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10

落雨收衫一幕

天陰陰,頃刻便下起了雨。趕忙跑到院子前去收衣服,看見有一個瘦削的印度小男孩,恰好派傳單派到對面鄰居的家。也在收衣服的安娣用馬來話大聲問他要不要帽子?小男孩好像不懂回應愣在那裏,安娣不理他的反應,轉身進去屋子拿了一頂帽子,又多拿一把雨傘,跑著出來,從鐵柵縫隙遞給了那印度小男孩。

6.8.10

溫泉蛋番茄凍湯

這食譜給親愛的Len參考,
因爲看到這道食譜時,想起你家菜地開枝散葉收成累累的番茄。
聼你說普羅旺斯的夏天,熱到不懂怎樣(因爲我不懂怎樣所以寫不懂怎樣),相信這個番茄凍湯會很適合你們一家。
我回去香港的時候也要學做。

溫泉蛋番茄凍湯
(轉載自《飲食男女》,作者謝寧)


中國人常說喝湯要趁熱,但在香港經常是攝氏三十多度的炎夏,有時來道凍湯也很不錯。
由於很多人吃不慣凍湯,所以做凍湯的材料最好挑易入口的,例如酸酸甜甜的番茄,不用加肉去煮已經很好吃(想想平日喝的番茄汁多鮮美!)。

這道「溫泉蛋番茄凍湯」選用荷蘭牛茄而不是一般番茄,肉厚,味道濃郁,做成凍湯也無損其番茄香。配以西芹和炒香的洋葱,做出清爽又香濃的湯底,加上一隻溫泉蛋,吃起來口感更豐富,很有夏日感覺。

以下材料乃一人分量:

材料
荷蘭牛茄  1個
西芹 半條
日本洋葱  1/4個
水  1杯
白酒 隨意
有機溫泉蛋  1隻
初榨橄欖油 適量
海鹽 適量
現磨黑椒 適量

做法
1.把荷蘭牛茄洗淨,切粒;西芹切粒,日本洋葱切碎,備用;
2.燒熱鑊,下油,把洋葱炒至金黃色;下西芹炒香,然後下牛茄粒,稍炒;
3.加白酒去番茄草青味,隨即注入一杯水,待其煮滾後,轉小火煮 15分鐘,讓所有材料出味,熄火前下鹽和黑胡椒調味;
4.把湯移離爐頭,靜置放涼;
5.把湯倒進攪拌機打成蓉,再倒入容器儲存,放進雪櫃冷藏;
6.吃時,盛在碟中,上面放一隻溫泉蛋,撒上幾滴初榨橄欖油,就成了一道清涼鮮美的夏日凍湯。

揀手貼士
a.揀牛茄要揀大隻的,太細隻,肉質不夠厚,做凍湯就不夠鮮味。
b.如果家裏有部大馬力的攪拌機,牛茄最好不要去皮,同吃,對平衡身體酸鹼度有幫助。

溫泉蛋做法

1.早半天把雞蛋從雪櫃取出,讓其溫度回升至室溫;

2.注水在煲中,留意水要完全蓋過蛋面為合適,然後才開火煲水;

3.水滾,熄火,小心把雞蛋放到滾水裏,然後蓋上蓋焗。原則上,水放涼,蛋就剛好變成溫泉蛋。注意:煮溫泉蛋,時間掌握很重要,雞蛋最好在室溫狀態下放進滾水,而所用火力要持續、均衡,不能太猛,所以用砂煲煮效果最好。

不妨一次多做幾個溫泉蛋,吃不完,抹乾水放入雪櫃存放,方便煮個麵或當點心隨時拿來吃。

寂寞的人

寂寞的人,
做了很多因爲難耐寂寞才會做的事。
但他不承認寂寞,
又自覺把寂寞處理得很好。
他說不怕寂寞,
他說喜歡孤獨,
他反反復復地說著這些,
說給別人聼,
說給 自己聼。

5.8.10

靈感不是等運到

寫專欄是穩定和實在的工作,一點也不飄忽,靈感不是等運到,寫作是生活體驗+資料搜集,然後靠個人消化和體會,再用自己的語言表達。寫得好的稿,當中有很仔細的思考工作。——黎堅惠。

看完這段,頭腦要轟一聲的。
每次寫稿,花最多時間的,是思考和組織。寫完之後,我有時還會凴直覺把段落搬來搬去左看右看,看哪個“組合”的效果好一點。
寫稿要專業,要懂得書面語和口頭語的運用和區分,Wyman的文章,其實有很多口頭語,但人家精句連連又見解精辟,充滿個人洞悉力,這樣便成了他的個人風格,試問你做到嗎?做不到,就老老實實在書面語上下點苦功吧。有的人,寫blog可以很精彩,因爲生活化,文字口語化很生動,但一去到專欄/專稿的專業層面,文字内涵與思想識見的底蘊便見了真章。
這是爲什麽人人可以寫blog,但不是人人可以寫稿寫專欄。畢竟,駕馭文字,易學難精。

不同的熱

冷與熱,字面上只有那麽一個,但其實有不同面貌。

這次說熱。

香港夏天,氣溫每每徘徊在30-33度,朋友聼了:“那跟馬來西亞一樣呀!” 不明白爲何我會勸人夏天別去香港。

不一樣呀,還要看濕度的,濕度不同,氣溫帶來的感覺都不一樣。但生活在吉隆坡時,我們都不大注重濕度這回事。

香港的30-33度,很悶熱、很局促、很焗......走在街上,有一種“整個人都躺在蒸籠上”的感覺。

馬來西亞的熱,通爽多,也不似濕度高的香港那麽黏嗒嗒。

台北的夏天,也辛苦,因爲台北是盆地地形的關係......聚熱容易散熱難。那種熱,也是疑似隨時中暑的高溫,洗澡完畢又隨即出身汗,毛孔都快要窒息。

澳洲的夏天雖熱,但風大,相對地舒服些。

就快到北京去,據説那裏現在熱到一個地步..........回來以後,大概可以延伸“不同的熱”的篇幅,說說北京的熱,又是怎樣的一回事。

4.8.10

近朱者赤?

跟友人在電話講起以前教補習時,
我用來獎勵學生的巧克力,
也不會用普通貨色草草了事,
一個月一次特地跑到KLCC底層一個賣入口巧克力的攤子,
自己挑選,
一百克一百克入袋,
半公斤一公斤這樣買。
這是非常貫徹我個性的一回事,
對於吃,若自己能控制,品質永遠有一定要求,
也不在意花多點錢買那個品質。
那些從世界各地入口的巧克力,
包裝非常精致在市面較少見,
而且味道真的非常好,
口感比較幼滑細膩,可可純度高,所以“巧克力”的味道濃郁許多。
總是覺得,請人吃東西,也得要是自己喜歡的才行,
儘管他們是小朋友,
但我還是用尊重自己的心態去尊重他們。

記得每次在補習班上拿出用透明袋子裝著的巧克力,
那些小朋友都會雙眼發光。
日子久了,
他們也懂得分辨不同包裝的口味,
找到了自己喜歡的味道,
也會在獎勵時直接提出他們的要求,
譬如說:我要那個有caramel的、我要那個有nuts的......

後來有一次,有位學生的媽媽對我說,
過年時家裏收到了禮藍,
拆掉以後孩子拿了裏面的巧克力來吃。
一吃,就吐了出來,家長問他爲什麽?
他哭喪臉回答:這個巧克力一點都不好吃,Ms.Chee平時買的那些才好吃,
父母聼了不禁又好氣又好笑。
我聼了有點不好意思(好像寵壞了人家的孩子),
又有點自豪,
因爲我已經養成他們品味的雛形。
這算不算是一種近朱者赤?

他的自信

跟友人談起好友J先生,我如此形容他:

“J是我少數見過自信完滿的一個人,因爲自信,所以低調沉實,不介意讓鏡給別人。他是我認識的metrosexual中最inspiring的一個,即使能力超卓,亦知道很多潮流時尚事物(品味不凡有自己的美學眼光),但也從不迷信名牌,他擁有那種對所謂名牌、奢侈品不當一回事的confidence。”

什麽時候我才能擁有這樣的自信?

3.8.10

一年/幾年一度

每當做些一年/幾年一度的事情,就會覺得時光飛逝。
時間的過去,竟然可以如此以年度計。
譬如一年一度見牙醫、到醫務所做體檢,每一次,都會覺得,啊,一年又過了。
剛才去更新駕照,做了三年的。
上一次更新也是做了三年.....你看,三年,難怪PC1667說:三年又三年......
時間即使過得快,但還是覺得,一個人的時間用在哪裏是看得到的。
三年可以讀一個學位學有所成,
三年可以把新建立的事業推上軌道,
三年可以荒蕪花園打理成盛開著美麗花兒的花圃......
當然也可以一事無成,原地踏步甚至倒退。

去更新駕照後去辦中國簽證,
看一看,原來護照明年也到期了,
又是要更新。
上次更新是五年前,更久以前,
但還是彈指即過,
時間對任何人都公平。
原來辦中國簽證,照片的背景非要藍色或白色不可,
我在香港拍的證件相,背景是粉紅色,不能用,
臨時又去拍新的,幸好旅行社樓下有照相館。
無端端又多了四張新的證件相。
以後拍這種相片,背景還是一律選藍色吧,比較保險。
雖然粉紅色背景比較美,
那是我大學學生證的照片。

因爲去照相館拍照,順便看看相機,
原來馬來西亞的相機,
都賣得比起香港貴,
可能香港是免稅港口的關係吧?!

以我的Samsung NX10為例,單鏡(pancake鏡)標價馬幣3099,扣一百,2999,還是要港幣7千多。但我在香港買,也不過是港幣5899。如果不想要pancake鏡頭,想配Zoom鏡,馬幣2699,港幣大約6千6百。但在香港買,是5799。差額差不多是港幣1千塊。
其他相機如Canon的,相對地,也是香港較爲便宜,差兩三百塊。
大家去香港旅遊,可以考慮買相機。

2.8.10

人見人愛相機

我的Samsung NX10,在歐洲幫季節拍了一輯靚相,此次拿回來KL,把玩過的朋友,都愛不釋手,到了人見人愛的地步。剛剛買了Canon DSLR一個多月的安東尼,已經想把他的新相機丟掉,轉投Samsung NX10的懷抱。

我覺得Samsung NX10的最大好處是,手動功能不少,但自動功能一樣拍出專業效果。

我稱以下的這輯照片為“結婚照”,因爲“唯美”效果猶如結婚照!



以下這張,是一尾寂寞的人魚,也許這是身為一個美男子的命運......(此話一出,豈不是人人都自認寂寞?!)

寫一個角色

昨日跟友人講起,如果要寫一個角色,也是現代很普遍的,那就是頗熱衷通過網路(blog,fb.....etc)交友(但並非沒有選擇性),而且常主動約見網友、(企圖)通過網路建立社交生活,這個角色的背景是:

1. 一定有一份悶到嘔自己很想擺脫但又暫時無法擺脫的工作

2. 跟同事沒話題,也沒什麽談得來的朋友,相當寂寞(因爲特別容易把渴望投射在擁有親密友誼的人的身上,希望自己與對方建交類似的關係)

3. 單身沒拖拍,感情沒什麽寄托

4. 沒有特別的嗜好和興趣(偶爾看點書和雜誌之類的不算什麽嗜好!),精神沒寄托

5. 個性乏味不太吸引

這樣算不算stereotype?不否認凡事有例外。但暫時接觸過的,離不開這樣的類型。

對於自己缺乏/匱乏的,人們還是習慣向外求。

1.8.10

幾段

回到吉隆坡,一出門就要開車,會很想念住在香港的方便。
還有香港的網速。
在倫敦的時候,發現,網速也沒有怎樣啊,還是香港的快得多。

+++++

住在香港......快四年了。
每一年,我都與這個城市的高速與高壓一起成長。
一個重新開始的地方,我重新建立自己的工作網絡與社交圈子,沒有很艱難但也不會太容易。意志上,我可以,只是魄力究竟不比較為年輕時。
但這是人生的另一個階段,是我想要的,雖然有時候我還是會問自己:我要的未來,在多久的將來?
但我不會沒有信心,因爲從無到有,我經歷過,我知道那是怎麽回事。
雖然也會盼望能夠不勞而獲,但很多時候也在慶幸自己不是一步登天,這讓我珍惜每一個我擁有的東西,讓我不會忘了自己是誰。
這些年來,追逐夢想的際遇,起伏大,如果不是經過這樣一步一步的過程,我想我不會有足夠的承受力,去面對變化。
那個原來的自己,是我所有安全感的來源。

+++++

出外吃飯時,遇見好久不見的老朋友,說是老朋友,其實她是我以前補習學生的家長。只不過受英文教育作風洋派,我們之間一直都是以英文名字稱呼對方,好像朋友一般。
(原來我的學生考進了劍橋,我嚇一跳,這麽大了!我教她的時候,她只是個小學生。)
交換起近況,她笑說:“你還是跟以前一樣呀!只要下了決心,就勇往直前,沒有什麽事可以阻擾你。香港壓力再大,又怎麽會難倒你!” 原來我在別人眼中,是這樣的一個人。
她說:“你還記不記得,以前你沒車,教完補習,都會走路回家?” 我笑:“當然記得。”
“有很多次說要載你回家你都不要,你說走路可以鍛煉意志。”
我又笑:“是呀,我是真的這麽認爲。” 我是笑著說的,心裏卻很想哭。原來有人會那麽記得,我曾經講過的話,即使我當時的身份是那麽微不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