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11

事VI

夢的事

很少做夢,昨晚做了個奇異的夢,醒來記得清楚。

和幾個朋友去吃飯,我走在前頭,一個朋友從後追上,大力拍了我肩膀一下。

怎知這用力一拍,我的手臂因此脫臼。

朋友嚇了一跳,覺得怎麽可能?!

我說這以前受過傷而脫臼,從此以後便常常脫臼了。

另一個朋友在旁呆呆聼著。

十三年的事

小鯨說跟他最久的隨身物件是一台計算機,我的是一張有著折疊裂損痕跡的小紙,跟了我十三年。

那是當年在悉尼,我人生路不熟,英文又不好,前度細心地把他的名字、地址、電話、他父親的電話、緊急時各個機構的聯絡號碼、當地公共中文翻譯的通訊......等資料,清楚列明在一張小紙上,讓我放在錢包帶著,以防萬一。

這麽多年了,這張小字條跟著我,“住”過不同的錢包,到過世界不同的地方,走過人生後來沒有他的路程。小紙張上除了他的名字,其他的一切,早已物非人非。

跟這小紙張“一對”的,還有一個護身符。我想,我把後者安放得更恰當,繼續著守護的使命。

其實早已沒有所謂的餘情不餘情了。只是,一些年輕歲月的癡心和轟烈,不可再在現實世界裏復習。只能是,我記得,和留下一點證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