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1

都市症候群

聚會。有剛從瑞士出席鐘錶展回來的時裝總監,有即將飛去巴黎出差的時尚編輯,談起長途飛行,露出恐懼的神色,更異口同聲說:國外品牌的邀請和贊助,若不是坐商務艙,情願不去。因爲,年過三十,受不了狹窄經濟艙的長時間折騰。(題外話:證明,媒體人會被寵壞。)

前一晚的聚會,時尚雜誌主編說,時常面對老闆的破口大駡,有精神崩潰的感覺。時尚編輯說她時常夢見自己要上考場,還會忘了帶證件要回家去拿。電台宣傳部經理說,試過客戶隔著電話發爛渣,要把電話筒拿遠一點,在那幾公分的距離,還可清晰聽到連珠發炮的罵聲。

我呢?一旦壓力超出負荷,便會滿心焦慮,心裏一片恐慌。有時候,寫故事、改故事,若是太趕,縂有精神分裂的感覺。

困難?生活總是困難的。剛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打擂臺》的年輕導演郭子健說:有什麼工作不困難?所有難關,只是用來隔開對該項工作不夠熱愛的人。

所有難關,其實都撐得過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