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1

上海瑣事

(一)

離開上海的那個早上,跟飯店借了單車,想說不要辜負美好景色,到湖邊去繞一圈吧。可是,因爲太久沒踩單車了,一坐上去,還未平衡好,頸項又挂著相機分散了注意,一不小心,從單車上摔下。手腳擦傷在所難免,但我當下最關心的是,着地的相機有沒有事?結果沒事,呼出一口氣,才來關心自己傷勢:多處擦傷,膝蓋嚴重些。後來跟飯店要了膠布貼上去,照踩單車去也。

後來,傷口發炎,後來,傷口結痂。現在,結痂部分慢慢脫去,新的一層皮膚要長出來了。雖然,還有些痛。

一如所有的傷口,都是會好的。

(二)

不關上海的事,在蘇州河畔想到的:

人生當中,總會踫到至少一段感情,你說什麽也捨不得的,卻非得要​把它結束。

(三)

寫了幾張明信片,貼好了郵票,放在包包中,忘了寄。

想起時,已是在機場,入了閘口要登機。

跑去服務櫃檯,問這裡面有郵箱可以寄信嗎?櫃檯的小姐說沒有,機場大堂才有。她問我是不是貼好了郵票的信?我說是的。她說,她幫我投寄吧!我就選擇相信了她,把那幾張明信片從包包拿出交給她。

希望她有幫我寄。

(四)

上海女友家中有一幅水彩孔雀,是她畫的,又是這樣看似不經心地擺出來,成了家裏雅意的風景。今天,我想起這幅孔雀。我喜歡她家中的一切,不怎麽花費,不怎麽刻意,但美,也愜意。品味,真的是用錢買不到的事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