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10

小説裏我喜歡的兩段

“每個人的心都是一個孤島,被大海分隔。”

“世界上沒有真正的孤島,所有島嶼,都由大海相連。”

林詠琛

+++++

雨聲潺潺,像住在溪邊。
寧願天天下雨,以爲你是因爲下雨不來。

張愛玲

22.7.10

所謂增強免疫系統/荒謬的健康食品/除蝸害

我是顧小培博士的讀者。喜愛讀這位科學家的著作,因爲他可以用很淺白易懂的文字,去講解科學和醫學的原理,這是非常不容易的。我在他的書裏得到許多寶貴的醫學知識,那些明明跟我們很親近但又不容易有管道理解的事物。在書展買了顧博士兩本新書。

摘錄幾段覺得超實用的跟大家分享:

“有一個非常謬誤的醫學觀念,就是大家常說要吃些什麽,去增強免疫系統,結果無事生風,越補越弱。身體内的免疫細胞,如軍營裏的解放軍,而那些所謂增強免疫力的食品,如靈芝,乃屬於真菌(fungus) 的一種,本身是身體的敵人。因此當他們進入了身體,便會即時撩起免疫系統把火,走出來亂槍掃射,哪管你是好細胞壞細胞,總之有殺錯沒放過,在沒有染病的情況下,有些好細胞便會被無辜殺滅。最慘重的是,免疫細胞的特質是不能回巢,一旦出動了,最後必須自滅。即是說,身體本來有一百個免疫細胞,你無端端吃靈芝,“撩”了五十個出來打架,可是體内又沒有真正的敵人,結果自損五十兵力,身體變得虛弱。”

+++++

“那些標價二千多元一瓶的靈芝孢子,連包裝瓶在内,成本不過十數元,我做製藥,最清楚。”

“至於燕窩,效用不過是增加皮下的微絲血管量,所以吃了臉色會變得紅潤有光澤,但不代表健康。至於癌症康復者,如果體内癌細胞未得徹底清除,突然增加的血管卻增長癌症的復發。看蔡瀾的飲食節目,他說燕窩喂癌,正是這個道理。”

+++++

這段寫到除蝸害,想到也許可讓身在歐洲作田園師的友人參考。不過,不願殺生的話,可能就沒辦法。

“蝸牛,特別是無殼的蝸牛(slug),是神經生物學家的寵兒。因爲它的神經細胞特別大,神經系統又相當簡單,可以方便科學家去理解神經的生理反應。咖啡堿(caffeine)的作用,可以令神經細胞内的鈣質釋放出來,從而令細胞膜傳導鉀的性能增高。對神經細胞來説,後者會令到神經特別敏感,於是,喝咖啡可以提神。不過,對蝸牛來説,咖啡堿令它的肌肉細胞極度敏感,使它不由自主地痙攣,之後,衰竭死亡。由於這種特性,咖啡堿是一種非常理想的農作物除蝸牛劑。所以,如果你種的蘭花、番茄、青瓜....有蝸牛爲患,不妨把隔夜的咖啡澆在泥中。”

作者:顧小培博士,香港人,在美國從事免疫新藥研究和生物科技研究工作二十多年。

花花世界

依偎


靠在你身邊,陪你看日間,靜靜過日子。

一刻


生命中有這樣的時刻,當遇到某個人時,你會想把自己所有的事情告訴對方,因爲你知道那一刻以後,機遇不會重來。瞬間的美之所以珍貴,因爲一生只有那一刻。

野孩子


嬌貴不是我的名字,但有幸有你懂得欣賞我的原美,養在窗前,香了一室人與事。


明知愛你這種男孩子,我也許只能如此。許多旁人說我不太明瞭男孩子,不受命令就是一種最壞名字,我也笑我這個毫無辦法管束的野孩子,連沒有幸福都不介意。

21.7.10

近期冒失事件

個性中本來就有冒失的一面,常見的是忘了鑰匙/電話....等隨身物品放那裏。有一次,跟朋友去喝茶,大剌剌把相機放在桌上沒帶走。幸好離座後去上了廁所,再經過餐廳,被餐廳的經理拉住歸還失物,才恍然大悟:嚇!原來我沒有把相機帶走。

近期冒失事件:

1. 去歐洲兩個禮拜沒上大馬兩個銀行的網上帳戶,回來香港,忘了密碼,各自試三次,戶口自動上鎖。好灰。如果你知道,我4月回馬時,才剛剛親身去其中一家銀行retrieve我網上戶口的密碼,會不會很想打死我?

2. 約女友Z小姐吃午飯,就是爲了交生日禮物給她。山長水遠從太古去到荔枝角,才發現,竟。然。沒。帶。禮。物。當下萬念俱灰,灰過灰燼。

3. 上次煲燶紅豆沙,差點搞出人命(!)————因爲個煲洗死我。

——想起朋友的調皮問答:“你仲有乜也係記得架?”“我記得愛你咪得囉!” 。秒殺。但世間偏偏沒有“忘了愛你”這回事,只有不愛了,那感覺拼命去記,也記不起來。

關於boundary

近日跟友人談一些合作,我習慣把醜話說在前頭,那即是自己能做什麽,不能做什麽、可以妥協不可以妥協的先說清楚,先取得共識再談下一步,如果無法達成共識也能客氣地就此打住,不傷和氣。合作之中,最能磨蝕信任與情感的,不是你能力不及的事,是你做不到又不一早説明的事,最後變成一鑊泡。這就是我的personal boundary,我不會做爛好人,因爲我知道,我得要為自己的決定負責任,不能在接下來遇到任何問題時,拍個屁股走人當作解決方法。

+++++

不是說偶像講的話,我就句句當作金科玉律來信奉,也要視乎那句話的内涵。實在很認同Winifred說的“水是精力,杯是你的boundary,杯能承載水,沒有了那個杯,淌瀉的水何力之有”,這個道理簡直可以放諸萬物,譬如愛情。盲目去愛,只是浪費了自身的能量,你所付出和表露的“愛”,一點力量和質量都沒有,空有自欺欺人的空洞感覺。

+++++

人是得寸進尺的,說得太好。包括自己也會在不以爲意的時候犯錯,唯有自覺能自制和改進。昨天跟友人談起,放在友情的建立上,“得寸進尺”是一定的,但要視乎兩人之間有沒有那個 化學作用。如有,這個“得寸進尺”是很smooth的,大家都很舒服。反之,如果有一方不斷踏前,另一方原封不動,整件事就變得不舒服。有時候,personal boundary是不用講到出口的,你可以從對方的反應/回應得知,然後自我調整。

得寸進尺也包括,有的人可以一再語言傷害你、挑戰你的容忍度而不懂收斂.....因爲你的厚道一直在姑息這種惡性。也應該要讓對方知道你的boundary在那裏,要不然你的包容是毫無智慧和正面作用的。

+++++

我希望在我的自覺範圍裏,都會懂得尊重別人,不會把事情take it for granted。道理很簡單,會講的人很多,但能夠實踐在生活,人情世故的功力不能少一兩成。也不要把他人的原諒和寬容當作理所當然,世上根本沒有人有義務去包容你的缺點,如果你不自我檢討和進化,被人唾棄是在所難免的。

+++++

Winifred的文章說,“我來自一個老好人的年代,常常將幫助別人跟個人界限搞亂起來,以爲跟別人講清楚是一種無情的表現,害怕拒絕人,害怕別人在背後罵我衰人,諸如此類。年少時多少次不懂說“不”而答應了,最後因爲做不來或不想做而甩了,累人累己。”

完全中。試問誰的成長期沒有經歷過?不懂拒絕,全因害怕別人不喜歡自己。

現在,已經不在意你因爲我的拒絕說我無情,也不在意因爲我跟你翻臉你說我小器。我知道自己的界限在哪裏,知道去到哪裏是不能讓步的。我來這個世上不是爲了做親善大使,不能討好任何人。

20.7.10

Boundary

收拾舊雜誌準備送去環保,結果一邊收拾一邊重讀,動作慢到一個地步。

重讀黎堅惠小姐在《Jet》專欄的文章《Boundary》,還是忍不住心裏喝彩。

從7嵗兒子的成長,講到人與人之間的boundary,精彩、扎實。

近年來,常覺得慶幸黎小姐主編的《Amoeba》,在我青春期扮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不久之前告訴季節,說很少有作者,可以影響你的成長期以後,依然在你人生不同階段,引領著你,啓發著你生命的成長。

我依然追讀黎小姐的時尚專欄,其精辟獨到的識見令人拜服。但撇開時尚,她寫育兒和個人的靈性成長,同樣充滿智慧性的啓悟。不管時尚内外,都激發著自己的思考。啊,擁有這樣的偶像,是我們那個年代的幸福。

關於她說的boundary,實在有很多想法,遲點再寫。

(click兩click可放大閲讀)

19.7.10

出來做事

剛和女友Zoe吃午飯,
她看我的blog,
才知道原來我也喜歡Repetto,
講起她旅居巴黎的六年,
有跟Repetto接洽,
希望能夠成為這品牌的亞洲銷售管理之類的,
沒談得成。
但她樂觀表示,
誰知道日後的事呢?
也許兜個圈有機會合作也説不定啊。

我一直很喜歡她的毅力,
很有做大事的氣魄,
常常覺得想在她身上借一兩成。

越來越發現,
人往往只會看到人家成功的表面,甚至對別人的成就嗤之以鼻,卻永遠不會知道對方的付出,以及如何化解每一次際遇不順的氣餒之感。
也當然看不到人家是怎麽從挫敗中站起來。

我當然也犯過同樣的錯,
譬如我曾經不明白某位看起來才華普通的作家,
爲什麽可以出書出了二十多本。
後來我知道,
他未成名之時,
曾拿住擬好的的出書計劃書,
在香港書展找機會,
踫到出版社編輯,馬上自我介紹,遞上計劃書,讓對方拿回去細閱。
這樣一來,誠意方面已足以留下深刻印象。
後來,他那本書由某大出版社出版,後來陸續出了二十本書。

這個小故事有沒有給你一些啓示?

Eric常常跟我說,在電影圈,最後做出成績、可以揚名立萬的人,未必是最有才華的,但一定是堅持得最久並且不斷在進步的。想想,是真的。跟杜琪峰王家衛等同期的導演,真的是他們最出色嗎?未必。

同樣的道理也可用在任何行業吧。

遇到很多的所謂80後的年輕一輩,夢想很多,但行動少得可憐,
或者碰上不順利不順心的時候,
就在情緒關口把玩半天,把每一個負面感受抽絲剝繭公告天下等待搜集支持鼓勵來令自己好過點,之後繼續原地踏步甚至倒退。
再來,再重復,然後以爲自己在解決問題。
結果什麽也沒做出來。

這個年代,不管做什麽夢,機會和管道多不勝數,
再説懷才不遇會笑死人。
除非自己真的沒條件,那又另當別論。

出來做事,想要達成什麽,
也預了要承受挫敗,
但挫敗不代表要坐困愁城,
遇到問題想個辦法變通,
路還是可以走下去。

遇到不順心的時候,
我還是會躲起來哭。
但哭了還是要振作,去努力,去爭取,去付出。
在任何一個軟弱的關頭放棄了,
我都不會是現在的我。
一路一路走,一關一關過,
所有的歷程,回看時,未嘗不是收穫。

至理名言

“他在名校讀中學,圍繞著他的同學,大都勤奮上進,一早對自己的人生計劃好:少年時勤力讀書,壯年時努力工作,退休時嘆世界。”可是他中學便提出疑問:假如我這一刻開始俾心記嘆世界,豈不是比你們提早開心四十年?多年以後,今日他的同學全部封他為偶像。”———蔡東豪寫葉一南。

18.7.10

尖尖尖

全城hit爆許志安新歌........歌詞嚴格來講得一個字.......
個個都上曬口,
呢個係唔係成功既廣告???



仲有加速版(聼完人都癲):

我,我,我

如果以“我看見的你是我自己”的原理來推論,我應該是個講話直率,連駡人也不會陰陰濕濕的人。因爲,有人留言指桑駡槐,我一開始完。全。看。不。明。白。幾個小時以後,才有點想到,咦?這個留言好像在罵我雜種,還要跑去問人確定一下。

+++++

前幾天朋友仔ZZ在blog對我有此一寫:

“與朋友仔agnes晚飯。很久沒見,朋友仔看來精神爽利。Agnes是我喜歡的朋友仔之一,雖不常見,但感覺一直沒有生疏,她有著大情大盛的性情,我特別 喜歡有這種特質的人。真實不造作,也勇於表達自己,文明,思想開通,懂得尊重別人,守時(其實她更愛早到!),性經驗也豐富(!)。”

看完狂笑!因爲,説到豐富的性經驗,她應該比起我有過之而無不及!!!(ZZ:我地要甘樣互爆大鑊咩????!!!!)

說真的,ZZ也是個有真性情又善解人意的朋友啊!而且她頭腦靈活,鬼主意多多,跟她一起至少不會悶。甘既朋友,識得過!

+++++

跟友人談及常因工作得到的禮遇和享受。坦白說,這方面,我頗有自知之明。我又不是蔡瀾,人家對我客客氣氣,給我吃吃喝喝、免費住宿做spa,不是因爲“我”的身份或名氣(因爲我沒有),而是因爲我的一些人脈和聯係。比方説,如果我有天失驚無神代表Vogue出席一個服裝秀,人家看到我這個阿乜水會畢恭畢敬,不是因爲我,而是因爲我的後台夠硬呀!

不過在這行見得更多的是迷失,在虛榮裏頭的迷失,以爲人家給你的禮遇,是因爲自己的身份,而沾沾自喜,甚至狐假虎威。忘了你其實沒有建立屬於個人的權威形象與知名度,人家給面子的,不過是你代表的機構的品牌。不用説,這種迷失,必然招致更大的失落。

在倫敦時,跟加愛說起我對人與事的抽離,這是很難解釋的。就好像,當我在享受因工作得到的待遇、享受虛榮感的滿足時,我非常清楚,這底下的現實面是什麽。是以爲什麽我頂多是享受,但毫不沉醉在這所有的禮遇吧。我虛榮,但極度清醒,這也許是爲什麽我一路走來,總是踏實。

星期天

雖説我不必出外上班,對法定休息日/假日沒什麽概念,但我還是很喜歡星期天。

星期天,如果窩在家裏,可以享受到難得的清靜:沒有誰家裝修的聲響、沒有鄰近工地施工的噪音、沒有阿婆的麻將聲......(阿婆星期日上教堂!)


在倫敦旅行的時候,星期日去逛跳蚤市場,在那附近的民居,看到這美麗的一扇風景。

打開窗,便可看到美麗的花兒在眼前輕輕搖曳擺動,也許,還會有淡淡的花香鑽入嗅覺裏,感覺一定美好。

這些旅途中,不經意的、瑣細的美麗,都是這樣慢慢走,慢慢地晃悠,一路的拾碎。美的難忘的不止是風景,還有那些心情。

拿拿臨落柯打

話説,上次我回K.L時,買了一罐美味到令洪嘉惠感動到想哭的午餐肉給她,引起高度的垂詢。

話説,我即將回馬一趟(但基於人身安全不打算在此公佈歸期),每次回去我都會給好友們帶些小手信,想到,這次,不如就買這個美味到令人感動到想哭的午餐肉吧!!!

是不是人人都可以落柯打?當然不是。如果你自認符合以下資格:

1. 有我的書(eh?!)
2. 喜歡吃午餐肉 (呢樣梗係啦.....)
3. 跟我交情夠
4. 我是喜歡你的
5. 我值得為你花錢兼且增加行李重量
6. 曾經對我好,還會一直對我好
7. 都幾鍾意我 (這個是關鍵,你唔鍾意我又想攞着數???我睇你唔起!!)

你就可以在明天中午12點之前落柯打。爲什麽要明天12點之前,因爲我要趁超市減價去買囉!
所謂落柯打,在這裡留下名字即可,數量你冇得話事。放心,我開到聲,我知自己行李可以帶幾多。

上次已經落柯打的Choy、Marco,已經記錄在案,不必另外留名。

仲有,謝絕搭上搭交情。點講呢?即係,譬如人魚仔很想落柯打,但他又忐忑於自己不能符合資格,於是偷偷叫某位我很好的朋友代替他落柯打,可以嗎?不可以。不過,那位很好的朋友可以柯打了,帶回家跟他一起吃。有分別嗎?當然有。想不通的去面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