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0.10

才女

蔡瀾說:“當代的才女,必須受過大都會的浸淫:上海、倫敦、巴黎等。用中文的,更非在香港住過一個時期不可,這裏是中國頂尖人物的集中地。眼界開了,接觸到比她們更聰明的男女,才懂得什麼叫謙虛,氣質又提高到另一層次,這是物質上不能擁有的。” 

我不會說自己是才女(雖然開玩笑常說是),但住在香港四年,感受到這個中文國際都會對一個寫作人的衝擊。香港的生態,不安但放縱,折磨又極樂,功利後立品,現實又過癮。這裡的生活壓力,常推擠著我的感性,令它化身為一種更精銳細緻的觀察與感受能力。令香港異麗的,也是這斑駁的生命力。這裡接觸的人、文化、生活環境,令眼界不斷打開,是真的;思維與文字同時被鍛煉得越來越精煉,對一個訪問、一個題材的處理,也越來越懂得捕捉精到的角度,而不是流于表面的敍述。這是香港所孕育我的,也許,如果進階為才女,也是這個城市所造就我的。

細碎

@天氣冷了,18-20度的冷,其實很舒服。好像,如果跟戀人在街頭漫步,可以隨時停住腳步擁吻起來。

@這幾年來,不時在睡前幫Eric來個小按摩。昨天在按摩他的手時,我想,如果有一天在按摩時,驚覺他手背上長出了老人斑,也是一種令人感動的幸福吧?但如果沒有這一天?我不會不敢想的,意識到有失去的一天,不管生離或死別,會懂得珍惜每一個當下,當還有機會去付出的時候。當下有機會去做的不做,那遙遠的以後,更說不准了。

@幾年前,第一次去買按摩精油,那專賣店銷售員問起:“不喜歡美容院的精油嗎?”原來女士去買按摩的精油,都是拿去美容院用。我說:“不是啊,我買來幫老公按摩的。”她瞪大眼睛看著我,像聼了天方夜譚。幾年過去,這按摩已經超出了情趣範圍,有時候我想撫慰他的疲憊和失落,也會用一場按摩來代替。

@讀到一篇文章,蘋果的C.E.O Steve Jobs說:“我確信我愛我所做的事情,這就是這些年來支持我繼續走下去的唯一理由”,當下的感動無以復加。這些年來,碰過工作上的種種打擊、不如意,令我堅持下去的,也不過是我實在很喜歡我的工作,我不想放棄。其實,每一次我在寫作中所投放的心機和熱情,已經遠遠超出我應該得到的囘酬,但我沒有介意。所以,每當遇到拖欠稿費、版稅的情況,我所難過的是:這是我熱愛工作所應該得到的回報嗎?這個世界怎麽會這樣?

@現實的困難正正是:當命運對你有所虧欠的時候,你依然要相信自己。但我知道自己是做到的,而且做得越來越好。

@現實另一個困難是:有理想而沒天分。看過那些真人秀吧?很多人喜歡唱歌,但卻沒有發現自己其實五音不全。同樣的,很多人想要當導演、演員、作家、主持人.....實力比起理想遜色許多。如何知道自己有沒有天分?很簡單,你的作品,除了自己喜歡,身邊“應該支持你的人”喜歡,還會不會吸引到不認識你的人的欣賞?

28.10.10

有時候都覺得自己有點傻

昨日去參加《香港美酒佳餚巡禮》傳媒預覽的活動,會場很大,有不同攤位給我們試飲試食,時間雖充足但也緊湊。走場間,大家都形色匆匆,只有我一人常掉隊,拍些無聊的小照片。常常為著一些無關痛癢的小事物觸動,有時候都覺得自己有點傻。

隔著海的落日。我在fb上寫:不是常常都能在無障礙的視野中看到晚霞的全貌。那落日雖然遙遠地隔著海,但帶來的恬靜和感動卻很近。


會場的休憩區。傍晚時分開了燈,又對著海,覺得這空間溫柔起來了。


引起傳媒垂注的Blanc de Bleu,全世界第一只藍色氣泡酒,產地是美國加州。酒身本來是Chardonnay,科學家研究了三年,把葡萄酒中的黃色素剔除,加入萃取自藍莓的藍色素,造成了這色澤漂亮且夢幻的氣泡酒。很美,令人一見傾心。味道也討好,順口,稍甜。我喜歡,所以也想跟我喜歡的人分享。

莫逆之交

“她是我年少時的好友,是我的知己莫逆。我們是一對奇怪的朋友,可以許多年不見面,感情依然那麼好。昨天送別她的父親,望著消瘦了的她,腦海裡一再浮現的是十多歲時的她的身影,而不是如今已經長大了的她。突然我明白,青春作伴的朋友,永遠不會老去。”

“好朋友是:當你遲到,她狠狠地罵你這個人完全沒有時間觀念,你挨罵卻不敢反駁;然而,當你丟失一個你很喜歡的錢包,她會悄悄買一個一模一樣的送你,你丟失三次,她送三次。你想哭的時候可以打電話給她,不說話,哭完就掛斷。她也是唯一一個願意早上六點鐘來替你搬家的人。但願你也有一個這樣的好朋友。”

張小嫺

+++++

讀到張小嫺寫好朋友,寫知己莫逆,想起有次幫好友把孩子從保姆家接回家,我開玩笑對好友說:“通常綁架案都是熟人做的,這真是我綁架你孩子的好時機!” 好友笑著回答:“如果你也信不過的話,世界末日也應該快來臨了。”

聼了感動。想想,身邊真的有好些朋友,令自己覺得“如果他也信不過的話,世界也快要末日了”。又或者把“信不過”改成“愛不過”,都可以。

好朋友之間的愛,也莫過於此。常常感恩,此生最幸運的事,莫過於有一班互相信任扶持和愛護的好朋友。有些友情,是有價錢牌的,一旦斷了某些利益/合作關係,那種水乳交融也會成爲過眼雲煙。人在江湖久了,就明白有些朋友,是流動的,有些則是會細水長流。

27.10.10

逼腦為娼

讀Virginia Woolf的《Three Guineas》,她把賣文寫作形容為“brain prostitution”,想起祖師奶奶張愛玲也有類似的一句話:“用才華取悅他人,跟用美色取悅他人,在本質上並沒有分別。” 想來,身邊的友人,不是文字男妓,就是文字妓女,當然也包括自己。

24.10.10

不枉此生

音樂人阿管在fb的status上這麽寫:

“做我們這一行的,有一個好處,每每走到一個階段,回頭望一下,都覺不枉此生,那青春太精彩了,卻是踩鋼索一樣,每一步都是義無反顧的冒險,願此生都保有那樣的義無反顧。”

覺得好感動,說中了那些心底的話。雖然我不是做音樂的,但我做著的,也是我夢想的事業。每每自我沉澱時感懷,都會覺得自己做過,以及在做著的事情,已經不。枉。此。生。

最好的給誰

文:Len

煎三个蛋,
失手有时,一个蛋黄煎破了,
想也不想,破蛋当然应该盛进自己的盘子里。
煎得最香最好看的,留给孩子,
次一级的给老公,
最坏的给自己。

有一天看着盘子里的破蛋----
这就是我尊重自己的方式吗?
这就是我要传达给孩子的讯息吗?
让孩子觉得他最大,他份内该得到一切最好的东西,
而他的妈妈,
没关系,可以随便唬弄她,反正她自己都这样。
这就是我要让老公习惯的吗?
不必对我太好,不必给我最好的东西,我可以牺牲。

你把自己牺牲了,
罪名落到两个无辜的人身上,很有意义吗,这样?

便悄悄把破蛋换到孩子面前。
这是你的。
最香最好的那个蛋,这次是妈妈的,
每个人都有机会轮到。

那么小的事情就值得思考犹豫了吗 ?
我觉得是的。
父母对孩子的教养和影响,
其实等不到什么大事的发生,作为教材,
所谓潜移默化,全都暗藏在细节里。

+++++

Len寫的這篇,令我想起媽媽也是這樣的,對待兒女。

把最好的,留給兒女。

我知道天性使然,母愛嘛,是最不理性的情感。

但不知怎的,這種“犧牲”,長久之下,會令媽媽自覺委屈。

有時候她會口出怨言,說她多疼我們把最好的給了我們都沒用啦......我常聼著覺得不耐煩。

有一次心情煩躁,頂嘴:“從來沒有人要求你這麽做,你又要給又要怨,不如不要給!”

媽媽聼了坐在那裏流淚,我心裏也盡是懊悔。

不是不珍惜媽媽的愛,只是,承受不了她付出的心態失衡、那個越給越覺得卑微委屈的心情。

我相信每個媽媽是真心疼惜孩子,想把最好的留給孩子,

但請不要忘記自己,要不然你會被掏空。

好像Winifred寫的,年復年,日復日,不斷往外輸送,精力總會乾的。

我細心觀察過,很多母親會被自己的母性,那種自己之前無法想象過的愛所感動.....

是不是太享受這種自我感動會令人無法抽身?

網友雲小姐說,當一個人未能好好愛自己,又如何能好好地愛人?

媽媽也是人,也會累,如果“收支”不平衡。我想,世上每一個角色,都不能高估自己的能力。況且,母親是個既偉大,又脆弱的角色,更加應該懂得善待自己。

近年,我的溝通技巧較好了,有次媽媽又照舊把新鮮煲好的飯盛給我,自己吃隔夜飯,我跟她對調飯碗,說:“不要只是顧著把最好的留給我,你要讓我學習怎樣付出,要不然在感情裏面,我會成爲只懂索取不懂給與的討厭鬼!”

媽媽聼了,頓有所悟的表情,然後一直笑。

我也是認真的,做父母的,也讓孩子學學怎麽去付出吧!!要不然,我們會順其自然地把一切take it for granted,會不懂得珍惜與感恩別人給與的,因此削弱了我們快樂的領悟力!

周日閑情

窺閑


民家


車仔麵,一定要有豬紅、豬皮,要油麵,湯底要加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