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11

爸爸/單車

友人的部落格寫爸爸寫了幾天,講起爸爸,我就會想起Eason的歌《單車》。唉,Wyman的歌詞.....怎可以每一次都寫到靈魂深處去?寫情歌,歌詞要寫得好不難,寫親情,要寫得好、不落俗套,難度比天高。要多了解自己,又要對人世的經歷有多剔透,才能寫出這些有血有肉的字句?

“不說一句的愛有多好?只有一次記得實在接觸到...
騎著單車的我倆 懷緊貼背的擁抱"

"多疼惜我卻不便讓我知道
懷念單車給你我 唯一有過的擁抱"

"難離難捨想抱緊些 茫茫人生好像荒野
如孩兒能伏於爸爸的肩膊 誰要下車"

"任世間再冷酷 想起這單車還有幸福可惜

任世間怨我壞 可知我只得你承受我的狂或野 "

歷歷在目的畫面。十年了這首歌。我還記得是誰叫我聼這首歌的。

Eason多個演唱版本,覺得這個最有feel。也許那時候陳父身陷囹圄吧.......犯罪的爸爸,在孩子心目中,還是好爸爸。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