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1

幾則

這個冬天特別冷

離開電影公司的時候已是淩晨12點多,街上的風,用凜冽感覺上還不夠凍,禦寒方式是加快腳步。

離開的時候,剪接師回去剪片。在一些人的世界,日與夜,界限並不明顯。

這個城市的夜

尾班車的地鐵,車廂都是滿滿的人,冬裝令大家看起來端莊而時尚。

早期在香港,對於午夜十一二點的地鐵還擠滿了人,尤其是下班的人,蔚為奇觀。覺得這個城市好疲憊。昨晚,咀嚼口腔裏淡淡的咖啡餘味,沒有歸心似箭,安然接受地鐵的速度,以及吵雜,還有車廂内人群疲倦與亢奮的能量交叉感染,忽然覺得,我不就是一分子嗎?

思路

和Eric談起他的工作,他跟不同導演的合作,所摸索到的所謂“導演思路”。每個導演都有自己很獨特的思考方式,跟常人不同。而往往,單憑影像,很難揣測到他們怎麽思考和執行想法,只有近身合作過,才有機會一窺究竟。

想起之前和友人談起,億萬富豪之所以為億萬富豪,因爲他們的思維,跟一般人都不一樣。當然,要享盡人間富貴,也是要有這樣的福報才行。

惰性

我是個懶惰的人,而且懶惰在很瑣細的地方。譬如,想聼音樂,會懶惰走去房間把CD找出來再拿到客廳的播音器播放。寫稿累了,就什麽也不理,倒在沙發上就睡,幾乎天天睡午覺,以致好友說我很早便開始養生(?)。我一直縱容著自己的小小惰性,覺得很快樂。

文字溝通

在這個年代,要跟各個單位合作,電郵溝通是很頻密的。發現,要合作愉快,要懂得以“平常心”來看電郵内容:因爲文字就只是文字,語氣,音調等是在自己的想象空間下產生的,也不是每個人在陳述觀點時習慣性用“親切”的語氣助詞如啊、啦、囉....來軟化文字的感覺。如果當事人很狷介(小器),喜歡在“你講話的方式令我愉快與否”的小節上糾纏半天,很容易拖緩事情的進度和效率。

當然,有的人較敏感,會額外在意文字的親切感,譬如季節就曾經反映我有時候寫的短訊硬綳綳:tonite dinner, 8pm, One U.....就完了。我知道同一堆内容,前面加個my dear,後面加一句see you,感覺會截然不同,這就是文字的奧妙。我有嘗試改善一下,但後來發現有時做到有時做不到,因爲也很視乎打字的時候匆忙與否,有沒有這個閑情去“製造感覺”。而我是個很分裂的人,寫功能性文字的時候,極度理性,講重點擺在第一位;感性的時候又能感性到半死。好像馬哥說的,我可以switch channel,並且速度很快。

1 則留言:

安东尼刘 說...

我喜欢干净利落的简讯,最重要一切明了,让人一清二楚时间/地点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