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11

深情無限,卻又只能不動如山

在冗長的午睡中醒來,近來晚上都無法深睡,許是工作壓力大,又有若干内心感受要處理:磨牙、說夢話。難得這個下午忽然感覺放鬆,好久沒午睡了,不顧一切,拉著被子躺在沙發上,倒頭便睡。一睡就是兩個半小時。

醒來寫了篇稿,文中提及了潘迪華曾在訪問中透露,那段長達二十三年,無怨無悔的感情。較爲出人意表的是,潘迪華說母親在生時,也非常支持她這段“既不破壞,也不退出”的戀情,贊成她默默做這位有婦之夫的紅顔知己,因爲覺得男人和女兒志趣相投,非常匹配,就無所謂愛情的位置了,也不必搞得人仰馬翻。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嗎?兩人都思想前衛,潘母更是上個世紀出生的人。

就這樣,潘迪華一直付出一直愛,直到男人病逝。二十三年的感情,不拘泥于世俗標準和枷鎖。你說超然嗎?潘迪華只是說:“感情的事不用想得太複雜,那是我一生中最真摯的情感。”

最近看到一句話:内心有了能力,便可以不計較。是怎樣的修為、強大内心,才可以做到這樣隔著距離地愛:深情無限,卻又只能不動如山?

+++++

因爲寫著潘迪華這段感情,刹那心領神會,我喜歡《劍雨》, 被“我願化身石橋”的寬厚及意志所感動,不是因爲那癡情,而是那深情無限,卻又只能不動如山。

+++++

憶起昔日默默愛戀一個人的迂回心事。他是你身邊最親近的人,眼睛看過你的昔日種種,我看著他深邃的眼睛,仿佛也得到了一把鑰匙,通往你舊日的通道。他的眼睛看過你,現也停留在我臉上,這種秘密的親密感,令我很自得其樂。我把這段心事記在筆記本裏。

我想,這也是我一生中,最不可明言又最真摯的情感了。

2 則留言:

Jackie 說...

--- 深情無限,卻又只能不動如山 ---
喜欢~~ (要一直click like啊~~)
简单一句,包含的却是很多。

匿名 說...

感動ing.....

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