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11

和友人愉快飯聚。說起自己喜歡寫作,即使偶有不順、挫敗、寫到腦死的情況出現,但還是很確定這就是自己所熱愛的。因爲,在好久好久以前,我沒有因爲寫作得到什麽的時候,是我寫得最快樂的日子。女友立刻回答說:“就好像愛一個人一樣,就算沒有得到什麽,純粹因爲愛他,已經快樂了。” 對於她聼懂我說的,心裏感動,正是這樣的一回事啊。

而我愛一個人,也是這樣的:就算沒有得到什麽,純粹因爲愛他,就已經快樂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