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11

好友在中午打來,聊了一陣。聊起一些事,聊到一些傷害。有些感受,也只有曾經身受其害的同類會明白。世人看表面是常態,沒有弱者的外衣,很多時候,很難尋求他人的諒解。難得有人體貼一些難以言明的,感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