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11

無法重來

終究,有些信任是無法重來。

一如,經過盜提事件,見識過一個你無法想象的陰暗面,戴佩妮就算可以再接受易先生為朋友,怎麽也會有所保留吧?

即便還是可以坐下來喝杯茶哈拉,情感的品質,跟昔日是差遠了。

朋友說:受過傷害,對往後有保留,是一個保護自己的系統,卻是一個對別人和自己都不太公平的系統。所以,他只對傷害過自己的人有保留。我想,我也一樣。實在太記得,那種得悉真相的不寒而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