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11

事III

自卑的事

當我寫說,自己重開了blog,沒有公告天下,只是通知了之前有來“告別”的朋友,其他的,因爲不懂別人是否在意,所以不敢主動打擾而作罷。這樣的心情,好友J先生說他也常常有,可是他不歸類為自卑,他覺得是謙卑。真是一體兩面啊,從這件事我又學會了一些些。他對自己是十分寬容的,我則對自己慣性苛刻要求高,以致看待事情的角度也不一樣。

但我知道心裏有個角落,是覺得自己卑微的。譬如,人家寫的東西,我看不明白而旁人個個都看起來講得頭頭是道,我又忍不住自卑起來,是不是我太笨?今天看著一道數學題束手無策:size of box- 42cmX34cmX27cm,當下忍不住要笑起自己來。

我的自審和J先生的自容,應該撈勻一下,那應該就很平衡了。

暴力的事

很多朋友都不知道的,我想,不會有人亂亂掀開傷口給別人看的吧?

有一天我明白了,努力地尋找心靈的出口、在心理上靈性上提升自己,因爲有些創痛太苦了,我必須自救。有很多很多的努力,也不過是因爲,我不想放棄自己。

只是有些恐懼還是要克服的,譬如有人粗暴的言語,會令我不由自主地全身顫抖。我怕的,被攻擊的感覺,太痛苦。

只是有一天,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她是少數親眼目睹過的證人,無意講起小學時她看過的一幕,我當下並不悲憤,只是感覺無比羞辱。而我記得,這恥辱感,是當年有的,在衆目睽睽下被追打,直到大人出手調停。我甚至不記得自己有沒有哭了,卻記得這恥辱感。

6 則留言:

加愛 說...

小時我曾見阿姨鞭下如雨打表妹,那種沒頭沒腦的暴力見證無數回。後來的表妹,時常和他一起會聽見他心裡那個聲音:I'm no good.
到今天他也還不明白,仍在掙扎。
欣慰的是,現在他會和我談,儘管那麼困難,總是話語都因眼淚而哽咽。總那麼的難以置齒。
我卻知道他在康復的路上。他終於開始向前走。
大傻,抱抱。加油。

seasonc 說...

嗶嗶, 你很好, 沒事了.
我明白.

yanwei 說...

加愛
上次回去,開車時遇上路霸。
只是很輕微的踫撞,但那路霸很兇,很粗暴地破口大駡。我聽到那撕破喉嚨的野獸叫喊,當下怕得全身不停發抖。
後來回到車上,還是哭個不停。
我知道我怕的不是那個路霸,那種野獸般的叫吼,對我而言,太熟悉了。在過去,我就是這樣無數次被吼然後被揍。

小學一年級的時候,他試過拿著羽球拍在學校追打我,是我的朋友告訴我,我當時跪地求饒。這些情節,我其實都不記得了。我記得的是比較年長的事。

季節
謝謝你明白。:)

ringo 說...

噢,应该怎么说....。
我是从你朋友的部落重新找到你这里。我都静静的在看。不敢打扰。
因为我之前,不懂对不,但有这个感觉,怕是因为太多闲杂人等进来这里让你无法畅言。所以,我不敢惊动,也不敢link了,怕你“再次跑掉”。 :D
我们很喜欢读你的文啊,发现身边很多朋友都在读。当初你关的时候,朋友很是扼腕,说:哎呀,改天少一个地方去了。
我发现了这里,只好静静的,不想当闲杂人等:)

加愛 說...

大傻:
想起我曾見過的一位家暴受害者,撕心裂肺對著我喊:為甚麼?!為甚麼?!
那個人間地獄的痛,那種恥辱與憤怒,很多回我其實覺得那傷口不會痊癒。也許會淡忘,或許不讓自己再想起。努力活下去。
犯罪心裡學的研究統計,八個被abused的人,一個成為abuser.我時常很樂觀看待那沒有成為abuser的,對他們充滿敬仰之心。
那裡頭需要很多愛。
大傻,你是我敬仰的人。

yanwei 說...

加愛
謝謝你。
我看到你的留言,第一個就想答復了,但不知怎的,又拖到今日。
我想,我沒有變成施暴者,大概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很“享受”當受害者吧?是一份覺知拉拔著自己去面對和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