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11

懸殊

坐的士到下榻的和平飯店,司機問:“你是去住宿嗎?”“是啊!”“那麽在那裏住,一個晚上要多少錢房租?”“大概是三千塊吧!”我想一想回答。司機笑:“三千塊住一個晚上,三千塊是我一個月的工資呢!”他很強調那三千塊。我笑笑沒說什麽。關於社會的懸殊,從來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的。

4 則留言:

munsiong 說...

喜歡這句:
關於社會的懸殊,從來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的。

不是三言兩語能說的,何止是社會的懸殊。

安东尼刘 說...

我想抱抱那司机,还有一切不平等遭遇的大家。

Len小弟 說...

兩者都有屬於自己的人生體會,我覺得都ok。 :)

yanwei 說...

小弟

越來越喜歡你說的。

我也是這麽覺得。當我笑一笑的時候,心裏想的就是:當我爲了存那幾萬塊節衣縮食,也有很多人,是幾萬塊吃一頓飯的。這也是懸殊。但不代表我過得不好。我自有我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