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0.10

英國雞中國雞

在超市買雞肉的時候,

想起上個禮拜在家裏的小聚餐,

來的友人都是飲食達人,異口同聲說到,

英國的雞肉特別好吃。

想起我和季節在倫敦旅行吃喝時,

也的確感到如此。

英國雞爲何特別美味?

也許是飼料和飼養方式的不同吧?

但我倒是想起了加愛為我們煮的薑蔥雞,

很美味呢!

於是買了雞,又買了薑蔥回家。

只是我用的是中國雞,不是英國雞。

又想到,中國雞生前沒有民主(!),

死後來到香港安躺在自由的氣息中,

會不會比較眼閉?

想太多,吃雞,吃雞。

中國淺淺談

跟友人聊起中國,

想起自己這幾年生活在香港,

接觸的新聞是中國的官僚腐敗貪污成性、言論和新聞自由封閉(外國,包括香港的很多新聞網站,在中國是上不去的,因爲太多關於“民主”的訊息和風氣在裏頭)。

生活中接觸的,就是中國人欠缺文明和教養的一面。大聲喧嘩、隨地吐痰、插隊不守禮。無論是香港的自由行,或者在中國旅行時。

上次小鯨於繁忙時間在金鐘轉地鐵過海,要等了四班地鐵才能上到車,過後他向我吐苦水:“地鐵的班次很密,但那些大陸人一直插隊,所以我沒法上車!”

如果大家記憶猶新,之前有則新聞報道,就是最多大陸遊客的購物中心海港城,廁所範圍有很多人隨意蹲下來就大小便在地上。受訪的清潔阿嬸說已經見慣不怪,那些大陸遊客說等不及,褲子一脫,就蹲下來解決了。

談起中國人,那種文明素質,負面印象先浮上來,是什麽時候開始的?那大概是整個社會結構使然吧!

歐洲的有錢人,多數低調,較有修養,因爲歐洲踏入富裕社會已經幾百年,不像歷經苦難幾千年、一窮二百了幾百年,近三十年才沾上財富氣味的中國,在歐洲賺到錢的人反而不及在別的層面做出了成就那樣受到尊重。有錢人因此較爲低調,希望在賺錢以外贏得尊重。這樣的社會因此會有較爲平衡的發展,亦較爲穩定和諧。

在歐洲,一個醫生、藝術家、科學家、老師、神職人員等,只要他為別人做出過貢獻,都會受到尊重。這樣的社會不僅有物質生活,更有牢固的精神結構。

而中國領導人說要打造和諧的社會,可是在中國,只是有權勢和有錢人才會被尊重,這樣的社會等於弱肉強食蠻荒森林,沒有文明提升和精神力量的維繫,是個不平衡的社會,又怎麽和諧得來?但問題是中國窮了很久,所以經濟崛起之後,最重視金錢,給有錢人太多特權,令上億萬的人都錯覺金錢就是一切,有錢就是大曬的。所以,他們可以肆無忌憚表現自己沒教養、沒文明的一面,因爲大環境沒有教育大家,這是應該引以爲恥的事情。

不久之前發生了Bill Gates和巴菲特在北京主持慈善晚宴,分享自己捐出財富的心得,受邀的中國富豪紛紛拒絕出席,因爲怕被勸捐,直到Bill Gates親自寫信澄清不會勸捐,才來了一部分的賓客。有富豪受訪表示,中國人的文化,就是沒有把財富利益大衆的思維,這是文化的不同。這個我們當然懂。所以,什麽時候,才會看到中國社會整體的進步?

22.10.10

也是幸運的

電視劇〈Ugly Betty〉有一集,長得美艷動人的接綫生Amanda對Betty說:“你知道嗎?我很羡慕你的是,要是有人愛上你,對方是真的愛上你。我長得那麽美,男人喜歡親近我,但不會愛我。”

聼起來像個“平凡也是福”的cliche,但誰說不是幸運?外表並非出衆得成爲唯一焦點的時候,愛你的人,縂有真心,懂得珍視你的優點。有天青春消逝、體態發福、外表改變了.....不會棄如敝屣。別人喜歡自己的容貌,多少可以滿足自己的虛榮;但人生迷失在虛榮裏,肯定遭殃。在娛樂圈這個夢工場裏,最好看的,未必會成功;會成功的,都是深諳姿色並非唯一武器、懂得在實力上不斷自我裝備的聰明男女。道理放諸娛樂圈以外,也行得通:享受虛榮,但不迷失於虛榮、被虛榮控制.....欠缺智慧的美色,只是甜品先吃,但不是上天給你的祝福。

21.10.10

人性崩壞的地方


看完電影,我和Eric都震撼得說不出話來。後來,Eric回到電影公司跟他的同事談起《告白》,都說,如果說今年有什麽必看的電影,除了《Inception》,就是《告白》了。

這是一個復仇的故事,裏頭的冷暴力,好像一團保鮮紙一樣,把你緊緊裹住,壓力擠迫你的胸腔,直到你咯出一口鮮血爲止。戲中每個人物性格、每條支綫的發展,鋪排得綿密而清晰,層叠得條理分明。 懾人心神的是敍説故事的方式,有一點點如《羅生門》般的告白,每一個部分,都揭露真相多一點,愈看愈心寒,一步步把你導向絕望的懸崖邊緣,當你囘過神來,面前已是深淵。

導演中島哲也拍廣告出身,處理電影鏡頭也沿用了拍攝廣告的技術和器材,龐大製作費用在大部分人“看不到”的地方,所以畫面出來有唯美效果之餘,還形成了電影獨有的陰暗、深沉風格。電影中的慢鏡頭,都是用一種叫做"phantom",拍廣告專用的電腦攝影機所拍攝。這種攝影機一秒可拍一千格,所以每個慢鏡都能有無比細緻動人的呈現。但這個攝影機的特點是,你必須用巨量的光輔助拍攝,機器才能拍到一秒一千格,那就是説,拍攝現場必須打很多很多的燈,亮到你瞎眼爲止,才能讓機器完整運作。可是,導演聰明的是,把燈光集中在主角身上,一來可省下製作費但又可讓phantom發揮到最強,二來形成了主角與周邊人物/環境的光暗、冷熱強烈對比效果,也形成了在其他電影罕見的淩厲風格。那些鏡頭不但美,而且有力量,全因“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戲中沒有壞人,但每一個人都不是善類。當人性崩壞之時,世界就是如此醜陋,血淋淋的事實,擺在你眼前,沒有希望的餘地。當這個世界的道德觀令每個人都不自覺地逃避面對自身的醜陋面、患有某個程度的好人情意結的時候,戲中角色讓你狠狠看清人性的真實。我好喜歡友人Patrick在《明周》影評中寫的這一句:《告白》中的角色每一個原本都善良單純,走上末路全因得不到愛,就像中島哲也前作《花樣奇緣》的松子一樣可憐。在中島的世界裡,悲劇的產生,全因我們不懂得愛,忘記了人間的溫熱。

好一句悲劇的產生,全因我們不懂得愛,忘記了人間的溫熱。何止是在導演中島的世界裏,在真實的世界裏,也一樣。

20.10.10

剃光頭

上個禮拜的Amazing Race Asia,終于出現了第一次的fast forward,

選擇fast forward的那隊,兩位都必須剃光頭。

Eric問我:若是你參賽,現在要你剃光頭,ok嗎?

我爽快應他,說ok呀!頭髮會再長出來的,有什麽大不了?

(我平日若是髮型被燙壞了剪壞了,也不會耿耿於懷的,很快就能學會跟那頭糟頭髮欣然共處。反正再過些時候,又可以“重新再來”!)(原來我的自信不是那麽脆弱,yeah!!!)

雖然我平日不會無端端去剃個光頭,但不代表我抗拒。

況且,參加得了比賽,

就會在能力範圍全情投入、全力以赴,

頭髮罷了,有什麽看不開的?

差人做野

中午去剪髮,翻著雜誌等待的當兒,有個警察走了進來,問在髮廊工作的老闆和員工:“10月6號晚上九點鐘,你們有沒有人目擊門前發生的兩人毆打事件?如有的話,想請你們回去差館落份口供。”

髮廊老闆說,店鋪平日8點,頂多8點半就關門了,所以幫不上忙,建議該位警察到對面馬路營業至淩晨的雜誌攤問問,相信該攤販應該會看到一些什麽。警察說一定會,周邊的攤檔和店鋪都要問,找目擊證人。說完,講句唔該,離開髮廊繼續忙去。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差人做野”,心裏冒起一股敬意。看似瑣碎麻煩的例行公事,如果沒有這些執法人員盡職地去執行,社會又如何能夠維持長久穩定的治安?

又不禁想到,如果事情發生在我親愛的祖國馬來西亞,因爲毆打閙上警局,我們那些腦滿腸肥的警察叔叔,大概會嫌你阻住地球轉,叫你們私下握個手解決掉算數。還幫你找目擊證人?早抖啦,發夢實際D!!!

王菲獨家


王菲的訪問當中,我問她,在生活中,難過的時候,怎麽處理自己的感受?她說是自我對話,不斷問自己問題,看看難受在哪裏?(全文見11月號《Citta Bella》)

+++++

我想說這個答案令我最有共鳴。

美食情緣

日前請友人到家裏來吃頓家常便飯,沒想到被他寫到專欄裏。平常小物,但因爲心意被珍惜,所以很感動。

低等生活:客家煎釀N寶

原來,煎釀N寶,有廣東和客家兩種(至少兩種,我暫時得知)口味,失敬失敬。

煎釀三寶,無論是我們認知,或是網上百科聲稱,出沒於廣東、香港和澳門地區的街頭小食,位處十蚊三件、五蚊兩件甚至五蚊三件之檔次,通常以打成膠狀的鯪魚肉釀在切件的豆腐、豆腐卜、茄子、青椒、涼瓜、冬菇等瓜菜上,後來發展出釀紅腸等「肉上肉」品種。有見及此,「三寶」之名不夠「政治正確」,容我在這小方塊正式喚作「N寶」,以反映其百變特質。

十蚊,誰在意這種廉價小東西?我好在意啊。若我對「十蚊店」貨品質素都有要求,為何對煎釀N寶不作堅持?

母親在世時經常做釀豆腐卜,當時年紀小不覺有甚麼可貴,現在沒得吃就恨到流口水,因此十分感謝馬來西亞友人做了一頓客家煎釀N寶。吃的時候太忘我了,她忽然問:「你有沒有注意廣東式和客家式的分別?」叫我完全語塞。

原來客家煎釀N寶的餡料,除了鯪魚肉,還混入刴豬肉、鹹魚碎和葱粒。鹹魚要先香煎、拆肉才拌入餡內,一重工夫;豬肉以人手刴,又另一重。老爸說,一個好主婦,絕對不會任由豬肉佬把肉塊放入碎肉機攪攪攪,必定親自把豬肉洗淨然後人手刴碎。

如果香港有一間中菜館,以尊重的態度主理煎釀N寶,我一定會光顧。我真的不需要甚麼魚翅鮑魚的Vanity。

旅遊飲食寫作人
陳俊偉

+++++

下午跟友人Ron在金鐘太古廣場下午茶,話題投契愉悅,時間一下便過去。埋單時,他說:“我有個驚喜給你。”我瞪大眼,他招手叫來侍者,請他把寄放在冰箱的蛋糕盒拿出來。

原來他為我準備了親手做的蛋糕,一共四款口味:豆腐慕斯蛋糕、紐約芝士蛋糕、藍莓芝士蛋糕,以及草莓芝士蛋糕!我看著這四塊模樣各異但一致看起來美味異常的蛋糕,一顆心變得好柔軟,你說這是感動的感覺嗎?沒有流淚的衝動,只懂得傻傻的笑,以及不停:多謝曬!

19.10.10

實在太沒氣質了

跟友人下午茶的時候,他提起說他有一班朋友,會每個禮拜六定期聚在一起art jamming,那就是跟畫廊租個地方一起畫畫,然後各自帶點甜品、飲料上去,便作畫便吃喝聊天,消磨時間。

想起我那班在KL的好朋友,會畫畫的人真不少,但爲什麽你們從來沒有組織art jamming這樣的活動?實在太沒氣質了.......

不友善的話

文:加愛

為甚麼,人們會說不友善的話?
我曾經對之最不友善的人之一,是我媽。
曾經,媽媽傻呼呼地和我閒聊她對某某誰誰說爸爸甚麼怎麼不像話,我聽著一把火起,徹底不給臉便罵:你跟他們說來做甚麼?你以為這麼說他們會同情你嗎?他們會幫助你嗎?不會!他們會瞧不起爸爸,瞧不起你!你沒錢吃飯了,他們會給錢你送飯給你吃嗎?!........
媽媽傻住。不知如何應對。

當時的那番話,是我心底的許多痛。
自小看著父母吵架打架長大,一而再聽媽媽罵爸爸沒用,看死他一輩子沒出息,爸爸兇狠但軟弱的反擊:我會做給你看!指著家裡這個那個是他買的,努力申訴他的成就。
小小的我,那個痛。誰明白呢?那個看著聽著的孩子,心裡的千般萬般感受。
孩子的無助與無奈。孩子的憤怒、恐懼、不安、迷惑、焦慮,對父母的失望。
那個剎那,不知覺地曾經的痛排山倒海將我淹沒,破口大罵,罵媽媽。

廿餘年後,回想那一幕,我聽見媽媽的失望。
她愛的,選擇了與之相守的,沒能好好照顧她。
她的委屈與艱辛。
我看見,自己曾經的傷痛。
都聽見了,都看見了。
媽媽對爸爸不友善的話,我對媽媽不友善的話。
那些話語下,生活所沒有教育我們的。

+++++

讀到友人寫在blog的這篇,想到很多。

想到人與人之間,說出口的,往往不是心裏想的;心裏想的,不知怎的,總會扭曲成另一回事講出來。

就好像很多老人家縂愛抱怨傭人的不是不好,甚至在雞蛋裏挑骨頭,其實真正想表達的是:我需要的是親人,不是傭人。可是訴求會變成一番怨言或者難聽的話講出來。

從來沒有人教育我們要怎樣好好地觀察自己,再表達自己。

想想,自己也曾對親人、好友講過不友善的話。事後,隔了一段時間以後,會問自己,爲什麽會講那樣的話?到底難受在那裏?不斷問自己問題,問到最後,發現原來是因爲對該人失望、覺得被傷害了......

但爲何不能好好地向對方說,你令我失望了?又或者直接表達委屈:你傷害我了.....而是轉化成另一種帶有傷害性和攻擊性的説話和態度,發洩不滿?

是不是我未能學會信任他人,去直接坦誠那份脆弱?是不是暴露了心底的傷害,會令我感到不安?

還是我當時根本不懂自己真正的感受是什麽?

友人對我講過一句令我印象深刻的話:敍述事情是表面,説話底下的感受才是關鍵。

因爲這句話,令我想明白了一些事情。譬如,曾經有朋友不時找機會攻擊提攜我的人,後來才明白,對方是嫉妒我的際遇。

也有朋友會無端端講起我們一位共同好友的壞話,我除了感到驚訝就是覺得莫名其妙。但後來才想到,她是不喜歡我們太親近。

諸如此類.........凡是不友善的話,那底下的,也許是你我的陰暗面,又或者是,連自己也忽略的感受。都是生活中所沒有教育我們的。

18.10.10

愛得不夠/不愛了

剛在友人的blog留言,說不明白爲什麽人們都不敢承認自己愛得不夠,或者不愛了?

總是藉口理由一大堆。

想來要讚一下自己(又來!),

我曾經很坦白對Eric說:

“我是個比較自我的人,有時候甚至自私,我對你是愛得不夠的,所以難免會忽略你的感受。”

換來他欣慰的微笑......(現在看到我公開自首,應該會很爽(!),哈哈)

我不會以愛得不夠為恥,承認不足,才有機會改進和提升——對愛情、對工作、對人生、對自己,都是一樣的。承認自己不夠好,才有動力鞭策自己be a better man。當然,在情感中,自我改進,不代表關係一定會改善,因爲你還要得到對方的配合才奏效。但至少,你得到自我的提升。

整天以爲情人很愛自己,或者以爲自己很愛情人,認爲大家的愛是美滿得不得了的,最後多數是死硬的。

因爲很多人只是用幻想堵住了對問題的逃避。

同樣的,如果有一天我不愛了,我就承認我不愛你了,而不是找一堆藉口,對你嫌三嫌四。因爲,我愛過你,即使我不再愛你了,我依然尊重你,感謝你。其實,那也等於自重和自我感謝,爲什麽很多人不明白這個道理?

17.10.10

漫長會議/其後

開了近四個小時的會議,

合約條文一項一項細談,

開完會,一鬆懈下來,發現腦袋累得不能言語。

跑去Mc.Cafe吃我喜歡的芒果夏威夷果仁芝士蛋糕,喝杯咖啡,

才感覺回神。

走在回家的路上,

初秋的天氣涼涼的,舒心愜意,

午後的太陽,餘溫淡淡,

我聽見整個世界的心跳,

忍不住微笑起來。

上一刻還在肅起每一根神經去洽談合約内容,

下一刻被盤旋在身邊的景致感動,

原來理性與感性之間並無矛盾和衝突,

只看你分配在什麽地方吧。

慶幸自己的感受能力那麽強大,

世界便無時無刻都有趣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