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11

冷·熱及其他

親愛的朋友在微博上載奧克蘭下著冬雨的照片,雨滴貼著窗戶縂有種朦朧的美感。瞬間,便為我在酷暑的城市降溫。今天,香港35度,歷史性高溫。

+++++

一旦進入夏季,有些食店的生意便會打折扣,譬如粥店。粥店只有在秋冬時,店外才會排長龍。要熬得過炎夏,能屹立于嚴寒中爲人熬粥送暖,粥店的營運手法,其實是一門學問。

住家附近有一家新粥店,叫“滿粥”,開張于去年12月的寒冬,每每經過,生意是不錯的。意料之外的,幾天前經過,已經關門大吉。不過是半年多一點的事。都說了,這個城市物事的流轉,交替的急速,快得叫人不忍心。

當時方有點覺悟,原來,有的事經得起冷峻的考驗,但未必捱得過送暖的時節。對某些人某些事來説,冬天若是來了,冬天最好一直都在。

+++++

星期五,一整天都忙著為晚上在家裏的聚餐張羅。大夥開動時,朋友問我怎麽不吃呢?我笑說,做菜那個人,忙到最後總是不太有心情吃飯。看著大家吃得開懷,心裏覺得滿足。喝點小酒,便漸漸放鬆,到了吃甜品的時間,胃口就來了。

能夠為朋友做菜是幸福的。能夠為一衆食家朋友做菜,是幸福+榮幸。能夠和一衆食家朋友開餐,是幸福到喊救命。因爲,大家各自帶來的甜點、葡萄酒等,都是佳品。沒有刻意精挑細選,而是個人的品味會自動篩選上好的,每個人帶來的驚喜,似搜羅了世界各地最好的珍品。好像飲食記者G小姐從日本人肉速遞囘港的京都南高梅寒天,便叫我見識了極其美味的新食物!

朋友喜歡我做的算盤子,紛紛在網上傳開,太幸福了,有大家如此不吝嗇的讚賞。

+++++

友人寫道:“......因小分歧後的理解與珍愛;有質量的對談。”這樣的一句,便觸動了我。

跟相愛的人相處,免不了爭執不快。然而,如果互相珍惜,那分歧誤解,也是一種催化劑,令情感更酣暢。走到有一天,終于明白了,若然真的有愛,那些不被理解、那些分歧,其實是被允許的。不用爲難對方一而再,再而三去辯説解釋,何苦呢?若然有愛,會明白,誤解的内在其實是一種蘊藏。我終究領略到了愛的無言意味。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