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11

心結是自製的

看到友人KKY在fb上寫的,值得平日生活參考,特此摘錄:

“一日成為受害者,一旦墮入了受害者情結當中,可能一生人就以受害者的角度來看事情。特別是心中已經有受害的感覺,而思考上卻不斷告訴自己是堅強的,這更會扭曲自己的心智,因為他根本沒有面對到自己的感受,只是嘗試以另一個感受蓋在一個深層的感受之上。

冰淇淋蓋在大便上,大便還是大便。但,嘗試用心理上的『冰淇淋』蓋在心理上的『大便』,就不單純是蓋着,而是『壓抑』和『扭曲』。

就好像一個佛教徒心中有貪欲時,他思考中跟自己說『我是佛教徒,不應該有這種貪欲。』這不會讓你沒有貪欲,你只是在貪欲之上,再加罪惡感來壓抑它,最後你只會做出扭曲的貪欲行為而不自知。

問:因此應該要怎麼去丟掉這個"大便",換成甜美的冰淇淋呢?

答:其實,能夠不再製造更多的『冰淇淋壓大便』就已經不錯了,起碼從今天起,你不再增加更多心結。

很多人以為自己有面對到自己的情緒,其實他只是在情緒出現時,不斷的嘗試以自己的『解釋』來『改變』自己的情緒。你一以解釋來思考自己的情緒,你就用回你之前的種種,這種解釋必定扭曲自己。

很少人能夠在情緒一動時,斬斷過去的偏見和未來的投射,而只是純粹的去感受情緒的真相。我初步的領悟是:從佛家修行來說,若能斬斷過去未來而感受情緒,情緒其實是一種禪定。若以普通角度來說:純粹的情緒是一種精神統一的狀態。

+++++

近年來,我是越來越少壓抑自我感受,不能原諒的,便不能原諒;想要疏遠的,便疏遠。同樣的,如果是還想珍惜的,也不會爲著面子擱不下而不把話説出口。那些為著保護自己傷害別人的事,自然也少了。

明白自己能承擔的,以及不能承擔的。大部分時候,都是先跟自己對話:我爲什麽哭?我爲什麽不開心?我爲什麽生氣?我爲什麽難堪?我爲什麽特別覺得飄飄然?諸如此類。

不壓抑,心緒明澄,踏實感就非比尋常。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