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11

那天下午在周莊




那天下午在周莊,天氣很熱,心底卻是平靜的。用一盞茶的時間,細味這地方的美。暖風一陣陣拂過臉頰,這感覺並不美,唯有常常把視線投向水面,凝望那靜靜的深邃。上一次到上海,是初冬,天氣已冷冽,夜晚透徹的冷,吹得鼻頭冰凍像哭過了一樣。記得那樣的冷。於是那晚你說也許因爲冷想要獨處又睡不着無聊著,想起那鼻頭哭過的感覺,便有了動容,冷空氣的孤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