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11

生活的味道,味道的生活

Eric在曼谷打電話回來,順便問起我晚餐吃了什麽?我說買了北海道帶子、澳洲鮑魚片、春菊和小辣椒,炒香辣海鮮意大利麵拌春菊。他“哇”一聲,我笑說待他回來我再做給他吃。

常常,我一個人在家,也會花心思給自己做好吃的,很少草草了事。即使做一個玉米雞絲羹湯,也會為自己,把最鮮美的味道做出來。其實,我挺擅長一個人過日子。Eric出差,我不會因此多了約見朋友。都是一個人去看電影、挑好的館子吃飯、逛書店、逛超級市場。睡前看一段章節的書。有個人陪著你做這些事,固然也是快樂的,但我也享受一個人的幸福感。這樣的生活態度,跟我的愛情觀是一體的:我不是找一個人來給我幸福,而是自己要先過得好,有適當的人出現了,再跟他一起分享我的幸福。

對生活依然滿懷期待,美食是其中一大推動力。那天跟知心的友人說,世上美食何其多,真要努力賺錢吃個夠。爲此足以支撐好好地生活了。香港冷了幾個星期,在下午我依然穿上厚厚的衣服,去散步。我髮裏的風,手裏的陽光,也是一種流轉的味道,但要感受需五官對調,用眼睛去聞而不是鼻子。

至今還會不時重讀《挪威的森林》,隨便翻開那一頁便能讀下去,又隨時能中止。我想,那文字的氣息,是對於青春的鄉愁,最大的慰籍。

生命自有它的孤獨感,是愛情也填補不了,妄論寫作和美食。但美食給與生活充實的享受,而寫作是用來提醒我的敏感,我的知覺。它讓我不停提醒和發問:生命是什麽?生活是什麽?薛西弗斯推石上山即使是永恆的徒勞無功,但始終也是有石可推。人類存在的最大困境,甚至乎卻是無石可推,或根本推不動石頭。

我對生活微小的情懷,卻情感豐富得也叫自己有所動容。



香辣帶子鮑片意大利麵拌春菊。我喜歡美食,也喜歡書寫美食,雖然沒有寫得很好。

2 則留言:

yeelee 說...

足以让我垂涎三尺在电脑前发好一阵子的呆,肚子咚咚锵作响了,还说写得不好。晒命meh~~~~~ :P

绍康 說...

我想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