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11

傷感的流放


參觀琉璃博物館的時候,楊慧珊有一尊作品“今生大願”,被安放在一個獨立的空間内,四面墻上都復刻了經文。走進房間,看著這震懾人心的千手千眼觀音像,有股慈悲的感應,排山倒海向我傾注。這是我從未在任何佛廟參觀佛像有過的感受。我情不自禁地合十三鞠躬,然後,坐在一邊的長凳上,靜靜凝望。忽然,胸口有股悲傷,想要被排放。我問問自己,心裏還有什麽傷感呢?看到是爲著自己曾經愛過的人,後來發現不值得愛的,而傷懷。那是平日被壓抑在心獄的第十八層吧?都不曾如此自覺過的哀傷。原來,在最大的慈悲面前,連傷心也不怕了。

1 則留言:

安东尼刘 說...

我记得第一次接触/读《心经》的时候,我哭得不能自己,那一晚之后就对佛学有兴趣了,因为从中我找到了平静和依归,之后每一晚都念《心经》才去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