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0.10

不是抽象的一句話而已

蘇施黃在新一期的《明周》專訪大方承認她和金燕鈴的情侶關係,

並且坦蕩地以“愛人”稱呼對方。

阿蘇五年前患上乳癌動過手術,在鬼門關繞了一圈,

年過五十才有人生目標。

阿蘇說她以前的人生目標很抽象,就是“日日都要過得開心”,

其實是為自己的散漫、沒紀律、貪玩、對家人的不負責任開脫。

動了手術,身體狀況差了,很多工作都推掉,收入大跌,結果醫藥費和生活費都成問題。姐姐送來一張三十万的支票,説是哥哥給她的。

這令她真正懂得痛苦和羞愧,五十嵗人了,連像樣一點的一筆錢也拿不出來,出事了要家人接濟。

於是下定決心,人生目標以金錢作標準,目的是要照顧愛人的打後的生活:

“如果我離開了,也要她保持現在的生活素質,要她生活得好。”

啊,這是説到心坎裏去了,賺錢的部分原因,除了實現自己的夢想,也不外是希望可以為所愛的人多做些什麽。因爲,愛一個人,單單是說一句“希望他開開心心地生活”,真是抽象得可以!

怎樣可以令對方開心?怎樣能令對方生活得好?要怎樣幫對方實現夢想?........愛一個人,真的是會打從心底疼惜對方,為對方想多一點做多一點。愛,不僅僅是個形而上的念頭。如果真的懂得愛,會想要付諸行動,為他做到,不光是想到而已。

凍人的情詩

小鯨形容尹麗川的詩,是“凍”人的情詩,絕頂!

是出自一種天分和本質嗎?那麽快捉到詩人的神髓。

我喜歡的其中一類詩,是帶著黑暗、冷酷和尖銳特質的詩。

再分享一首尹小姐作品。

《掩藏》

見母親我永遠裝得鮮嫩

撒嬌噘嘴,喝雞湯嗑瓜子

沒轍了就感冒,哄大家開開心

轉身像糟老頭般酗煙酗酒

糟蹋心肺


和男友熱烈討論

家具和婚姻,為床單的顔色吵得翻天覆地

得到評語:“你可愛之處在於

懂得生活,你有愛。

不像那些瘋瘋癲癲的女詩人。”


在公共汽車上緊緊盯住

前排陌生人單薄的背後

忽然間淚流滿臉,把兩塊錢的票根吞進胃裏


為掩藏女作家那套鬼把戲,在親人面前

我累得珠圓玉潤,胖了起來

笑成了死去的蒙娜麗莎

睡前詩

昨晚臨睡前想閲讀,但很累了,眼睛又痛又澀。

我把剛買來的尹麗川詩集拿給Eric,跟他說:你可以念詩給我聼嗎?

有人這麽形容尹麗川的詩:“吞吐得如此嗆辣,性感得這般睿智”,無比貼切。

他念了,緩緩的,一首接一首。

想起,可以為所愛的人,睡前讀一段文章,或者幾篇詩,會看到一種比塵埃還要微細的幸福。生命難得在靜謐中感受,被深深懂得,與愛著。

聼著詩句睡去。

+++++

尹麗川的詩是怎樣的?如別人形容,嗆辣。帶著殘酷地戳破愛情,還有現實。

摘錄一首:

《你的冰箱就是你的生活》

星期一買來食物

星期六

麵包凍僵、可以殺人

星期三你儲存起一些

爛掉一半的豬肉

星期四出門在外

星期五你嘔吐

番茄加速食麵

在馬桶裏轉

和著你的排泄物

星期二上午

你懶得早餐

突然不想上班

星期日解凍豬肉

做一份回鍋

明天你就去超市

再把冰箱填滿

碎話近期

生活同時間有許多事情在發生和進行著,

猶如精神分裂版有幾個分身在不同崗位運作。

真的很難解釋不同範疇的精神狀態,

上一個小時還在很感性地寫著某些情節或文句,

交了稿,下一個小時就在埋頭計算、做分析和文書工作。

還要抽時間去看看股市的起落,盤算近期要怎麽買賣。

每天如此穿梭于不同空間,

世界仿佛愈動愈精彩。

今天在Kubrick買了一本小説和一本詩集,

生活再忙也總是在閲讀:地鐵上、睡覺前、寫作思考的空檔......

小説是胡淑雯的小説,

有個句子她這麽寫:

“寧願,被美好的事物傷害”,一看就止住了呼吸三秒。

是的,寧願被美好的事物傷害,也不要被平凡無趣的安全保護——這是爲什麽我們追求愛情和夢想吧?

我的路便是這麽走過來,也會這麽走下去。

15.10.10

羅馬純粹派雪糕


文&圖:陳俊偉(轉載自《明報》

【明報專訊】郵輪上縱然有unlimited supply的優質美式雪糕,同團的L君仍然意難平,經常說﹕「要到羅馬食雪糕!要到羅馬食雪糕!」儼如一個三歲小孩。

 在地中海走了半個圈,郵輪終於在羅馬停泊,L君拉著我們來到求愛男女許願成性的特萊維噴泉(Fontana di Trevi)附近的Il gelato di San Crispino。該店門面不起眼,沒有雕花龍鳳大雪糕筒裝飾,店內亦偏簡約,只有一排一排的意大利    傳統金屬雪糕蓋,雪糕是什麼姿色什麼賣相,一概封頂不作透露,顯得相當含蓄。

 沒有雪糕筒toppings

 把雪糕放入口時,才明白門面與室內的佈局,正是一種statement,以暗示雪糕的「純粹派」路線——不含任何人造色素、添加劑、凝固劑,絕不採用雪藏材料和現成雪糕調味品,只以真實而新鮮的食材製作。該店亦不提供香脆雪糕筒,更杜絕任何toppings如花生碎、脆米粒、朱古力漿,因為創辦人Alongi兄弟認為這些額外配料會破壞本身已經完美的雪糕味道。

 蜂蜜雪糕芳香不甜膩

 最招牌 的蜂蜜雪糕,果然真的十分原汁原味,充滿上乘蜂蜜的芳香,全沒低下貨的甜膩,還帶一份正氣和醒神的韻味。原來蜂蜜取自撒丁島(Sardinia)的一種野生草莓樹,以人手採蜜,並且不作過濾便用來做雪糕,所以貌似平凡實際非凡,難怪L君瘋狂地重複說﹕「好味呀好味呀好味呀……」雪糕店提議可用來佐以芝士進食。

 無花果鮮製如吃果蓉

 我也極愛無花果雪糕,由新鮮無花果製成,味道和質感近似磨製的果蓉,每一口都似是在吃新鮮水果,充分表現該店的取向;尚有一款招牌口味喚作crema,以牛奶、雞蛋、砂糖、鮮忌廉,味道輕巧迷人,質感幼滑細膩,屬難得之作。L君試後說﹕「毫不喜歡。」又會咁嘅?口味真是各人不同。

 回到郵輪,L君問我San Crispino是不是世上最好的雪糕店,我答﹕「像選伴侶,無人是十全十美。我曾到其他店舖品嘗過更好的咖啡雪糕和榛子雪糕,但San Crispino的確有其出色之處,如果那是你想要的,就覺得它是世上最好。」L君點頭笑笑。

++++++

友人陳俊偉寫的這篇文章,我喜歡他如此形容上等蜂蜜:“充滿上乘蜂蜜的芳香,全沒低下貨的甜膩,還帶一份正氣和醒神的韻味”,這就是真正懂得寫飲食的人的功力。更喜歡他句末說的“如果那是你想要的,就覺得它是世上最好”,言内言外之意,同樣精彩。好厲害。

陳先生是香港著名的旅遊飲食寫作人,喜歡他的文章,始於《飲食男女》。他寫美食或旅遊,有著個人的洞悉力,下筆取角別致,而且文字的運用,四兩撥千斤。他寫作的取角對我時有啓發。很多人寫作,文字沒問題,但是不懂取角,所以寫出來的文章,永遠只能在流水帳的小家格局。

14.10.10

做生意

如果說我有天會去做生意,也並非無跡可尋。

書櫥上有經濟學家張五常、楊懷康的部分著作,更多的是壹傳媒集團老闆黎智英的創業叢書:他如何創辦Giordano服飾品牌,然後把做生意的才華延伸到傳媒,建立了顛覆港台傳媒生態,令中共深痛惡絕的壹傳媒集團。

喜歡那個世界的波譎雲詭,財智兼具。每件事每個決定,講究決心、眼光、判斷、魄力.....所謂生活的智慧,那些感性的内心世界領會的遊走,沒有標準,可圈可點,你可以把自己講得飛天遁地。而我們經歷多了,多少也會累積一些待人處事的大小智慧。但做生意,是要實實在在去執行和處理許多事情,做許多艱難的決定,要思索遠近的利益,知道如何掌控大局,全盤真確,沒有感性幻想和作假的餘地。所以,做生意的智慧,並非人人會有,也並非人人都能培養得來。數千萬數億萬落在這些人手上,好像一場過癮無比的數字遊戲。那是一個大人做大事的世界,所謂的計算是往大處和遠處算,不是寒酸地在小眉小眼位計較。那種氣魄令我覺得十分迷人。

Len講過的......

菲比姐姐在香港的時候,聊起了一些我們共同認識的朋友,其中一位就是Len。

菲比說,以前她還在海螺混的時候,Len對她很照顧。

她說Len曾經講了一句她畢生難忘的話:

“不曾徹夜痛哭,無以話悲傷”(!!!!)。

聼起來感性滿載的一句話,不知怎的,我當下只想狂笑,如果不是看起來太沒有禮貌,大概食物也噴了出來。這句話沒有問題,只是,想象一下兩子之母,當年的少女情懷......

(其實我心底真正想說的是:哇塞Len,你這個嚴肅神聖的瑜伽老師,也曾經那麽瓊瑤阿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Len,菲比姐姐要我上載她的照片在這裡跟你打聲招呼,然後問問你,她有沒有變美了.....???(OK,這其實是我問的。)

比較

很多時候,不明白人爲什麽會抗拒比較?事實上,這個世界根本是比較之下的結果。

高/矮、胖/瘦、大/小、美/醜、富/貧、好/壞、香/臭、善/惡.......以此類推。如果你有天能住在垃圾堆不引以爲苦,那麽你才算是徹底做到沒有比較之心。若不,又何必自欺欺人?

沒有比較,事實就難以成立。譬如,治安變壞了,執政者應採取某些應變措施。這個“變壞”,便是從比較以前的數據,所得出的結果。

沒有比較,過胖的人不知道自己需要減肥。

沒有比較,政府無需制定社會福利輔助窮人。

沒有比較,健全的人不知道需要禮讓殘障人士。

沒有比較,有些種族無需去爭取公平待遇。

沒有比較,法律不需要存在。

人與人之間,不可能有真正的平等存在。除非你是宇宙統治者,改變這個世界的運行法則,否則,比較永恒是無可避免的衡量標準。

我們就算不刻意比較,也難免在比較的思維當中,去審視事物。

特別抗拒比較的人,也許只是抗拒著,自己總是被比下去的真相。也許只是不想接受,自己有某個程度的優越感。

香茅慕斯蛋糕


在家裏搞了個小聚餐,請來朋友聚聚。其中一位朋友Ron帶來自製的香茅慕思蛋糕,味道清新無比,口感細膩,一口接一口吃完,好像做了spa一樣。這是我吃過印象最深刻的甜品之一。

這是一道溫柔的甜品。

真幸福,有美食,又有對味的朋友一起分享。

13.10.10

三則

實際

看到朋友寫,她的幻想是有人錢很多可以供她讀書不為什麽.....

問問自己的幻想是什麽?發現除了性幻想,其他的“幻想”近乎零。因爲我不作無謂的幻想,譬如我不會去想如果我是誰誰誰,我的生活會怎樣,因爲我沒有想要成爲誰誰誰。而我想要的,都會想辦法去實踐,譬如我會幻想以後可以一年有幾個月到國外小住和寫作、以後我會站在金像獎台上的樣子....那麽我就努力去做,爭取讓幻想成爲事實。

難怪好友都說我是個既感性但又實際的人。

母親

不約而同看到懷孕的朋友寫,壓抑不了的胡思亂想,如果無法順產.....

心想,孕育一個生命,其中經歷的生理與心理的折騰、轉折,不是我這些“局外人”所能明白的啊。曾有女友對我說,她曾經非常怨恨母親的重男輕女,直到自己懷孕、生孩子,經歷了種種擔憂、苦楚、撕裂,以及知道孩子平安的喜悅,經歷了照顧小孩的眠干睡濕.......她打從心底原諒了母親,不再執著于她思想的無知給自己帶來的傷害。

只有成爲了母親,才會真的明瞭一個母親的無助、艱辛和快樂吧。

感恩

是個時常心懷感恩的人,包括感恩那些生活中不如意不順利的。

真的是因爲挫敗,人才學會謙卑,和不斷發掘自己向前的勇氣。

網路如虎口

facebook扮 8歲畫家 19歲少女 情挑攝影師

師奶虛構 21個身份求愛

facebook發迹史電影《社交網絡》最近在美國強勢開畫,另一部與 facebook有關的低成本紀錄片《塘虱》( Catfish),同樣引起熱議。這個肥師奶用了至少 21個網上身份,令年輕攝影師墮入情網難自拔的網上迷情故事,在真真假假之間,叫人反思虛構和真實、謊言與真情。

《塘虱》的故事,由紐約 24歲攝影師舒爾曼( Nev Schulman)三年前一段通訊開始。一個叫阿比( Abby)的 8歲密歇根州女孩,說看到他在報章刊登的照片,徵求同意將照片畫成畫,幾周後阿比寄來一幅美麗水彩畫。他心想:「真是個天才小畫家啊!」


把二人故事拍紀錄片

舒爾曼不斷再寄相給阿比,收到更多畫,兩人展開純真的藝術交流,在 facebook跟她和一班親友通訊,包括她的媽媽安琪娜( Angela)和 19歲姊姊梅甘( Megan)。舒爾曼的電影人哥哥阿里爾( Ariel)和朋友約斯特( Henry Joost)覺得這會是篇溫馨小品,決定為他拍紀錄片。

舒爾曼對同愛好攝影的梅甘特別投緣,對她的網上照片更是驚艷:「她真的火辣到出煙,性感得難以置信,超靚!」梅甘還有音樂才華,為舒爾曼寫歌在 facebook發表,令他傾心。兩人之後開始「煲電話粥」和交換情慾短訊。

偷模特兒網照扮自己

但舒爾曼只能在他用電腦合成的「合照」,親近梅甘。他一次到科羅拉多州工幹,決定要去密歇根州找她,阿里爾和約斯特也跟來,準備拍攝圓滿結局,但突生枝節。他們認為梅甘有資格做專業歌手,想為她找經理人,但為此在網上搜索時,發現她創作的歌和錄音,原來都是從網上剽竊得來。

七個月的異地戀,竟可能是假局,舒爾曼難以接受,卻要查個究竟。三人上門後,終揭發真相:原來在 facebook跟舒爾曼對話的阿比、梅甘等逾 21人,真身全部都是安琪娜.韋塞爾曼( Angela Wesselman),一個其貌不揚的主婦,梅甘的照片是剽竊另一模特兒的網照,那些畫倒是她親手畫的。

安琪娜.韋塞爾曼也真的有一對叫梅甘和阿比的女兒,但梅甘早已跟她分開居住,她還要照顧一對嚴重殘疾繼子。他們很同情安琪娜不愉快的真實生活,但舒爾曼網上戀夢醒了,安琪娜為他畫最後一幅畫送給他,最後刪去所有假賬戶,要以真身份面對世界。 


觀眾質疑太戲劇性

《塘虱》今年 1月在辛丹士電影節首映,上月開始有限度公映,一直引起熱話。阿里爾說,他認為社交網絡難免會被人利用來擺佈感情,「如果我們可以前所未有地快去創造身份,身份的崩潰也可以前所未有地快」。

很多觀眾卻爭論整件事太戲劇性,質疑這是偽紀錄片,阿里爾等人都斷然否認。電影史家湯普森反問:「還有人關心真假嗎?我們活在故事看似真實、震撼卻是全然杜撰的年代。」
美國廣播公司/《洛杉磯時報》


被診斷患精神分裂
無法抽離虛擬人生 師奶想自殺


《塘虱》引起熱烈談論,紀錄片中最重要的人物安琪娜.韋塞爾曼,卻一直拒曝光,直到近日才首次接受訪問現身說法。她說自己也無法抽離那段以謊言築成的網上虛擬人生,一度嘗試自殺。

真身份徵求畫評遭踐踏

一切謊言,都由畫作而起。安琪娜說她以真身份徵求網上畫評,遭人冷嘲熱諷無情踐踏,改用 8歲女孩身份,卻受到愛護好評,於是用這身份接觸舒爾曼。後來覺得以相若年紀身份跟他傾談較適當,於是創造了梅甘的身份。為令假身份更可信,她再創造梅甘社交圈子逾 21個親友的 facebook戶口。

安琪娜在那些日子,每日忙於用不同身份在 facebook留言,每分鐘用不同身份。她說:「我被診斷有精神分裂,但我相信自己沒人格分裂,只是有能力製造很多假象騙人。」

她說自己雖明知一切是謊言,但相信這會是齣「很棒的電影」,所以同意給人拍紀錄片。不過代價不少,真實的女兒梅甘和阿比,都不滿被她拖下水,偽冒她們身份,捲入她的虛擬世界,阿比更不時為此發脾氣,「我擔心這件事會影響她日後一生」。她發信向被盜用照片的女模特兒道歉,對方也沒有覆信。

安琪娜自己則為謊言付出最多代價。「有些日子我真的相信真有梅甘這個人。」她說就算揭穿真相後,她仍有一段時間用那些假身份發電郵給舒爾曼,「我抽離不了」,曾嘗試自殺求解脫,要接受多月輔導。現在丈夫和朋友都監察她的電郵和上網時間,她說現在不再搞網上假關係來逃避現實,而是多花時間搞好自己與家人的關係。

(新聞刊于《蘋果日報》)

12.10.10

好老師壞老師

昨天在bio頻道看朗朗的特輯,他提起自己學鋼琴的艱苦經歷。

童年時已在家鄉瀋陽獲大獎無數,父母爲了栽培他,帶他到北京拜師,學習更高琴藝。更爲了他,母親留在家鄉打工,父親則陪在他身邊照顧他,一家人分隔兩地。

但朗朗在北京的第一個老師常常打擊他,後來更斷言:你太慢了,你的資質根本不適合彈鋼琴。朗朗被打擊得信以爲真,於是放棄了學琴。不管父母怎麽勸,他都無動於衷,碰也不碰鋼琴。

直到後來有一次,他在學校的某個晚會,在同學們起哄慫恿之下,勉爲其難上台彈奏一曲。結果,演奏完畢,台下掌聲如雷,歡呼聲不斷。

朗朗說,他在那些掌聲、歡呼聲中重拾了對自己的信心。回到家,打開鋼琴,彈奏起來。父親聞聲走到客廳,看見他重新彈琴,傻了眼。

第二天,他們去找了別的鋼琴老師,重新開始學習。這位老師把朗朗扶上了正軌,幾年以後,老師幫他報名參加東京的比賽,朗朗技驚四座,還得到了來自美國著名音樂學院的青睞,贊助他獎學金和生活費,到那裏深造。朗朗從此平步青雲,成爲國際最具知名度的古典音樂家之一。

人的一生,學習的開始和過程,遇上好老師和壞老師,際遇可以是天堂和地獄的分別。可是,又有多少爲人師表者,有那份覺知,自己的言行和判斷,可以影響別人的一生?

11.10.10

幸福小事

之一

可以跟親愛的好朋友走過平日的生活軌跡,從此,這些日常的道路、習慣,都會因爲想起我們曾有的笑聲和話語,而變得不一樣。

之二

有人前來幫自己實現了那些藏在心底一段日子的夢想。即便我們心底都知道,這些夢想不實現,其實對彼此的人生沒什麽影響。那麽細碎,又那麽珍惜。

之三

知道好友們都喜歡我帶他們前去的餐廳。

之四

大家記得我的喜好,想辦法對我好。Cynthia,謝謝你的麻辣花生、棉織外套和西安龍須糖(雖然已經割愛....)。人魚,謝謝你親手做+托L君千里速遞的斑蘭葉蛋糕。小鯨,謝謝你的相機袋、肉鬆卷、貢糖、椰子糖、咖喱魚頭。菲比姐姐,謝謝你的兩個斑蘭葉蛋糕。(結論是:這個禮拜,我吃了很多斑蘭葉蛋糕!!!!斑蘭葉蛋糕呀,Len!)(Len:不要寫了,我要去撞墻,我要去撞墻!!)

之五

讀到具有啓發性的文字:

“愛與不愛,不是由理性和道德決定的。

聆聽自己的感覺,忠於自己,向不同的性別開放,

愛才得以張開翅膀,自由翺翔。”(素黑)

之六

縂有好看的電視劇讓自己追看,說的是《Desperate housewives》第7季的開鑼。

之七

縂有人前來告訴自己:聚會有你在,一定會更開心.....

之八

常常收到朋友國外寄來的信件、明信片.....

10.10.10

用手機的禮儀

Fb上流傳一個名為“disconnect to connect”的廣告,呼籲人們不要因爲手機的方便,而造成相處中更大的距離......

想起之前跟友人J和C談起,身邊有些朋友,出來吃頓飯,就是不斷用手機在fb上更新status、聊天....又或者不停地傳短訊,對同桌的人視若無睹,彼此的距離,猶如搭檯的陌生人一般。

我們不約而同表示,這令人覺得很不受尊重,如果你那麽需要網路的陪伴,那麽你留在家裏一邊吃泡麵一邊上網好了,根本不用出來跟人互動、社交。

我們都能明白,吃飯時,拍張食物照,上載到網上“分享”,是現代人的生活方式,無可厚非。但不是一頓飯下來,手指都離不開手機的鍵盤,在按個不停。仿佛手機上網才是聚會重點,吃飯是其次,吃了大便也沒關係(!)。

還有叫人無奈的是,有的人在跟你吃飯中途,接了無關痛癢的閒聊電話,也能煲起電話粥來,要你不懂該對著他講電話的嘴臉,還是面前的食物呆等。幸好,朋友之中這般不醒目的,還是佔少數。而我自問個性不喜歡打擾別人,不管爲著公事或私事致電他人,總會先問:你方便講話嗎?如果對方在跟別人吃飯喝茶,非要事的話,總會識趣地說晚點再打過去。隔空霸佔他人的時間與空間,實在不是我的作風。

之前看到Joane的一篇文章,說分手的禮儀:“......能否做到分手的禮儀,與個人修為、自私程度、怯懦程度、同理心高低.....等的個人素質挂鈎”(大意如此),我想,這是一理通百理明的,用手機的禮儀,其實無異。有的人分手沒品,但越來越多人是用手機沒品。總是漠視同桌感受,捧著手機不停上網、高談闊論,或者撥通電話時明知對方沒空,還隔著電話喋喋不休的人.....只能說,你要不是太不識相,就是太自私。是不是人們對著科技產物的時間太多,連人格中基本的尊重也忘了是怎麽一回事?

亞航好好學習

每次乘搭亞航,他們的空服員在做逃生示範時,我們都悶得睡着吧?

且看太平洋宿霧航空的絕招:


吃的小事

帶菲比到住家附近一家酒樓飲茶。好久沒去了,但他們的點心,在我印象裏,是我喜歡的。叫了一桌子點心,發現,點心素質依然保持水準,卻沒有我當初以爲的好吃了。醒覺,酒樓的點心沒變,變的是我。在這段好久沒去的日子,美食閲歷增廣了,同樣的事物,能帶給自己同樣驚喜的機會,便少了。因爲後來實在有太多新發現新感動,衝擊著識見,某個層面上,便造成舊不如新的局面。儘管如此,也不會因此無故悵然,畢竟不斷有機會接受品味的洗禮,是難得的福分。只是這樣一樁吃的小事,也覺察到自己的改變。

+++++

昨日偶然想起小鯨在香港時,每次吃到好吃的東西,他就展現嫵媚(?)的笑容,眯起眼睛,嘴巴還在咀嚼,已忙不迭讚嘆:好好味啊!好好味啊!

這是我看過最能感受到幸福的表情之一。

現在想起這個表情,也會覺得幸福起來。

+++++

小鯨寫道:“.....讓人想到的是同樣一道食物、同樣一份工作、或是同樣生活上的許多事情,怎麼有些人總是脫穎而出,讓人讚賞。就因為多用了一份心思來融貫變通而美好。”

這句話令我第一時間想起大班樓的白粥。我們萬萬都想不到,那一碗白粥,沒有乾貝沒有金華火腿等提味的葷食材,單單用素的食材熬出來,竟然也無與倫比的清香綿滑。白粥也能蘊藏那麽多的味蕾驚喜,令人萬二分激賞。我會說那是“天下第一白粥”,真的。

簡簡單單不簡單,平平凡凡不平凡。大班樓做的菜,那種味道的層次、食材配搭的心思與心機、菜色的創作,有爐火純青的烹調技藝作爲底蘊.....這一切一切,已不能用水準來形容,而是一個境界。吃過的人會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