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11

這麽那麽

乘搭午夜的飛機,從首爾回到K.L是清晨四點四十五分。飛機上睡得不好,但這個時間要重新入睡非常不易。回到家,整理一下行李,為自己泡杯茶,洗個澡,趁做面膜的時間寫了一篇稿,轉眼是七點了。下午三點要開一個製作會議,過兩天便要投入拍攝。自己第一次擔任主持的小小節目,雖然是玩票性質接下,還是要盡力做到最好。差一點,就是差一點,沒有說差一點就好。

在排隊的尚有台北和上海一短一長兩個工作的trip,還未能決定要什麽時候啓程?仿佛很多新的驚喜在等待發生。這麽忙,那麽忙。然而,工作的事,某個程度上,也跟感情一樣啊:怎麽知道一份工作是好?好像友人說的,方向只有一個。參與這份工作/這段感情以後,有沒有成就出更高層次的你?如果你的高層次是因此被激發出來,這個人這段情這份工作,就是對的,也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