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11

震懾心靈的一段文字

某個部落格讀到作家楊照寫給她女兒的書《我想你遇見的人生》其中一段,讀完,呆了數秒鐘。

不是常常能讀到如此震懾心靈的文字:

人生殘酷的事實是:三歲那年妳雖然去了京都,看了楓葉,但妳的感官和妳的記憶還沒有準備好,所以楓葉美景來不及跟妳的生命發生具體深刻的關係。那年的京都、嵐山、高山、太原,妳去了,但這些地方卻沒有進入妳的生命,成為妳生命的一部分。

這件事一直在我心中,成為提醒、警惕。人的生命有什麼沒什麼,往往不是取決於我們去了哪裏、看了什麼,而在於去到看到時,我們的內在感官與記憶有多少準備。生命的豐富與否,與外在環境的關係,還不如跟自己內在準備來得密切。

很多人沒有準備好自己的眼睛,就算去到羅浮宮,也裝不進任何東西到自己的生命裏。很多人沒有準備好自己的耳朵,在音樂廳一樣聽音樂會,他就不會有感動,不會有愉悅,不會有音樂衝擊出來的體驗。很多人沒有準備好自己的心,他就無法感染別人的痛苦、別人的興奮、別人的快樂。活在這個世界裏,不同的人會和世界發生不同的關係。我希望妳早早準備好,開放自己,讓世界的豐富,透過感官與想像,都變成妳生命中的豐富。


我當下的反思是,這個年代常說要去出走、要去見識世界開闊自己,然而,這種上路,旅程的標簽,漸漸成爲一種另類的虛榮,跟搜集名牌的心態其實沒有兩樣,都是自我感覺良好大於一切。汲汲營營的追求,卻從來沒有問過自己,自己内在的感官準備了多少,那些閲歷,能真正裝進生命,影響生命的,又有多少?

4 則留言:

墮天使-祥 說...

同意。

很多人都只是覺得自己沒有踏足過某個國家,而去那個國家旅行。但是當他們回來以後,除了帶回來手信的照片,就沒有其他的。

匿名 說...

杨照写得真好啊。
我刚开始旅行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怕自己错过什么。罗浮宫去了,可是并没有怎样。那时候知道自己并不懂得欣赏这样的艺术。看毕加索、米罗、罗丹后才知道自己比较享受小空间的个人美术馆。
所以,我就没有再去‘罗浮宫’了,从此。

云。

匿名 說...

杨照真是一语惊人啊!
写的很有穿透力。
旅行的确让人有虚荣感,自我感觉良好。
这是我的阴暗面,不过都走过了。
现在我只去在呼唤我的地方。
而且还会重复的回去。
朋友问我怎么不走新的路线,
我说我喜欢那里啊!就算去新的地方又怎样,
我的心都不想去,怎能好好感受呢?

sy

安东尼刘 說...

机会永远给准备好的人,这是我一直相信的。自己没准备好,给你什么你都会先“哇”一声,之后心里什么得着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