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11

石橋


在蘇洲平江路河畔散步,不時看見這樣的石橋,便就想起了《劍雨》裏用的:“我願化身石橋,受五百年風吹、五百年雨淋、五百年日曬,只求你從橋上走過。”

被這樣真摯無怨地愛過、成全過,會令一個人成就怎樣的自己?雨後的濕空氣中,我走著、想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