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11

Vulnerable

林憶蓮是今期〈明周〉的封面人物,專訪内容可讀性高,因爲,看到林憶蓮的轉變,她變得比以前願意開放自己,更破天荒地提及自己與李宗盛之間的種種。這些心情上的侃侃而談,在以前,絕對不可能。

有一段,我讀了,整顆心靜了下來:

林憶蓮向來重私隱被指活在圍牆内,但去年12月開了facebook專頁,又于1月以真實姓名開了微博,親自上載了不少自拍照及片段,有關她的新專輯製作過程,也有她不施脂粉的旅遊照片,原來她花了兩年時間才接受在互聯網與粉絲直接溝通:“我這個人很直接,可以分享的是真實、很坦白的東西,但其實這些也是很vulnerable的一件事,所以最初我較保守,但後來或許是自己成長改變了,覺得很多事也不需要太介意,可以開懷些,人變得開心了很多。”

林憶蓮又說,改變不是一時一刻,而是經歷的累積。

這段説話打動我,因爲自己也算是個直接的人,可以分享的,也是真實坦白的事——不管是公開的園地如fb和部落格,或者私下和友人的溝通。可是,我卻從來沒有想過,這些真實與坦白,其實也是很脆弱的。所以,當被曲解和不能被明白時,便會覺得無力和孤獨。我一直沒有看到自己善感脆弱的源頭啊。

難怪有的人在表達上,縂傾向迂回曲折的方式,那是自我保護的一種啊,不那麽容易被看穿。一個舒適區。這個舒適區,我從來都缺乏。

5 則留言:

Moon 說...

改變不是一時一刻.

嗯,总需要时间。

len 說...

嫣薇,
武侠片里有一种武器,长绢而已,
长绢绞死人不出奇,
遇到那内力高强的,长绢当剑用,
被长绢刺杀,会死不暝目。
你是耍大刀的。
大刀的vulnerable。

我有没有讲得很迂回 ?

len 說...

我应该说,
大刀的 vulnerability ,
但是如果不顾文法,
顺着你的 vulnerable 去用,
感觉会比较舒服。
可是又怕人家知道我英文不够好,
真麻烦呀留言,
早知唔鬼理你。

yanwei 說...

嘻嘻Len,你的迂回並不曲折,所以我明白。
我又真的覺得你的vulnerable用得很順,忘記了文法.....(我的英文沒有很好但文法還不錯....eh?!)

安东尼刘 說...

因为直接坦白而受到伤害,我也经历过。所以现在会选择性对人坦白,因为我觉得自己的所思所想是自己的感觉而已,不需要太执着一定要讲出来,除非对方也是成熟的一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