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10

幾句

咳了整個晚上,輾轉難眠,天懞光,六點半吧,爬起身寫稿。頂著好像要分家的精神與腦袋,寫了三千四百字,交稿,繼續睡覺去。

我沒有覺得生活艱難,我只是覺得腦力的耗損,比起體力的耗損更要命。

還有八、九篇稿要寫。

30.7.10

午覺之後

在午覺中醒來的時候,有點傷感。
通常這種傷感是說不出所以然的,
尤其是我病了幾天,
有點積鬱也説不定。

昨天退燒了,
便開始奮力寫稿。
寫得靈魂肉體支離之際,
有種悲從中來的感覺,
我第一次,
第一次感覺如此痛恨自己的工作。
仿佛一個一個鍵入的字不是我想寫的,
但每一個鍵入的字,都是我寫的。
寫的一篇,寫了九百字,不滿意,重新來過,從第一個字開始再寫。

很多時候,我覺得付出與酬勞不成正比的文字工作(尤其在馬來西亞),足以代替“清道夫”之類的職業成爲父母口中訓導孩子的反面教材:“你看,你再不努力點讀書考個Dr.回來,以後就會做姐姐(哥哥)那樣辛苦的工,做死你又賺不到錢.........看你還敢不敢不讀書.......”

給水無月的一封信

年輕貌美的微生物博士,

你知道自己爲什麽會忽然間想來吉隆坡嗎?

你知道自己爲什麽會那麽有效率地坐言起行,一講就訂了機票飛過來嗎?

你知道自己爲什麽會有那個來吉隆坡的念頭嗎?

你知道自己是爲了什麽來吉隆坡嗎?

因爲,

因爲這裡有人召喚你來呀!

這個人,

很抱歉其實不是我,

是我兩個朋友:安東尼小鯨

話説有一天這兩位仁兄結伴出遊,

無無聊聊之間,

竟然玩起X仙(???)的遊戲,

召啊召,

竟然!

召了水無月上來(!),仲影底咗相俾我睇,你睇下!!!!


(張相仲幾詭異添!!!!)

你一定係覺得:誰輕輕叫喚我........先至係神推鬼撞之下選擇飛來吉隆坡架!!

你放心啦,你甘辛苦上到來,呢兩位仁兄一定會對你負責任架!!!飲飲食食,你隨便開聲啦!!!

不是人人懂得

我以爲,
當我撥電給某人,
對方在跟別人茶聚中,
而我要說的不是什麽重要事,
我識趣地寒暄過幾句便挂上電話以便對方不冷落朋友,
是很基本的體貼和禮貌。
但原來這基本的待人功夫,
不是人人都懂,
也跟年齡無關。

29.7.10

吃蛋糕

病了幾天,
吃藥吃到口淡淡,
看到Len寫水蒸蛋糕,
好像被吊起什麽癮一發不可收拾,
整天腦子裏想著要吃蛋糕吃蛋糕,
甜美柔軟的雪紡蛋糕,
簡單芳馥的牛油蛋糕......
真的很想吃蛋糕。
明早是不是應該去弄塊牛油蛋糕還是什麽的,
to cake start my day?

我的精選歌詞

在寫稿時,突發奇想,如果要你一口氣說出自己最喜歡的10句歌詞,你說得出來嗎?我最喜歡的10句歌詞,按照次序想到的如下:

1. 誰都只得那雙手靠擁抱亦難任你擁有,要擁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林夕

2. 我痛恨成熟到不要你望住我流淚——林夕

3. 被世界遺棄不可怕,喜歡你有時還可怕——Wyman

4. 即使愛你愛到你變成碎片 , 仍有我接應你落地上天, 如你化作了粉末 , 誰還要健全——Wyman

5. 就像是一艘飛向星的客機 ,心仿佛早已離地 , 身邊的一切游離——潘源良

6. 明日我要與你分飛千里 , 留下我愛你這赤裸的秘密 , 也只好偶然再想起——潘源良

7. 但願你對我好 ,和真心不要草草——林振強

8. 努力愛一個人 , 和幸福並無關連——李宗盛

9. 給我自信給我地位 , 這叫幸福不怕流逝 , 任他們多漂亮 , 未及你矜貴——林夕

10. 情人如若很好奇 , 要有被我嚇怕我準備 , 試問誰可, 潔白無比 。如何承受這好奇,
答案大概似剃刀鋒利 ,願赤裸相對時, 能夠不傷你(但你知一個人 ,誰沒有隱秘)——Wyman

無盡


若不是愛上你,不會知道愛可以如此壯闊。

28.7.10

Click

以前就跟好友談起過,
能與自己相交的人,
某個程度上都會有一種click,
譬如彼此都喜歡美食/時尚/政治/文學/心靈追求......等不同範疇的志趣相投而走在一塊。
然而,
只有少數,
是與自己click得最多的,
那就是不管是心靈、物質、美食、電影、閲讀、藝術、現實、情感、待人處事、個人觀感.....到閒聊是非.......都能侃侃而談,而且不時有共鳴。
這個所謂的“最多click”,算不算得上是知己?我沒有以此界定,但覺得,可遇不可求。
想一想,身邊的好友中,若要精選出與自己有這個“最多click”的,還不乏其人。這也許是爲什麽,自己在友情上一直沒有匱乏感。
即便我善於自處,但在情感上擁有幸福的歸宿感,也很好。

美食是一種動力

去驗血了,
不是豬流感也不是骨痛熱症,
不幸中的大幸(?)。

吃了藥昏睡的時候多,
昏昏沉沉中依然想著病好後可以去Carcosa喝下午茶,
病好的動力仿佛更大。

之前跟友人說起,
很納悶爲何有人是不吃早餐的?
因爲我每晚睡覺之前,
想起第二天可以吃早餐,
便覺得很幸福,
想要趕快入睡。

27.7.10

實際

昨天從森林野餐回家,便累得大昏迷。
晚上八點多醒來後開始頭痛和咳嗽,啊,着涼了。
今早醒來更不對勁,全身酸軟乏力,額頭燙熱,
去看醫生,
發高燒,38.7攝氏。
我這位家庭醫生斷診一向仔細,
她耐心地追問我過去數日行蹤,
懷疑我有可能患上骨痛熱症,
明天要回去驗血。
向兩位野餐的同伴查詢,
知道大家安好,
才放下心頭大石。

我第一個念頭是:
如果真的要入院,
我該claim大馬還是香港的保險?

儘管生病了,
昨天的野餐,
依然是個美好的午餐,
我們玩得真開心。

希望不是骨痛熱症,
躺一兩天便沒事。

26.7.10

到森林野餐






在這個充滿仙風和靈氣的地方,我們又怎會不想起你呢?瑜伽老師練!葵!芳!

吃了


在香港最常想念的,也不過是一碗家常板麵。

2010年7月26日2:25pm


我安靜地呼吸,體會活著,看見即將的枯萎,萬物的瞬間消逝。

25.7.10

少年的大志

看鯨和DK都提到難忘十多年前他們初次踏足法國餐廳的那份共同經歷,
想起15嵗讀中二時,
我和班上三位死黨,兩男一女,大家存了一些零用錢,
跑到Central Market裏的高級西餐廳鋸扒,
又點cocktail,
那頓飯吃了馬幣兩百多塊,平均每人吃了60塊左右,
18年前,是巨款,
不用説,我們的零用錢一鋪清袋,
但大家都很高興。

一起鋸扒的三位死黨,早已各散東西,僅僅維持著稀疏的聯絡。
慶幸的是,知道大家都生活安好,在各自的領域發揮所長。

想起18年前的自己,就已經那麽捨得花錢吃好的,
年紀小小,喜歡美食之餘,還會嚮往吃得好,而不是吃得飽而已,
也想要從鋸扒窺探那份吃西餐的氣派......不禁想讚自己真有大志!
三嵗定八十是沒錯的。
我就是這樣一路花錢一路吃,
一路在不同的美食中開闊視野和品味。
今天可以寫寫美食文章,
可以氣定神閑地坐在星級米芝蓮餐廳裏享受,
真的不是沒有原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