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11

想起巴黎


寫巴黎,就想起了巴黎。

巴黎的美,之於我,是它的建築、文化、藝術、時尚、人……所帶來的質感。這份質感,厚實得來有種隨意;巴黎的美感,是很日常的、不刻意堆砌的,統統收納在細節,自然而然地展現。這種美,不是單憑硬體的精心打造就能擁有,是非得要一定程度的文化根基不可。

閉上眼睛,用氣味尋找曾經踏足的城市,巴黎的狗尿騷味是跑不掉的。在巴黎當狗是最幸福的吧?它們享有的民主待遇:到超市購物、坐地鐵、到咖啡店坐坐,跟人一樣自由自在。所以,連帶遊客如我,也學著這種“人文精神”,跟動物真正的平等共處, 放下了被自小灌輸的,身為“萬物之靈”的優越感。曾有旅居巴黎的文化作者指出,她細心觀察過巴黎人與狗的互動,發現法國狗較亞洲狗具有人性,因爲法國人不把狗當寵物來養,他們當狗是人。

所以,巴黎有永遠隱隱飄溢狗尿味的地鐵站、隨時踩中狗屎的街道……巴黎沒有很刻意維持自己的形象,去討好對自己有浪漫想像的遠客。巴黎就是這個樣子,它不介意向你暴露缺點,如果你喜歡它,也要接受它的不完美,很有自信的城市,因為它的美,它的氣質,它的自由、它在骨子裏的優雅,是千秋萬代累積下來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