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11

乏力

最近在跟人的溝通上,自己不以爲意、不抱著任何貶義或負面想法的用詞,卻引起當事人反彈,不禁有了絲絲點點的反思。

想起一件事。上個禮拜有個媒體飯局,散局後,和幾位朋友一起坐的士回家。在車上提起飯局中的一位仁兄,我沒什麽印象,友人E小姐不斷提示:“着藍色衫o個個!着藍色衫o個個!得一個人着藍色衫!!”我再仔細想了想,脫口而出:“哦!光頭o個個!”友人就笑,說自己一直用藍衫來形容該人,忍住不用“光頭”,因爲覺得不是很好,好像在criticize他。我又脫口而出問:“光頭有問題嗎?”因爲,對我而言,光頭,就好像長頭髮、短頭髮一樣,只是形容和區別,沒有褒貶之分。當然,我不會去跟友人去爭辯,因爲,她覺得這詞帶有criticize的意味,自有她的角度。

我相當明白每個人對每件事、每個字眼、每種狀況,縂有自己的解讀方法,
會觸怒你的未必會觸怒我,
會觸怒我的未必會觸怒你,
因爲,
我沒法子讓別人完全明白我所想我所相信的,因為別人沒法子有我的經歷,同樣的文化、家庭背景等等,
同樣的,
別人也沒法子讓我完全明白他所想他所相信,因爲我沒有法子有他的經歷、同樣的文化、家庭背景等等.....
所以,
我只能盡量理解別人,體會別人,尊重別人。
我只能忠於我自己,明白我自己,相信我自己。

只是,一想到我們賴以溝通的語言和文字,在不同人的經歷、文化、背景下,會有千萬個化身,走不同的方向甚至極端,引起不同效果,就不免覺得乏力了。

5 則留言:

加愛 說...

大傻:
我跟你一番談論後,有溝有通,我很高興呢。溝「通」到是很愉快的感覺。
我特別愉快因為好久沒和一個不算特別熟的朋友這麼短時間內溝通到,而且是通過文字。
我倆都很有胸襟。:)
那輪談話後我覺得跟你感覺親了點兒呢。
溝通在我的意義便是醬,對對方對自己多了點兒認識。我們的交流裡我反思自己頗有收獲呢。
要謝謝你的衝動裡同時開放。
我年輕時常犯那類「錯」,譬如曾經對同事說:你真傻人有傻福呀!對方被冒犯。我覺得傻是福,對方卻不喜歡自己被認為傻。
我就是醬長大啦。
重要的真的是溝通。人與人之間,有那個心,願意溝通,嘗試聽對方,嘗試表達自己,聆聽自己及對方的心,一切會很不一樣。

慧麗 說...

想想有時候為了表達,訊息到達接收者那裡時難免會不經意造就出另一番的誤解和詮釋。那又是全新一層的開放和接受,又需要更大的包容。有時候會因此而膽怯,不知道怎麼把話用“心”傳到對方那裡,而不僅僅是表達。

是真的!看著你們兩人的對話,有溝有通,是由心而發的感動呢。這是很好的學習榜樣(:

ah-yun 說...

其實﹐我想我對褒貶詞語也較平常人沒有敏感。好些我不覺得有褒貶之意﹐別人卻覺得。有時很無奈。可能有時我是想讚人﹐但可能被以為是踩人。所以我想我不是個容易被 offended 的人。有時朋友說了些話﹐然後就很不好意思地抱歉﹐但我完全不覺得有甚麼不妥。但我想﹐所以也因此我容易得罪人和我真的很怕那些很容易就覺得被 offended 的人。幹嘛呀。

安东尼刘 說...

有时候确实是很累的。加油,朋友,累了就休息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Len小弟 說...

記得某天我跟我姐談話,然後我的話被打斷。
其實我跟她説話,我的表達通常會被打斷的。
然後她以她的理解能力來幫我接話,
幫我完成我的表達。
此時,我會表現沉默,我會笑笑應對。
某天被她發現了。

其實會打斷我表達的人,不只她一個。
我覺得沒關係,我覺得時機未到。
時機到了,我不說他們也會明白。

懂説話的人容易觸犯別人,
不懂説話的人容易被誤解。
除了笑笑應對,沒別的了。

畢竟,語言不是溝通的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