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1

心中之鏡/不懂哪來的自卑

讀Winifred的《天空之鏡》實在有太多震懾的感悟,然而,那些感悟是因爲她寫得好嗎?當然不是。而是,有人可以把自己類似的經歷、領悟過的,化成有力量的文字呈現。好像Winifred寫的:“經歷是唯一的真實,而不是看的聽的學的,沒有經歷過的都不屬於自己”,我對某些人的文字有感應,往往不是因爲對方的文采,而是一種經歷與思想上的共感。

明報如此介紹Winifred的書:

“黎堅惠的專欄近年由時裝潮流的前緣轉型到精神上的追求﹕spirituality、astrology、numerology等玄奧思想,原來她在人生路上亦經歷一個又一個的大試煉。她的新書《天空之鏡》,寫秘魯和玻利維亞之行,內裏卻不是異國風情,而是她最坦率的自述。為了繼續上路,她在各種儀式中得到能量,鑽進自己的童年、婚姻傷痛及至患癌的經驗裏,面對和放下,默照和領悟生命中最重要的,究竟是什麼。”

一言以蔽之,這是一本面對生命、面對傷痛、面對自己的書,結合Winifred的個人品味&風格,整本書無論在文字或美術上的呈現,均是一流中的一流,當作藝術品來收藏亦可。我自年少便開始讀Winifred創辦+主編的雜誌《Amoeba》,到現在購買她個人作品《時裝時刻》和《天空之鏡》,只能說Winifred出品的作品,從未讓她的讀者失望。以《Amoeba》作爲發育期精神營養的,何止只有我一人?這些年來結識能分外投契的好友:J先生、季節、小鯨、安東尼......原來大家都“不約而同”讀《Amoeba》長大,也因爲《Amoeba》,所以喜歡John Ho。

幾年前出席Winifred在書展的講座,現場除了香港讀者,還來了台北、北京、廣州、上海.....等地方,與我年紀相若的讀者。原來,他們也是讀《Amoeba》長大的。而我,就堂皇地當了馬來西亞代表,嘻嘻。文化評論家說,《Amoeba》影響了我們那一代喜歡藝術文化潮流的年輕人,是真的。其實,她的年紀也沒有比我大很多,頂多十年吧!卻一直勇敢地追逐和實踐,做了那麽那麽多的事情。

Winifred寫時尚非常精辟獨到,寫精神追求也同樣擲地有聲。最重要的是,她寫得很坦誠,我是可以接收到她文字穿透的能量。

人的一生,有很多事情都是重大的課題,處理創痛是其一。即便沒有創痛那麽“嚴重”,心理隱疾其實也夠多的——就好像,我重開了blog,沒有迫不及待地公告天下,只是通知了之前來表達過不捨之情的朋友,至於其他沒說過什麽的,我會覺得也許我的blog對他們來説沒什麽大不了,自己也就不好意思主動打擾。直到陸續收到誰誰誰的訊息,知道自己被惦挂了,才怯怯地email了一個連接過去:我重開了blog.......都不懂這樣的自卑是哪裏來的啊?

9 則留言:

嘉惠 說...

谢谢你。

:)

Moon 說...

:>

Jentzen 說...

你所提及的“自卑”,我也经常感同身受;但我不把它归类为“自卑”,充其量就是“谦卑”,或者是一种不让自己过度自信的约束吧?

yanwei 說...

jentzen
你不會覺得那感受裏有一種怯懦?

我想,這就是我跟你不同的地方了,
你對自己寬容,我對自己慣性苛刻:
同樣的感受,你歸類為謙卑,我卻認爲那是自己的自卑感。

yanwei 說...

嘉惠
也謝謝你。:))

Moon
:)

安东尼刘 說...

你不要在post了,书又还没到手,看到“眼痒痒”。
不过还是很感谢你的preview。:)

Jentzen 說...

“你對自己寬容,我對自己慣性苛刻”

中!

cling 說...

我找上来了:P

yanwei 說...

cling
真好,我本來也要email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