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

親密

跟朋友談起親密,令我想起親密的定義。我認爲,親密涵蓋精神層面的滿足。因爲,性愛的親密,只是器官上的緊密碰觸,一種生理的需索和反應。因爲, 你也可以跟一夜情的對象做愛,但你會認爲對方是你親密的對象嗎?、

又或者,遇過有的人,固定跟妻子有性生活,但思想上無法交流,心靈很寂寞,這,又可以叫親密嗎?

你對親密的定義,又是什麽?

及時懂愛

在網路上看到皇冠出版人麥成輝寫的這句,心底有無限共鳴:

“有時,只希望有些生命中重要的人,是現在碰上,那就會懂得對他/她好一點,不用事後遺憾。

及時去愛、及時說愛,其實都不比及時懂愛重要。

31.12.10

2010埋單計數

@又活過了一年,時間何匆匆。

@這一年跌宕起伏都有,充滿挑戰。面對了脆弱,提煉了意志,覺得自己是不一樣了。可是那裏不一樣了,又不是很可以說出所以然。

@新機會接踵而來,想起姐妹淘K對我說的“活到一個歲數,便會覺得世界就是你的了”,那種感覺。不是說自己可以掌控全世界,而是從心志出發,可以掌握到自己的命運。

@很慶幸自己的財技日益成熟,跟好友講起一些投資股票的心得和技巧,大家都感驚訝,有“刮目相看”的表情。A小姐更說:“以前講到錢的事,你根本一竅不通!”是的,我也曾經為著自己的不擅理財而“沾沾自喜”,覺得這是藝術家的特質(!)。藝術家,我還是要當的,不過得要是有錢那個,哈哈哈。

@開竅是因爲,終于覺得不可以整天合理化自己“不懂得理財賺錢”這塊,整天給自己臺階下,那麽又如何進步?況且越來越清晰,自己所要的生活素質,非要有一定經濟能力支撐不可。我不會因爲沒錢而不快樂,但有錢則會增加更多樂趣,選擇的自由度更大。

@人生最大的挑戰便是拿出勇氣面對自己的弱點,拿得出這個勇氣的人不多,所以很多人都是自己最大的敵人。越是能夠克服自己的弱點,便越是削弱内在敵人的實力,自己能發揮的潛能就越大。如果我一直不願意去承認“理財能力差”是一個問題,又如何能解決問題呢?狠狠正視以後,於是,我的財技能力便被發掘出來了。

@做自己很重要,但我想做的是,做更好的自己。

@我希望自己有更大的包容能力,不管是對朋友還是不認識的人。

@感謝好朋友在我水深火熱的時候,幫我認真想出公司的名字,還有幫我設計公司的logo、名片。我的個性倔強,很少主動找人幫忙,要開口總是覺得爲難,於是總是輕輕帶過,沒有放在心上的人會不以爲意。好友認真的幫忙,令我覺得,他有放在心上。

@今年碰過不少深感失望或洩氣的事,但還是那句,世上沒有人可以幫到你,除了自己。

@今年健康狀況痲痲,有開始調整,但話口未完,雙手的濕疹又發作了,咩事呢?!

@前兩天友人寫來電郵,述説了被老闆利用兼出賣的經過。這種被傷害被出賣的殘酷,今年我也領會過。氣憤過失落過哭泣過,還是要站起來,繼續走。現實固然千瘡百孔,但你說,人是爲了絕望還是希望而活?

@希望可以收到某人送的花,但又似乎有點遙遠了。

@2011要做的事情太多了,繼續walk the talk的一年。也祝大家有個豐收的新一年。

30.12.10

春菊

(圖片摘自網路)

在超市買了皇帝菜回家,皇帝菜,日本人叫春菊,其實是茼蒿同一個家族,不同的是,春菊的葉子,羽狀分裂得細,如幼鋸,而且身材修長;茼蒿葉片羽狀分裂則是呈圓形,較大片,身形短矮得多。比起皇帝菜,我更喜歡春菊這雅意的名字。

但兩者都有那股特殊香氣。我喜歡吃茼蒿,也是因爲那股香氣。同樣的,一個人的甜品是另一個人的毒藥,有的人不喜歡茼蒿,也是那特殊的香氣。然而,我在想,茼蒿會不會也好像榴蓮一樣,是一種acquired taste呢?要多吃幾次,才慢慢吃出癮來。

一開始並不知道皇帝菜/春菊便是茼蒿,有一次買了打邊爐的材料方便包回家,裏頭其中一種蔬菜,便是春菊。燙熟來吃——怎麽味道跟茼蒿那麽相似!回去看包裝上的食物標簽,只有一種蔬菜名我是不懂的:春菊,於是便google一番,找出答案。

茼蒿有季節性,菜市偶爾才會見到,倒是超市常常會有春菊的蹤影。我對那香氣和味道有說不出的偏好,偏好這種事從來都是難解釋的吧!下姜片和蒜片去清炒,便是飯桌上一道簡單又美味的菜肴。

29.12.10

他是影響我的人

收到友人遲到的聖誕賀卡,卡上寫了數行字,歸納著過去這一年的收穫。說到,令她覺得最神奇最幸運的,是認識了某君,是個對她現在和未來都有著影響力的人。看了這句,心領神會地泛起微笑。

我們身邊的人,或多或少都會影響著我們,這是一定的。但友人說的那種影響力,並不是群體生活中的感染交流啓發那麽簡單,而是.......他在你生活佔有一席之位,對你的生命有關鍵性的影響,並有可能改寫你的人生。這個人,也許是情人,但也可能不是。你會覺得,認識他,真的好幸運幸運,比起擁有一個情人還要走運。情人,也有過,但你心底知道,即使是情人,也不一定有著這種神奇影響力的質量。

恰巧看到朋友在fb上分享丁生丁太合唱的《飛女正傳》,想起丁太的結婚宣言,便是說:“一個對的伴侶,可以讓你尋回自己。”能夠遇上真正了解自己、接受自己的人是有福的,因爲可以喚醒沉睡的生命能量,生活中忽然湧出無限的驚喜和發現,靈活和創意驀然驚醒,讓沉悶的生活發亮,心潮再次強烈,狠狠感受到近乎重生的喜悅。這種影響力非比尋常,一生之中會遇到這樣搖撼自己生命的人,機會實在不多。

那甜美活著的感覺,能夠在三十多嵗的塵封歲月再次出土,我為友人感到開心。正如她說的,生命的美妙與美麗,就是這種不可預期的美事。愛,的確可以令生命更溫柔細膩。

28.12.10

高處的風景

一連兩天都在高處嘆酒/茶。

昨晚吃完拉麵,和友人到怡東酒店34樓的ToTT's去喝一杯。腳下和遠處的景色,像是在夜色中閃閃發亮的寶石,璀璨多姿。 


今天在世貿中心的Hooray吃下午茶,眼前便是開闊的維港景觀,喝著香檳,吃精致的小點心,心懷舒暢,我知道自己臉上一直挂著微笑。


 

昨晚聼了一個愛情故事,對Sandy這首歌有新的體會。

原來世上傻氣的人,也不是只有我一個。

好友Cynthia寄來的聖誕祝福短訊說:“.....Love make all things beautiful”,現實千瘡百孔,但珍貴的是,我們依然可以從裏頭瞥見愛。

記得心靈治療師素黑寫過這麽一句:“愛得夠深刻和強烈的話,被愛的那方是一定會感受得到的。除非對方的愛不夠深,不然,自然會被愛感動。”我想,如果愛得夠,不止是被愛的那方,連旁人也會感受得到,以及被感動。不單單因爲付出,而且是沒有怨懟的付出。很難的。如你不曾遇過這樣的愛,祝福你找到。如你擁有了,祝願你懂得珍惜。

27.12.10

溫柔小事

和好友們去吃飯,席間我和J先生提起曾經因爲“年少無知”我們在街頭吵架而我眼淚狂飆的往事,大笑不已。好朋友也分很多層次,可以這般赤裸裸地爭吵過,感覺總是特別親厚。吃螃蟹時,一向懶惰動手剝蟹殼的他,剝了一只蟹蚶給我吃(這是我們第一次一起吃螃蟹吧?如沒記錯。);逛百貨公司時,看見我的七分褲的褲腳束繩松脫,怕我被絆倒,便彎下身子幫我綁好,一個緊實的蝴蝶結。我這麽大個女了,辦事也算精煉純熟頭腦醒目,但也縂有被人當作小女孩愛護的時候。我是真的幸運。儘管時間流逝,但這些微小細碎的事情中,看見我們依然相愛。

不容許失控

在K.L一個半月因爲沒有運動又享盡美食的關係,身體已經發脹,回來以後冬天又適逢好友拜訪,陪著吃喝難免,脂肪囤積作威作福的速度快過坐穿梭機,拍的照片看見自己臉孔發腫,感覺晴天霹靂。儘管沒有瘦身強迫症,但真的不想自己失控。明早,挨著天寒地凍起床,恢復行山吧。

複雜/簡單

好友J先生說我複雜得來很簡單,因爲我夠自信也自在去坦蕩,不怕面對自己的缺點和陰暗面。與此同時,有的人表面簡單,内在卻矛盾得很,因爲抗拒著接受自己人性的複雜。

26.12.10

專業人士作家

專業人士作家,如醫生作家,一向大有捧場客,我也是其一。想來,原因有幾個:

@專業學術領域的門檻高,能跨過去的人,不佔社會多數,滿足自己對那些專業領域的“偷窺”欲和求知欲。

@人會自然而然崇拜權威的心理。

@像某位專欄作家說的,“既有技術分析又有文化含量”,我也喜歡這樣的文章。功能與感性兼具,溫柔的生活小感中,不乏專門的知識吸收。

男、女

關淑怡在訪問透露感情觀,她說以前不能接受(自己)同性戀,但現在可以了。不過,她對男女情人的要求不同:“男人要食腦,女人一定要靚。”

咦,想到自己也是如此。喜歡的男人,是才華才幹型的;會被吸引的女人,都是驚世美女(特別強調,一般人說的美都不入我眼,令我怦然心動的,都是驚為天人的大美人類型)。又進一步有趣的發現,自己對男人(情人)的要求,是要找一個跟自己個性、能力特質類似可以互相學習一起進步的;對女人(情人)的要求,則是彌補自己的不足。哈哈。

Vivianna


在明周副刊《MPW》看到我喜歡的丹麥設計師George Jensen的手鐲腕表Vivianna特輯,一貫GJ風格的綫條流暢優美,簡約但細緻,縂有一個平滑精巧的弧度......價錢介於HKD11,600-HKD154,000之間。嗯,又有想要羅致的心頭好。

我的不美好

文:劉若英(轉載自《蘋果日報》)

聽說很多城市這兩天都下雪了,這是歲末的信號。到了這個時候,你不會怎麼去考慮今冬是不是極寒的問題,你意識到的是歲末將至,這是年關。天氣冷暖是很直接的生理感受,衣物加加減減就是了,但節日是更強大的分界線,你知道你又走到了一個具體的點,這個「點」既是大自然提供的,也是人為強加的。你被逼的要回顧,要做總結。

從小,總是被問及新年新希望,多是言不由衷,心裡想的都是「想買這個鉛筆盒,想擁有一隻大大的狗,希望哪個男生喜歡我,將來賺大錢,買房子,嫁個好老公……」,寫的是「早睡早起,不再遲到,每天運動,一定要好好溫習功課,不惹祖父生氣」。

你那時以為只要長大了,自己能作主的時候,就不用再時時自我檢討了。其實不然。現在批判起自己來,更是毫不留情,無趣的是,只剩下批判,以前偷偷希望擁有東西,現在也許能實現,卻一點樂趣沒有了。也慢慢覺得,「許願」這回事有點不太靠譜。

我是人在福中不知福嗎?可能。

美國人從十月就開始過節了,萬聖節,感恩節,聖誕節,元旦。這一路下來的團聚和慶祝,我不知道是藉以懷想生活的趣味,或增加人生缺失的惆悵。向公眾散播的畫面大多是美好的,紅橙黃綠的,閃閃發亮的。但喧鬧中,必也有躲在暗處垂淚的小心情。那些平添傷感的,怨天尤人的,通常被大眾抹去。大眾總偏愛歡欣鼓舞的,習慣把不美好暫時掃進見不到的小角落。

這個倒OK,大眾有大眾的需要,他們不希望在總結的時候,還要一直被提醒世間有許多不美好。

身為所謂公眾人物,除了專業表現,還擔負著一定的社會責任,這責任包括傳播正面的能量與價值觀。這我牢記在心,但做起來真的很難。藝人難道不能有心情不好的假期,只能化上濃妝強顏歡笑?奇怪了,到了戲裡我們被要求什麼角色都要能演,要崩潰要撕心扯肺,但在生活裡,我們只能扮永遠正面思考,笑臉迎人的開心果?

這是我個人的總結,我總應該說點老實話。我這一年收的確實不美好。一是太忙。「忙」從來不是個好字,豎心旁,一個「亡」字。忙的確讓人無感,甚至心死。二是諸事不順。這一年特別多的長輩親友離世,朋友生病,受傷,失戀……。我到了廟裡拜拜不再求事業姻緣,祈求的多是家人朋友平安健康,因為說來說去,這個最重要,這個也最難。

另外的不美好,是感覺社會善意消退,惡意增加。有一記者寫到,劉若英的倒楣事件都因為單身,樓下漏水打官司,因為家裡沒男人幫忙調解,機場被摸胸後抗議,因為性冷感,所以大驚小怪……。這種幽默很難一笑置之,因為他暗示的不只是我的無能,而是現代職業女性的失敗。我一向認為自己是「反婦女解放者」,但看到這種言論,我有種想鬧革命的感覺。

近年越來越覺「美好」在人的心裡躲起來了。它可能知道我們不懂珍惜它,所以它乾脆旅行去了。親愛的「美好」,我想念你,你快回來啊!
馬丁路德金說的,歷史將會紀錄,在這個社會轉型期,最大的悲哀不是壞人的囂張,而是好人的過度沉默。我沒能耐做好人,又不夠資格做壞人;面對惡意,我無法反抗,只敢選擇沉默,似乎也成了這種大悲哀的同謀者。我明白,這又是我的另一個不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