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11

張國榮爲什麽從文華酒店跳下去?

香港的東方文華酒店是我常去下午茶的地點之一.......每次經過大堂,看看大門外,便會想起那是哥哥的臥屍處。每一次我都會想,爲什麽他要跳下來呢?他死前想的是什麽?會不會就不過是一個,刹那要把事情結束的念頭?一如我之前決定關掉部落一樣。刹那不能處理的痛苦,刹那的想要了斷一些什麽。一個儀式般地處決自己。

這幾年來,接觸電影圈多了,逐漸明白,在這跌宕無序的圈子裏生存,多麽艱難。

看過國際電影公司製作,過千萬預算,大卡士背書的電影,籌備多時、開拍幾天,因爲故事不獲大陸批文而馬上喊停,解散劇組。

聼過知名導演的心聲,原來人人稱羡,際遇看起來一帆風順的他,會因爲一直以來太過順利,即使名成立就,也無法對自己有十足信心。

準備要開拍的電影,會因爲投資商對劇本有意見(老闆是大曬的),令拍攝期一再擱置。

拍好的電影,不等于可以順利上映。

拍電影被喻為燒銀紙的行業,三百萬之類的,是小成本製作,只能拍些愛情電影。當然,如果你的愛情電影想請梁朝偉主演,三百萬都不夠給他的片酬。從數字到場景,電影圈的一切都那麽不太真實。因爲,現實中,三百萬投資做生意,怎麽算是小成本?!

本來是你主演的電影,又可以隨時換人。合約又動輒糾纏三五年,人都癲。

有些導演,很有風格/性格,又有錢,一部戯拍下停下,一拖三五年。

遇到有要求的導演,劇本可以不斷被refine又refine......你需要極大的耐心和靈活度去應對。

總之,一部電影尚未正式在戲院上映之前,充滿未知和變數。不像上班做投資,可以預計明天做些什麽,可以計劃可以分配,可以運籌帷幄。

是以電影圈,那些風光底下,有很多積鬱和焦慮。生性特別敏感的人,怎會不辛苦?別人隨時一句“食得鹹魚抵得渴”,就連脆弱也不被允許了。

我也熬過了一些極度孤獨的時刻,在不能作主的境況下,爭取和等待機會。說我野心大麽?說實話,每一次,我看到動人的電影,流淚的時候,我心裏只有一把聲音:縂有一天,我也要寫出一個這樣的故事,感動許許多多的人。這是熱愛電影的初衷,是爲了這個初衷的信念在努力的。

只有在稍微理性的時候,會想象一下,站在電影頒獎禮上的痛快,來作爲一個支撐的目標。

這些孤寂是無法被形容的,只有自己能夠在這鎂光燈尚未照過來的地方,默默閲讀著自己的喜與悲。

2 則留言:

mun siong 說...

嫣薇,
你在這個箱子裏的文字,已經感動了很多看過的人。
跟你聊天更是讓我感受你的真情流露,是另一個更深層的感動。
深深的感動,會蔓延。

马修 說...

嫣微,谢谢告知。
右边的留言那里也要换上新的地址才会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