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11

潘朵拉的盒子

黎堅惠在《天空之鏡》寫到她和父親的關係。父親的個性糜爛不堪,給家人帶來傷害和麻煩,她卻極度美化父親.....延伸的是,提及了潛意識的運作。因爲她逃避面對父親的問題,於是,父親的問題成了她的問題。在心理機制的運作下,於是,她遇到了一個跟父親差不多的對象(前夫),重復差不多跟父親一樣的(家庭)相處模式......結果當然是焦頭爛額收場。

看到這些篇章,我心顫抖的是,不止是她書寫的誠懇,而是那種深入面對自我的環環相扣,就像打開潘朵拉的盒子。多麽有共鳴。以爲已經夠深了,原來不止,原來還有更慘烈的。有的人,好像黎堅惠,會因爲揭開了真相、看到了源頭、梳理了矛盾而豁然開悟,生命重生而喜悅;有的人因爲軟弱而不斷逃避,而事實是,你所逃避的現實/感受,會不停重復回到生命,提醒你去面對。

明白丑婦終需見家翁的事實,我開始懂得不再逃避,即使無法當下處理,也要好好地看清,然後把它找個位置放好。時機到了,便可以清理。不要以爲看清那個感受/問題的源頭,只有難過沒有幫助,那其實可以減少許多内心看似莫名的矛盾和困惑,減少許多在生活上因投射帶來的切身問題和不快樂。過了這一關,内心會有前所未有的踏實,以及平靜。我常常這樣感覺到:不管生活上有多少情緒起伏,但内心的底基是扎實和寧靜的,是過眼的浪洶雨翻所摧毀也動搖不了的。這樣的自信那裏來呢?是從打開潘朵拉的盒子開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