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11

餓嗎家姐?

餓媽家姐

以前我以為世界上最刺激的事是在日本坐的士去一個不知有多遠的地方,讓咪錶跳!

直到我認識了「餓媽家姐」才知不是!

是,是我改的,本來人家叫 Omakase,即是走進日本料理店不點菜,任廚師發辦決定你今天吃甚麼。

嘩,真是,世界上還有比這更刺激的事嗎?尤其是當你坐在銀座某間看起來已很名貴的小店,那些碗碗碟碟全部有名堂叫 XX燒 YY燒一邊吃一邊有和服嬸嬸講解給你聽時,而你吃到第四道菜才有人告訴你這是香港某出名大使的超級富豪的「飛佛」壽司店,你便會開始想想剛才他們給你吃過甚麼……唔,第一味是塞滿蟹肉和蟹膏的唔知咩蟹;第二味是兩片鮑魚;第三味是一篤好黃的海膽;而剛剛端在你面前的是熱辣辣油香四溢的燒吞拿唔知邊一度,越諗越大鑊……正在這一刻你才啱啱醒起今日日圓兌港元係兌差不多 10,如果碌卡的話……你試過一個人一餐食一皮嘢未?你試過留低洗日本碟未?

仲餓嗎?家姐?

這個世界還有比這更刺激的事嗎?

摘錄自黃偉文專欄《愛在十算得日子》

+++++

我想說,我人生第一次,Wyman口中一個人一萬塊吃一頓的“餓嗎家姐”即將來臨,而且......是世界級日本名廚的手藝!

原來,世上有種期待,叫做餓嗎?家姐!

2 則留言:

Jentzen 說...

那我也算试过耶,在台北,不过应该算是平、靓、正的类别,我一个人吃埋单只是RM200上下,只算微刺激吧?

Enjoy!!

yanwei 說...

哈哈,算你好彩,唔駛洗台灣碟!!!
我會好好享受這難得的“餓媽家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