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11

和友人閒談之間聊起一年後,我開玩笑說:“説不定一年後你已死了。”他樂觀表示應該不會,他自詡身體健康,而且平日奉公守法,出意外的機率很低。雖然還在對話,但刹那已陷入思考,我是不是對命運悲觀?還是對無常準備得太好?我連自己是否能夠活過明天都無法那麽確定,總是用一種“今天是我生命最後一天”的態度來生活——常常問自己,如果今天是我在世上最後一天,我會有什麽遺憾?需要這樣反復提醒著對於自己什麽才是重要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