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0.10

兩段


攝影/小鯨

Cynthia和小鯨陸續離開後,我渴睡了兩天。但還是在渴睡的狀態中寫完兩篇稿、答復了重要的電郵、處理了手頭上的公事、上載了一些照片到fb、做了應做的家務:吸塵、抹地、洗廁所.......

還讀了幾篇文章。我喜歡的舞臺劇導演林奕華在專欄這麽寫:

“.......我們固然因想保護自己而對什麽都步步爲營,可是,明知道容易受傷但仍堅持不把情感當成投資講求成本與囘報率等,這種坦蕩,誰說不是“純”的本質?”

對極了,很符合現在自己愛人的心態。要去愛,又要計較和害怕,這般矛盾,情願不愛。有時候,踫到一些人,總是嫌棄自己的愛侶.....唉,你表面上說的是他的不是,降的卻是自己的人格啊。如果你真的那麽嫌棄對方,爲何不放手,給大家一條生路,而不是一直地糟蹋對方?有些人的矛盾縂令人難以明白。又或許,有時候不是不想放手,只是恐懼改變,面對未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壓抑下來。

+++++

“咖喱魚頭事件”的後遺症是:以後凡是來我家作客者,都會擔心“友情表現”不達標而不得其門而入?

10月是“朋友運”很強的月份吧?今天輪到菲比姐姐到我家check in。見面劈頭第一句:我沒有帶咖喱魚頭呀,對不起......

嚇?!什麽時候不帶咖喱魚頭就是對不起我?我對她說:沒問題呀!

菲比姐姐如釋重負的表情(演技真好),頓一頓,說:不過那咖喱魚頭事件真的很感動咧.....

我笑,是的。那是一種很夢幻的幸福感,但活生生發生在眼前。那感動其實不激烈,但回味細緻而悠長。然後你知道自己的餘生,每次吃咖喱魚頭,都會想起這一次的味道:很辣,但那盡頭,都是溫柔。

時尚達人


經朋友轉告,知道親愛的nica妹妹被Sartorialist在巴黎街頭相中,拍下了當日裝束,成了“一日國際時尚明星”,很開心呀!馬來西亞的時尚人,繼續加油!!!

(轉載自:http://thesartorialist.blogspot.com/

相吸

親愛的朋友住在我家時,瀏覽我看的書,迅速被某本書所吸引,後來還去書局自己買了來收藏。

我很相信人與書、人與電影、人與電視劇,跟人與人之間一樣,是物以類聚的。思想在那個層面,便會被那個層面的人/事/物所反映的内容所吸引。有些書,有些文字,我們年紀小的時候看不下去,但年紀大了,竟然會看得津津有味,因爲我們在生活閲歷裏頭,成長了、進化了、改變了。就好像,我們在人生的不同階段,喜歡的對象都不太一樣,因爲我們的眼界與品味,會隨著年月遞增(也有可能遞減)。最關鍵的是,我們更了解自己了,於是愛上的人,也都略有不同。

之前看到一篇文章說,有時候你很想有人陪你在新的範疇裏進化.....想想,近年來,吸引我的新朋友,都是在思想層次去到靈性層面,而不是在日常表面地生活的人。每個階段所選擇、所喜歡的書,其實也一樣啊。就好像我告訴朋友,這幾年來,已經不會看幾米的繪本了,儘管曾經一度為他瘋狂。不是他繪圖退步了,也不是他的文字寫得差了,而是那内容不斷在相同的層次兜圈、重復再重復......再美的風景,如果沒有新意,你也無法一直為它原地徘徊,因爲你有自己的路要向前呀。

6.10.10

過去六天

友人ZZ的blog寫:“我的長周末,過得好美滿好愉快,不知你們的如何?”我也想說,過去六天,我也過得好美滿好愉快。

@親愛的小鯨即將遠赴紐西蘭繼續深造,在一堆既繁複又冗長的手續中,臨時擠出時間來香港小聚!很感動很開心啊,那咖喱魚頭事件更不用説了——那些接下來要來找我的朋友,你們的“入門”要求已經大大提高了!!!!!

@我和好友Cynthia已經兩年沒見了,中間的聯係也少之又少。但什麽是好朋友?就是這種。很久不見不聯絡,友情的質感一點也沒變。幾個月前她跟我約好,她會從上海飛過來找我。因爲工作關係到處飛的她,來香港之前還去了日内瓦和馬尼拉出席品牌活動,忙得硬生生把五天四夜的香港假期,縮短為三天!儘管如此,那短短的幾十個小時,已是我們友情濃縮的精華。

@因爲有三天兩夜,小鯨和Cynthia在香港的時間是交曡的,而且同時住在我家!人多熱鬧,節目就精彩了!我們一起去做了什麽呢?我們去了行山、去中環的Shore鋸扒、去吃大班樓、去西貢閒逛+吃海鮮、去吃板長壽司.....還在天后的小cafe喝了茶、一起在我家幫另一位朋友P君提早慶祝了生日吃了好好味的芒果拿破侖蛋糕.......小鯨和Cynthia初相識,即已經打成一片,令我覺得十分欣慰(?)。

@Cynthia貴為奢華時尚雜誌的時裝總監,穿著品味是毋用質疑的。偏偏,有天在地鐵,給我們碰上她那身時尚又高貴豹紋衣著的山寨版,還是穿在一個油頭粉臉的肥佬身上!冤家的是,大家還要同一個站下車!!!!Mean人一族如我和小鯨怎會放過她?此事被我們笑足幾天!!!!

@大家均對大班樓的食物素質激賞不已,後來,我應小鯨的要求,又陪他去encore了一次。所以,短短一個月内,我吃了大班樓三次!!小鯨則是三天内吃了兩次!大班樓應該頒獎給我們。

@Cynthia離開香港以後,我和小鯨繼續吃喝玩樂,不是去吃星級米芝蓮餐廳,就是去五星級酒店喝茶,或者拜訪坊間滋味小館.......窮奢極侈,有種豁出去的壯烈——我是說我們的體重。

@我很想念大家在我家時的笑聲和談話,還有那些不經特別遷就能自然共處的相處.....

@我要謝謝小鯨愛屋及烏照顧Cynthia(即係做苦力啦,哈哈哈),還有總是在我不爲意的時候幫我做完家務......我的朋友之中,要數最體貼的,除了J先生,就是他了。

@我和小鯨在之前在曼谷共對過半個月,過後他和我同時在吉隆坡的時間,差不多有兩個月吧?也是幾乎天天碰面。加上這次在香港,我蠻確定,我們不止是很好的旅伴,甚至可以是生活伴侶。我們實在有太多志趣相投什麽都能聊一頓的地方,但又懂得彼此尊重和給與空間,甚至連骨子裏的一些“陰暗面”都是一樣的.....哇哈哈哈。沒錯,我們連自問很不堪的一面都能拿出來侃侃而談,不怕對方知道自己的缺陷,那是多麽大的信任,夫復何求。

@我當然要謝謝Eric總是歡迎我把朋友帶回家......

@朋友之間的互愛互信互重,是件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事情。那並不濃膩激烈,一切只是自然且淡淡的,卻又舒心愉悅,還有自在。


送Cynthia到中環去搭機鐵,我們隔著欄杆“依依不捨”中,小鯨為我們拍下了這張照片。他把照片e給我時,標題上寫了:till death do us part......看得我眼眶一熱。

縂有些人有些情感,你心底非常確定,只有死亡才會把你們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