尼刘 說...

一切事情的价值性永远都是我们自己去给的,它本身根本没有任何价值,毫无意义。我这几年都在学习不把任何人的好坏评价放在心里,当然要放下不是一下子的事,只能循序渐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