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11

成功要放下身段

文:林燕妮

做人是不亢不卑的好,但是在找工作的時候,倒要放下身段,自己找機會了。別怕沒面子,失業豈不是更沒有面子嗎?

還記得阿倫從台灣回港時,他每碰見娛樂界的人便說:「有事要做記得預我一份啊!」他已得過台灣的「金馬影帝」獎,一套《假如我是真的》給他帶來如此榮譽,但是阿倫很清楚回港發展要從頭做起,不會因為曾經得獎便不可一世。他「有事要做記住預我一份。」讓他成為歌唱界天王,之後再升級為人人所稱的「譚校長」,紅館演唱會開個不停,成功有目 共睹。

我問及拍《假如我是真的》時的環境,他說:「我們借用的地方殘破不堪,地上都是屎水,既髒且臭,睡覺時我將一塊木板放在兩把椅子上。那塊長木板很窄,我躺在上面連轉身也不行,一動便會掉進屎水裡,我還得把一雙手放在胸前,手沒地方放了,我就是那樣地動也不敢動。」阿倫 EQ高,深明在台灣成功過一次並不等於在別的地方會成功。

薛家燕又是一個例子。她窮得想跳樓自殺,三個孩子正在玩,不知道她打算尋死。在將跳下去那一陣子,她聽見一個女兒叫了一聲「媽媽」,她便捨不得離開孩子們了。

不捨得又怎樣?都要工作找生活的啊。那她便去 TVB找工作。恰好《真情》那劇需要一個配角做「好姨」,她便去應徵。

她說:「當時心情很忐忑,年輕時我是演玉女戲,當女主角的,那個『好姨』又是個性格不可愛的配角,但除此之外我還能做什麼養孩子們?」一咬牙她便放下身段去做「好姨」。

初演「好姨」時,薛家燕在街上碰見我,她說:「你要做訪問時找我吧,我什麼時間都有空的。」藝人全部是需要我打電話度期預約的,只有薛家燕說:「我什麼時間都有空的。」毛遂自薦,當時我很佩服她的拼搏精神。

料不到「好姨」一角大受觀眾歡迎, TVB把「好姨」的戲份加重了,薛家燕又紅起來啦。一個放下身段,她便將死亡變為成功,那一念之別便扭轉了乾坤,三個孩子沒變成孤兒,反而有個春風得意的媽媽。

另一個例子是吳宇森,他能在荷李活立足全靠一個「忍」字。初在美國拍戲,美國演員會聽他的話嗎?不會,但他忍過去了。

當美國演員知道他是個出色的導演時,便紛紛想拍他的戲了。《 Face Off》的尼古拉斯基治自己穿上 Mark哥大衣,問吳導:「我在片中可以穿這大衣嗎?」吳宇森說:「可以。」接着又亮出兩把手槍:「我可以用雙槍嗎?」吳宇森又說:「可以。」

顯然尼古拉斯基治看過吳宇森的《英雄本色》和《喋血雙雄》,想做 Mark哥打扮。吳宇森說:「在拍《 Face Off》時,尼古拉斯基治發覺自己沒有了臉孔,發起狂來演得跑出了三部攝影機的鏡位。」吳宇森是個愛惜演員的人,他覺得尼古拉斯基治的演法不錯,不但沒怪責他跑出了鏡位,還重新擺過攝影機的位置任由他自己發揮,不擺導演架子,沒怪他不聽話,反而給他更大的發揮空間。

吳宇森的成功在於愛才,不小器,那不是每個大導演都做得來的。

荷李活文化沒有「兄弟情,手足義,惺惺相惜」那回事,吳宇森倒把這種中國文化帶進荷李活了。成功的人,除了天分之外,還得要不怕吃苦,不怕放下身段,孜孜不倦地尋找發揮機會才能攀到今天的地位的。

1 則留言:

安东尼刘 說...

“放下身段”也是我这几年学会而又一直提醒自己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