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1

女明星

最近陪著朋友度過人生巨大的痛苦,有一天晚上,自己沉澱之時,想起一位女明星。

上幾篇提到說幾年前在香港,因爲有熟人穿針引綫,得以拜見創古仁波切,親近佛法。在等著的時候,門打開,來了一個人。我略感意外,因爲她是八、九十年代紅極一時的女星,竟會在這個場面跟她近距離接觸。當時的她身材瘦削(用形同枯槁可能是比較恰當的形容詞),濃妝,衣著暴露,像是去夜店多於來參拜活佛。令我進一步感到意外的是,從她的神智和眼神看來,有嗑過藥的跡象。當然表面上是不動聲色,心裏卻是大搖其頭:“有沒有搞錯?!”

問事的時候,她說她活得不好,說有人陷害她又有人出賣她,所以很痛苦。說一下停一下,接著,她要求我們避席,好讓她可以暢所欲言。我當年的批判心比起現在厲害十倍,當下的反應是:是不是做慣明星的人,都會以爲人生永遠享有特權的?又想:活得好不好,外因還是其次吧,你是不是應該先戒掉陋習,從生活習慣來活好自己?!

當然還是避席了。

事隔數年,對人生的種種痛苦有了較深層次的體會,逐漸磨去直接批判自己與他人的菱角,接受和了解自己更多,更能體會每個痛苦背後,深深的,難以啓齒的,沒有被教育過要如何面對的脆弱。平常人已是煩惱極多,更何況生存在跌宕無序的演藝圈,不成功固然不快樂,成功也不代表會快樂。任何事又被外界放大十倍來檢閲。要有多強大的内心來支撐這一切?不久前讀到劉華的訪問,他難得真心解剖:“其實我到現在還是很怕自己會不紅。”一個恐懼背後,付出多少努力和代價?

想起這位女星,希望她已戒掉陋習,人生重新開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