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10

生命是......

生命是......
不能單靠獨自存在,便能完成生命建構。
好比花朵同時擁有雄蕊和雌蕊,
卻不足夠,
必須有昆蟲或微風到訪,
雌雄花蕊才可互相結合。

生命的種種缺失,
必須靠其他人來圓滿,
世界就是萬物的總和。
不過,
缺失了什麽,圓滿了什麽,
無人能知,無人預告,
各自散落天涯,
彼此萍水相逢。
然而有時,就算難以忍受,
亦要維持彼此關係。
爲何世界結構,是如斯奇妙?

花兒盛放,走近細看,
昆蟲以過客的姿態,
沐浴在陽光中飛翔。
我也可能曾經是為誰而飛的昆蟲,
你也可能曾經是為我而吹的微風。

++++++

日本電影《援膠女郎》中,有這首美麗的詩。
讀著字幕,心中溫柔的瞬間,喚醒你遞給我生命中所有的甜美。
你身上常有淡淡的肥皂香,
和陽光暖暖的味道。
跟你一起的時光,
就像春天的溫度,
和煦得剛剛好,
足夠微笑,
和輕輕思念。

10.9.10

密碼剋星

我覺得,我一定是個密碼剋星!

—我的PBE帳戶,又被鎖了!下次回去,又是要跑銀行retrieve password,灰過火山灰!!!

—不過,我這次是有寫下密碼的(吸取多次忘記密碼的教訓之後),MBB那個戶口沒事順利登入,是PBE的戶口出事!所以,我懷疑不是我的問題囉~~~~~~~~~~~我會不會進了假網頁?????

—另一個公事的email acct,不久前用了兩天,就忘記password!結果要麻煩老闆去跟web architect幫我reset,唉,咩事呢?後來,我就把密碼寫下來。

—昨天無無聊聊想說上去微博看看,怎知道,又是忘記了密碼!!!算了,反正也打算開另一個戶口,之前這個只是申請來學下怎麽玩,也不常上去。

—這個世界需要的密碼越來越多,我也忘記得越來越多。

—説到密碼,最終是爲了保障自己、保護隱私。那麽,人與人之間,若要打開那個“戶口”,密碼是什麽呢?應該是愛。只有愛,會帶來信任。

—這個世界,有沒有可能簡化到不需要密碼呢?我覺得密碼好煩.....(OKOK,我知道只有我是密碼剋星!!!)

—究竟有沒有數過,我們到底有多少個戶口(包括電郵、需要登入才能閲讀的網站....),又有多少個密碼???

—忽然想到,加愛說我大剌剌,早餐吃了麵包,就任麵包袋口開著,是她幫我收拾手尾把它綁好......所以,我忘記密碼也情有可原吧?(這是什麽道理!!!)

—也許實情是,我不愛密碼,所以我才會常常忘了它。

坦白和信任

曾經好友對我說:“......我其實是個妒忌心很重的人.....”,那一刻我不是鄙視他,而是感謝他的信任。要一個人對你剖析他的陰暗面,是有難度的。話講得那麽白,信任不徹底的話,也許僅能用“小器”代替“妒忌”來委婉告白。

也曾經有女友很坦然地告訴我:“曾經有一度,我很妒忌你。” 我只覺得,這個女人,坦白得可愛!!

可以向他人剖析自己的陰暗面、向當事人告知自己不好的感覺而不是壓抑,其實已經是人與人之間很重大的信任。試想想,有多少個相交的朋友,你對對方的言行舉止感覺不舒服、感到被傷害的時候,會坦然告知呢?很多時候,我們都會收收埋埋。可能過一段日子就會釋懷,不能釋懷的,會造成無可避免的疏離。

所以,面對別人對自己的信任,其實也是一種互相信任。這個時候,連畫蛇添足的一句“我跟你說,不過你不要告訴別人”都可以省下了。因爲,獲得這份信任不是理所當然,怎麽還會轉過身就“宣揚”開去,傷害當事人?

然而,並非不坦白,就是不信任。有時候選擇隱瞞一些事情,不是爲了欺騙,而是爲了保護對方的感覺。尤其是,你知道當時講了以後,對事情沒幫助,只會令對方難受,這樣的坦白,作用何在?不過,這樣的負擔,可能會日益沉重,自己未必有能力去承受。所以,如何承受?如何量力而為又能兩全其美?也需要智慧去開解。做不到,也不是錯,只是做不到,這樣而已。

友人曾說,讚美對小孩有時候是一種壓力,因爲他們不能自立,所以會很本能地討好大人。如果我們太大力地讚美小孩某些特點,他會很自然地在你面前表現這些,然後把自己真實的感受隱瞞起來。其實,何止是小孩,有些大人也一樣啊!知道自己某些表現會獲得讚美,會自覺或不自覺地特別表現自己這一面以獲得認同,然後把真實那一面隱藏起來。久而久之,最可怕的,不是隱瞞別人,而是欺騙自己,沒法誠實面對自己,好像S說的,去否認那不好的地方其實屬於我們.....

每個人,都有自己很不堪的一面吧!去面對和檢視這些不堪,不代表是嫌棄自己,而是,真正的自愛,是可以接受自己有不足、有陰暗面。容許自己存有缺陷,是擁抱自己,安全感自供自足。要去承認自己的陰暗,在自尊上,是非常難受,是真正的無地自容。然而,可以面對到,強大的自信就產生了。

所以,當朋友自我意識到缺點,也願意坦然相告,那底下的信任,讓我十分珍惜,不容易的。一起成長,就是從這些無以名狀的信任和默契開始。

9.9.10

我也來談談蔬菜

友人加愛和Len是菜神,
家裏有菜地,
吃自己種的菜。
我和季節在倫敦的時候,
被加愛照顧得很好,
她為我們做飯,
菜都是跑到後院新鮮摘下來,
記得那小香蔥煎蛋,那小香蔥的香氣......
想起也流口水。
我們送禮物給加愛,
也是送植物/菜類的種子,
她就高興老半天。

我的生活“表面上”天天大魚大肉,
其實我很愛吃菜,
也不挑吃,
什麽菜都吃。
每次打包雜飯,
選三樣菜,
我通常都是一瓜一菜一豆腐,
我媽常以爲我跑去素菜館打包飯,
其實不是,
我都跑去雜飯檔打包,
只是沒有夾肉而已。

不過我在外對芥蘭、包菜(港人叫椰菜)、西蘭花這樣的蔬菜能免則免,
因爲一般的芥蘭、西蘭花等,需要下大量農藥才能殺蟲,
然後,你以爲外面的飯檔、菜館會幫你把菜洗得乾乾淨淨?
平日只要想吃這類型的菜,
我都買有機的。
有些人不愛吃芥蘭說菜帶苦味,
以我在Astro Cafe、外面雜飯檔吃過的芥蘭的經驗,
那陣苦味來自沒有洗淨的農藥,而不是菜本身。
芥蘭的苦很mild,不會令人反感。
不過,不要以爲你在外面吃芥蘭沒吃到苦味,就是農藥被洗乾淨了,
只要下重調味,還是可以蓋過的。
而我幾乎每一次在外頭點包菜吃,
都可以吃到殘餘的農藥味,
所以,
包菜也是我外吃的拒絕來往戶。
我以前很納悶,爲什麽大家都吃不出那些菜有農藥味?
後來發現,
很多人吃菜,
是對健康需求交差,
其實並沒有很愛吃菜,
所以什麽菜的味道都一樣,
可以吃進肚子就算了。

其實新鮮的蔬菜,味道很細緻,
菜的甜味也很清新或豐富。
我不外食的時候,
在家裏做飯,
很多時候是一菜一豆腐,
或者一菜一菇菌類。

新鮮的蔬菜,
川燙也好吃。
不過不是每種菜都適合用來燙,
要清炒的菜,
我用法國有機花鹽去炒。
不要看小鹽這部分的作用,
它不僅僅是增味而已。
好的鹽,如有機花鹽(organic flower sea salt),
對食材有非比尋常的提鮮作用,
煎牛扒、鵝肝,
下一點花鹽在面.....
嗯.....效果完全不一樣。
就好像吃某些水果,要沾點鹽,能帶出水果的甜味,
一樣的道理。
做飯,如果連調味也用得講究些,
即使簡單如一碟炒菜,
也能吃到很細緻的層次。


法國有機花鹽,是我的調味好幫手之一。

8.9.10

馬齒莧

這兩天莫名想念這種菜.....在香港菜市沒見過。
媽媽以前用來滾湯,很好喝。
有沒有人知道這種菜?

距離,沒距離

回馬期間跟姐妹淘K小聚,她閒閒提起:“我上個禮拜剛從馬爾代夫回來.....” 我嚇一跳:“怎麽沒聼你提起?” 她又傻裏傻氣地說:“是囉,怎麽沒update到你。” 她的fb account,如同虛置,也不寫blog,我們並非常常“有聯絡”,但感情一樣好。這是由歲月浸淫出來情誼,那質感,並不會因爲不經速食途徑餵養而乾癟。

想到的是,換作是以前,去馬爾代夫這等“大事”,一定迫不及待拿出來分享,但是在媒體呆久了,常有機會受邀出國觀光,大概也只有月球沒去過吧,於是去馬爾代夫也好像去波德申那樣平常了。世面見得越多,也就知道值得喧嚷的事情越少。不是說她,也是說我自己。當然,比起她的嫺靜穩重,我還是比較依哇鬼叫的那個。

但有時候,在那些細微末節裏,意識到,我們都長大了不少。

幸好這些年來,成長的路上,有你們。

+++++

另一位姐妹淘C的照片在fb上被tagged(此乃偉大的發明!你的蹤跡無所遁形!!),看到在日内瓦出席品牌活動的她,氣色甚佳,覺得很欣慰。

我倆有多久沒見了?兩年了吧。她在中國工作,我每次回馬都遇不上她;她也上不了fb和blogspot,所以我們的聯係更少。但有一天,心血來潮給她寫了封電郵,她回復,第一行,已經叫我看得心一抖手一震,眼淚流了下來。

什麽人會令你流淚?就是你投放過感情的人。

雖然那麽久沒見,那麽久沒聯絡,但短短數行字,那些熟悉的感覺,又回來了。我們並未距離而生疏,因爲我們一直都住在對方的心裏邊。

+++++

美好的、真摯的情誼,是怎麽的一回事呢?那就是,不會因爲少了以往的熱切來往而產生不安全感,覺得大家的感情變了。

也許,彼此都在各自經歷著一些事,也沒有及時跟對方分享或分擔,但不會因此削弱那份友情的厚實感。

我和友人ZZ認識得不算久,但屬於交淺言深的類型。我們其實來往得不頻密(她沒fb沒微博連blog上面也不開放留言,想點?!)偶爾通下電郵.......今年其實只見過一次(哈哈!)。但一坐下來,那感覺,是沒有隔膜的,好像認識了很久的老朋友,自自然然地聊起來。也仿佛,我們心有靈犀,知道彼此會是細水長流的朋友。這樣的感覺,好好。

+++++

有的朋友,起了衝突,心生芥蒂,從此疏遠;有的朋友,鬧翻過,可以和好如初——前者與後者的分別,是沒愛和有愛吧。

友情上,也會愛錯人(說信錯人可能比較貼切)。但那個機率,當然比起愛情的低一點。

+++++

來到這個歲數,經營友情,不再是抱住電話不放,煲電話粥煲天光的情懷。應該是,心態上不像以前,迫不及待想別人來了解自己,什麽都可以絮絮不休地說一輪。

跟自己的距離拉近了,跟別人的親密,自然也不需要那麽流于表面。說到底,我們需要時刻溝通的人,是自己而不是別人。

用得最久的生日禮物

幾乎每天的早餐,我都會用上它。

那是好久以前,久到我忘了年份,好友送給我的生日禮物。然後成爲我的“嫁妝”,我帶著它來香港,繼續它的使命。

它並非虛有其表,它的火力很均勻,烤出來的麵包脆度剛剛好,很香口。

每次早餐,我都會想起這是好友的心意。

安東尼,你終于有機會嘗到自己心意的“成果”了,哈哈!

7.9.10

流深

之前已在網友雲小姐的連接讀過這篇,這天又在別的地方讀到,還是很喜歡。
從來沒有一篇文章如此完整地表達我的友情觀。
(p/s:不過我其實不太受得了這個筆名......)

+++++

〈流深〉 作者:安妮寶貝

水一旦流深,就會發不出聲音。人的感情一旦深厚,也就會顯得淡薄。

我不覺得那些呼朋引伴,身邊始終有大堆人圍繞的社交動物,內心深處會沒有寂寞。真實而深厚的感情絕對不會有一個熱鬧的表象。

越是年長,越難得到朋友。因為你很難再願意去屈就和妥協別人。所以很多人輕易地熱鬧群聚著喝酒吃飯,高談闊論。即使不了了之,彼此心里也沒有絲毫留戀。這是社交動物的方式。只要不談感情,就很干脆。

素來不喜混任何圈子,因自覺缺乏場面功夫,只願意用真實性情與人交往。從不恭維也不詆毀。以此心才是公正清潔的。

會敬重善良的人。因為他們是懂得照顧及為對方設置立場的人,聰明放其後。實在是有一些讓人不喜歡的聰明人。聰明因不善良而更顯猥瑣。不用列舉特征。這樣一對比,善良的人就像花香,需要仔細體會,并且可以長久回味。

在習慣一次性消費的時代,人的感情是否也能堅韌到足夠支撐多次的短暫消費。

醉笑陪君三千場,不訴離傷。人與人之間的這份鄭重而留戀的對待,也許已經是奢侈的事,但值得追尋。

6.9.10

人有三急

作者:李純恩(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一個意大利人來香港,到處遊玩,忘了時間,當他到了地鐵站的時候,尾班車還有兩分鐘就要進站。

他急死了。尿急。

如果跑出去找廁所,一定會錯過末班車,但要忍,也實在忍不住。於是他飛快地尋找站內的閉路電視鏡頭,然後避到死角,就在角落裏面壁撒了一大泡,剛剛完事,列車進站。

這件事由他的香港朋友轉述,我們聽了,都大罵缺德。

在座的朋友於是說了一個類似的故事。

一個香港人──朋友發誓說她認識這個人──到珠三角某城出差,晚飯之後,又跟客戶到酒吧喝酒,喝得很晚。喝完酒,找不到車,只好步行回酒店。他急死了,屎急。

在街上匆匆尋找,就是找不到廁所,實在憋不住了,突然想起揹包裏有個手抽膠袋。這時身邊正好有家銀行的櫃員機提款處,夜靜更深,沒有人影。

他急急推門進去,躲到兩架櫃員機之間,解褲蹲下,將膠袋套在股外,兩分鐘後就解決了大問題。然後提着一個沉甸甸的膠袋,推門而出,走到街上,正想找個垃圾桶,身後突然傳來聲響,一輛摩托車從後飛馳而至,車上搶匪探出手來,一把搶過他那一袋穢物,黃金萬両,絕塵而去。

+++++

哈哈哈哈,大馬人,以後帶一袋屎出街吧,警察無能,人民要出奇招戰勝電單車掠奪匪。

大班樓號外篇

延續上一篇《好味到癡綫的一餐》,實在有太多話想說......

@Celine的確是很好的朋友,兼飯友,常常和她吃飯,便順便分享了她多年來周遊列國的品味見識,像流動的美食百科全書。她有很好的聯想力,譬如那入口米香濃郁的陳村粉,她就說:“我可以想象他們怎麽磨米,怎麽把米漿做成薄片,然後再層層曡起來.....好吃的東西,就是令人延伸很多想象力!” 然後,調味好,她說:“醬汁的味道很subtle!”(學到怎麽去形容)。還有提起那陳年花雕雞油蒸花蟹,她說:雞油的味道就是特別香!平時我們家裏蒸雞肉吃,那些滲出的雞油雞汁,我一定倒進結冰那個模型中,冰起來,每次炒菜的時候下一塊去一起炒,特別好吃。”(什麽是美食家?就是懂得在不爲人知的細節上花功夫的人。)

@因爲昨晚那餐飯,我決定做一個"Agnes Chee最喜歡的10大餐廳”的list,把我喜歡的餐廳列上去,排名隨時變動,當然也會有餐廳會跌出榜外。暫時我想到的是香港大班樓、香港米芝蓮三星餐廳Caprice、香港Tonkichi吉列豬扒專門店、香港稻菊日本料理、北京俞信川菜、北京大董烤鴨、臺北欣葉台菜、臺北鼎泰豐、倫敦Bar Boulud、倫敦Tate Modern Cafe(全因那道鱈魚!)、曼谷Blue Elephant。排在第11和12的是吉隆坡王美記燒肉、蓬萊飯店。食無止境,看來這個list會常常update。

@大班樓的菜,不以鮑參翅肚爲主,賣的是尋常食材(雞魚牛羊豬)的巧致,就連一道素菜都做得無比精彩!

@好吃的東西,常有機會吃到。但那種令人回味再三的好吃,還是難找的。

@世上能得幾回大班樓?我希望可以跟我的家人和好朋友一起去吃。

@每次吃到好吃的東西,我都心裏深深感恩,覺得活著真好,生命的本質是苦,活著還是有許多幸福的時刻。那關鍵是愛吧?我愛食物、我愛朋友、我愛家人、我愛工作.....因爲這些加起來的愛,令活著的感受充實、圓滿,可以承受遺憾。

@早上和Celine到中環的高級雜貨店“有食緣”去逛了一圈,看著那些搜羅自世界各地的精選食材,我們一邊討論做法,一邊自覺渺小,這世界,妄論其他領域的知識,單單是食物,我們要學的東西還多得是呢!

@什麽時候,我可以跟你去吃大班樓?

好味到癡綫的一餐飯

如題,請進:http://city-licious.blogspot.com/2010/09/blog-post_05.html

5.9.10

關於人,兩則

去藥材店幫Len買紅棗,又去買月餅。想到她收到時會開心,心裏就開心了。

那天Len說:“嫣薇你是寄東西給我的老手了.....”我呆一下,覺得:有嗎?

反而我覺得有很多朋友都會常常寄東西給Len啊,連她嫁人的裙子、披肩、頭飾、襟花....都一一為她張羅,然後從馬來西亞寄到大老遠的法國,那些事情真的要有心機去慢慢做。那時我只是負責一起出錢,然後又可以分享那個“credit”,幾好!

讀到她這篇時,真是眼濕濕的。

其實常常都會感動的,從一個遠嫁普羅旺斯的朋友身上,看到人與人之間那麽簡單的、純粹的、美好的交集。擔心在異鄉的朋友懷孕、坐月的物資不足(需知道華人體質始終適合用華人方法去保養,而很多材料在普羅旺斯怎麽買得到?),仗義寄東西給她的人來自世界各地前仆後繼,我遲了“報名”,差點輪不到我,只能“掹車邊”寄月餅(純粹滿足口欲罷了!坐月要的東西已經不用我了,嗚......)!

Hello,東西要去買要去pack,然後寄去法國,不是拿到隔壁送禮呀!若不是因爲有愛,是做不到的。可是,這些朋友,難道是等著Len飛黃騰達來扶持自己一把,又或者她對自己有若干好處,忙著巴結她嗎?

不過是單純地喜歡這個朋友,希望看見她生活得更快樂,想對她好而已。

+++++

那天跟好友拿他的前上司B小姐來大開玩笑。B小姐,一個外表高貴有品味的女人,形象上,十分惹人好感。

好友還是她的下屬時,十分喜歡這個上司。因爲她很會講(你喜歡聼的)話,送禮出手也很大方,又會適時對你透露一些心事博取你的信任。而且很會包裝自己,有時候裝裝好人扮有義氣,再給點甜頭利益......好友是耿直的人馬仔,當時對這個上司,簡直推心置腹,覺得自己運氣真好!

B小姐也看中好友嫉惡如仇的個性,長期進行洗腦,徹底利用他。他也被糊弄了不知就裏,一直力挺B小姐......直到,自己付出了代價,才看清楚此人的真面目,但後悔已經太遲。

我對B小姐的認識,當然不是單凴好友片面之詞。因我也認識B小姐,知道她搬弄是非的功力爐火純青,而且善妒又小器.....我怕麻煩的人事,對她有避之則吉的心態。不過我和耿直的好友,出來不會多談公事,也不知道他竟然被操縱到一個地步。直到後來東窗事發,才嚇到:“你不知道她是一個這樣的人???!!!” (好彩你已經大個仔冇甘愚鈍啦,人馬仔!!)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可以很真摯,也可以很脆弱。視乎碰上了怎樣的人吧!好像B小姐這類功利型的人物,我也碰過,還真的把對方當做好友,直到有天跟她說:“我不能幫你了.....對不起”,哇!翻臉比起翻書還快!才知道,那些看似真心的感情,全是因爲我對她有用處。

有傷心過的。因爲自問不會虛情假意對人,也不會為著利益關係去親近或疏遠誰。但沒有碰過這樣戴著僞善面具的人,不會成長,也不會懂得珍惜那些真摯的友情、深邃的情感。

朋友之間,可以因爲有誤會有衝突而互相傷害了對方,但萬萬不會在背後去傷害、抹黑和攻擊對方,儘管都會受傷,但卻是不同的。後者的傷害,比起前者大且深,因爲會影響自己對人性的信任。

之前和友人談公事合作,因爲是長遠的合作,我會答應下來,除了合作性質、個人興趣的考量,也是相信對方不是那種有一天我要退出不能幫他了,他就對你態度180度轉變的人。因爲我是真的把他當成朋友,如果他會這樣對我,我會傷心的。曾經因爲天真,輕易相信他人得到教訓,但有時候你踫到一個(些)人,你還是願意去付出那份信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