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11

Double Bay

悉尼有個豪宅區叫Double Bay,友人A常戲謔:“Double Bay, the price is double.” 成了我記住這地方的心錨。最後一次到悉尼,在那裏吃過一頓自選海鮮配料的日式炒麵,還去吃了雪糕。味道不記得了,那時候對吃也沒有現在細緻感受的功力。現在還會不時想起過去的細碎,但心情沒有異樣,就只是想起,感覺不會隨之有任何起伏。這些年來要想起你一點也不難,當年跟你有過一段戀情的當紅女星,依然當紅,依然是一線時尚雜誌封面的寵兒,每每在雜誌攤看到她的臉孔,便自然想起你。你總是喜歡有事業心的女人,雖然以前,我的事業心不若現在明顯。事隔多年,我們終于可以平靜理清一些懸念和誤解,訴説一些想念,以及坦然面對自己的多情。我們都是多情的人。想著這些年來經歷過的錐心之痛、成長、解脫......會微笑的,但笑裏沒有多大的歡愉。儘管縂有悲哀之意,但我不能否認這一切的珍貴。Double Bay,今天走過地鐵站的便利店,看到她的封面,便又這樣想起了你,和我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