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10

菲鷹氣勢


王菲復出的老鷹造型,有gimmick又有氣勢,強!
造型師Titi Kwan透露,王菲造型靈感來自名畫家齊白石所畫的牽牛花(小圖),構思的重點是:簡單直接但華麗。無論如何,激賞Titi Kwan此次的造型,凸現王菲天后身份和氣質之餘,細節很利落有勁,又有新鮮感!

9.7.10

關於攝影最動人的事

昨日訪問一個攝影同學會的會長,這是一個為推動社會公益成立的組織。一定很好奇了吧?如何以攝影來做慈善?腦海立刻浮現一班會員柴娃娃地去老人院、孤兒院慰問、透過義賣作品籌款....的畫面。OK,老土的是我。

原來,本著以“攝影技術回饋社會”的宗旨,這個攝影組織在過去數年,義務:

(一)到老人院幫那些想要有張“大頭相”的老人家拍照,而且是會打燈、化妝....全套上陣的專業攝影。
(二)舉辦不同的攝影工作坊,讓家庭環境欠佳的小孩免費參加,希望能讓這些來自貧窮家庭的小孩,能夠透過接觸攝影,播下培養良好嗜好的種子。

這位會長透露,那些被寄托在護老院的老人家,都是因爲家人沒時間照顧才送進去的。他們老年的心願,也不過想要有張好看的大頭照,以便日後能有尊嚴點“上路”。奈何,家人通常不會顧及這點,而老人家又怕麻煩了子女不敢提出,結果那麽一點心願都圓不了。這些日子以來,他們的善舉得到很正面的反應,許多過世老人的家人,也會特地來感謝他們,這令他們十分鼓舞。

至於舉辦免費的攝影工作坊讓弱勢社群家庭的小孩參加,是希望能幫助他們培養興趣,對生活建立正面的態度。至少,他們課餘兼職賺到了錢,會是想買一部相機,而不是拿去打機或者吸毒。

會長又說,因爲他們的公益活動反應良好,所以近來進一步去到醫院的寧養服務,為無法出院的癌症病人,幫他們和家人拍下全家福。

我聼了,心裏不禁肅然起敬。這是所有我聼過關於攝影的動機裏頭,最最動人的啊。感謝有這樣的一群人,真正的透過攝影,讓世界更美麗。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
http://www.fspaa.org.hk/

早上六七點鐘的太陽

夏季,日長夜短,清晨六點,天已全亮。

看著淡淡透光的天,陽光尚未猛烈,想起生命一段曾有的,互道早安的時光,也是如此恬淡美麗。停了下來,也不是興致索然情懷不再之類,只是知道你早上的時光有人陪在身邊不可能寂寞了,便退下了。

即使不再也不會重來,不傷感的,也不黯然。不是因爲無情,而是過程的感受有著溫柔的愉悅,這份溫柔便會一直跟隨你。好像在這個早上,那些吉光片羽隨天色交替掠過,心裏依然可以微笑。想要一個人快樂,也不一定要自憐自苦,才能襯托那份付予情感的重量。如晨曦,溫暖得剛好,可以讓你靜默地憶起美好的人與事。正午太陽如此毒烈,叫人怎麽招架?只想速速逃離,又如何能借盤泄的光猛寄托思緒。

8.7.10

Waiting in the city

誤傳的短訊,
看過的雜誌,
談過的話題,
寫過的文章,

親愛的你。

你一定也曾經經過這裡

綠葉中的路燈


我朝朝暮暮都在這裡守候你的經過,雖然你不爲意我。
當我無法好像他等在你家等你歸來,不是我不像他那麽愛你,
只是我有我的宿命。

你教曉我拍一輛靜態的電單車也可以很美麗

工作時


也是常放在包包裏的物件:筆記本、名片夾、手機、筆盒、錄音筆。
不在圖中的物件還有錢包、八達通card holder、相機、小鏡子、紙巾、消毒紙巾、吸油紙、唇膏、唇油、環保袋、口香糖、一本書。
有時候還會有一小瓶水。
嗯,所以我需要有納物空間的包包。

很亦舒的女子


猶如在亦舒筆下的女主角:無論名字、職業、外形、氣質、談吐、打扮的品味.....都一一符合特質。
我第一眼便喜歡上了她。

我看見的你是我自己

兩個世界,我與你


只能靠近,永無可能交集。

7.7.10

生氣與憤怒

最近經歷的一些情緒,令我豁然體會到,生氣與憤怒,其實是有差別的。

生氣,是當下的,氣消了便沒事。

憤怒,即使忍住了氣,但一旦重提,還是無可抑制,如燒炮仗。

生氣,可以事後不計較;憤怒,卻令人一定要追究到底。

我,我,我

很明顯地,我不是沒事做,而是一旦頭腦淤塞,就上來寫blog通一通(eh?!)。爲何我放鬆的方法,還是在寫?!

+++++

跟吾友ZZ閒聊,談到歐游時跟季節同行的樂趣。其實,我們有很多時間也在各自沉默著,譬如在火車上,他玩i pod,我則是發呆發呆發呆發呆。但我真的很享受這種自在的沉默空間,而我認爲,當兩個人可以沉默又不尷尬,那是感情深度的一部分。“有些人會對靜默恐懼或者不安,但其實生命中靜默時刻遠比喋喋不休的習慣重要,因爲沒有靜默,是沒有深情可言”——蔣勳。

扯遠了。總之,我們不可能找到跟自己100%合拍的人,但只要有幾點關鍵契合,一起旅行就會很愉快。

在旅途上,我和季節也有談起旅伴的話題,除了説到彼此日後還可結伴上路,並談及各自可以同行的旅伴。季節說他的好友當中,夜君、W小姐、尼卡妹妹,都是可以一起同游的人。我則首選鯨,因爲上次在曼谷兩個禮拜,無論是飲食口味、時間觀念、體貼尊重.....等方面,都一致有同點。這樣已經足夠。我感謝他令我的曼谷行非常美好。

還有一個重點是,一起出遊,對方得要是個性獨立的人,才會是好伴。如果事事被人依賴,應該會很想死吧!

+++++

我是不是個薄情的人?發現我是不會想念網友的(我的概念裏,想起和想念是不同的)。我完全不會在生活中想念跟誰曾在網上聊過怎樣的很開心的之類.....當然,這些網上交流是美好的,但對我而言不足以構成想念。也許,是現實中有很多與好友的具體接觸,令我確定可以熱愛自己、熱愛生命、行走於艱難的孤獨中不沮喪不抱怨,那種真實無比的情感.....是以對網友的“隔山打牛”,就不感覺深刻了。

但凡事有例外,我對Len是很上心的。每每出外吃飯,會特別留意有沒有素食,然後心想,啊,如果Len一家來吃飯就有東西吃了。好像她頃刻便會乘搭地鐵過來跟我共餐一樣 ,咩事?我也跟加愛講過,結論是:我地前世一定“有D野”.....而且是我欠她那種,哈哈。

+++++

Eric問我:“你有沒有發現,自從你住下來之後,你的朋友便多來了香港?”我想了想,此特點除了在J先生身上比較顯著,並無他人。我在香港住下來,他就年年來一次,頻密過我家人。加上我囘馬一定跟他碰面,我見他的次數,多過許多香港友人。他沒有來過香港嗎?當然不是,以前已來過十幾二十次了,很多地方他比我熟。他笑說,這已經成了他的annual ritual: seeing Agnes & shopping 。顯然,他很愛香港,也很愛我!!!

乏力

太熱的天氣,太多要憂心的事情,太深刻的孤獨感。
乏力跟能力沒有關係。
這個夏季真不是普通的夏季。



曼谷有很多名副其實粗綫條的電綫杆,無疑有礙市容,但又是整個曼谷印記不可或缺的道具。那粗糙和殘舊和淩亂的混合,很東南亞的曼谷。
這是倫敦的電線杆,斯文得多。

6.7.10

飛向異鄉的747


曾經,我多麽希望我們珍惜彼此,莫失莫忘。
可是,記得住這個心願,留不住希望。
請容我平靜地改變自己,
請容我平靜地遺忘,
讓我的思念飄洋過海地歸還你。

飛向異鄉的747,還有人知道這首歌嗎?

日常

先講一下,blogspot今天好像有點問題,某些留言無法在部落上顯示。但其實我都有另外收到email通知的,所以,你們的留言就算不見,我還是有讀到的,謝謝你們。

+++++

發現抽離的最大好處。

寫好很久的長篇小説,因爲脫離了當時的情緒,可以用很抽離的角度去看,所以看到有些部分很沉悶、有些部分很精彩。整體來説,只是不過不失。好像在看別人寫的東西一樣。

然後問問自己,這樣的一篇,如果你是讀者,什麽吸引你去追看?

然後便知道應該怎麽改。

希望可以順利地儘快改完。

+++++


Eric拍照很厲害,可是不常拍。
新買的Samsung NX10,他用一天時間,就對裏頭的自動、半自動、手動功能融會貫通,而我,還停留在用自動功能的階段多。

+++++

昨天跟朋友吃飯,談到,很多人結婚以後生孩子,也是爲了維繫夫妻感情。因爲有孩子,在長久的平淡相處中,會為兩人製造更多共同話題和互動。
而朋友的婚姻走入一個困局,那就是夫妻之間除了孩子,就沒什麽交集,也無話可説,令她倍感無力又無奈。
當下想到,有些伴侶不養孩子,但養寵物,道理也是一樣吧?
撇開孩子和寵物,他們的話題是什麽?答案會不會很令人心寒?

+++++


今早煮海鮮粥當早餐,所有配料都隔夜準備好。
看著瑤柱絲在粥裏面散開的時候,想起,曾有一位朋友,想要給我試試他親手熬的靚湯,特地浸泡一片靚花膠。結果,因爲KL天氣太熱,花膠浸久而發臭,必須扔掉。湯自然煮不成。
但心意是記下了。
因爲上一篇談起網友,就想到,如果我們只是網友,“交往”的只有一堆靠自我想象溫度的文字和符號,何來這些真實的情節供回味和懷念?
而我的真實世界畢竟比起網上世界來得精彩,也是因爲有你們,我愛的、愛我的朋友。

5.7.10

56k modem

Star Movies頻道播出《The proposal》,女主角Sandra Bullock來到偏遠的Alaska小鎮,找到一家網咖上網,店裏用的卻是咸豐年代的56k modem......你還記得嗎?那時候每當網路接通,便有一連串的雜音從modem傳出,如果斷線你也會聽到一清二楚.....忽然好懷念,十幾年前的internet和自己,都比較單純。

你還記得自己幾多歲開始上網嗎?我是18歲開始上網的,網齡15年。以前流行的ICQ、交友網、
聊天室等等,統統熱衷過。現在?聊天室、討論區完全不碰,這四五年連msn都少上。人長大了,便少了那種隨便捉住一個人聊些什麽都好,不由自主的寂寞。

朋友說,網路改變了現代人的交友模式。這是真的。我們需要網友,也許我們都需要有些人隔著距離欣賞我們喜歡我們,那不真實的美好,能滿足我們一些對自己對世界有過的希冀和幻想,也能在對方身上寄托較爲夢幻的感性訴求。因爲網絡,有的人產生情感認知上的謬誤,無法“回到”真實生活去。

網路這平台挺虛妄,但底下的人性確然真實。

然而,不管跟網友的“交誼”多麽親切美好,關上電腦以後,我們很少甚至不會想念他們。叫我們在生活中會牽挂懷念的,還是那些有過真實溫度碰觸的交往、曾經縈繞過在耳邊的笑聲話語、一些交換過的擁抱和淚水、有瘢痕但勝過無懈可擊完美的感情.....

56k modem的雜響,如今聼來是一種屬於昨日的遲緩。隨著日日新鮮的網絡與科技並進,我不再是15年前的我,但我還是我。借用某位名記者寫的,我的理想和價值觀沒變,但變的倒是一個時代。

如果我張揚了孤獨

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 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 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 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 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 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 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 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 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 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 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 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 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 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 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孤獨

一個永不會被自身以外所明白的精神儀式。
生命的本質,寫作的本質。
一如寂寂的天空與大海,無涯的遼闊,不能靠岸的視域。

牛津散步

不過是7月初,已經感覺到炎夏,如何能熬過夏天?這個問題,每年都問自己。一年一年過去,再難熬都熬過去了,像人生的低潮、失意......

一出門旋即被城市的熱浪焗暈.....想念在牛津的時候,在微寒的天氣中,舒閒地散步。牛津天氣陰晴不定得過分,中途下起小雨、再停、再放晴、再下雨.....如此循環。惱人天氣,但心情真好。

我告訴朋友,難怪牛津盛產大文豪和尖子,這個地方,不是山不是海,但就是靈秀,氣質逼人。那股寧靜,沒有鈍樸的鄉下味,而是書卷氣飄溢。

在牛津的時候,我們下榻的飯店,提供住客免費的walk tour。所謂的walk tour,就是導遊帶你漫步牛津。從飯店出發,慢慢慢慢走,一邊走,她一邊向你講解各個大學建築的背景、景點的歷史、還有學子的生活方式,消閒的地方.....就這麽走了兩個小時,一點也不悶、不累。

那是我目前爲止,真正愜意難忘的一次散步。

這樣走過牛津,便永遠忘不了牛津了。




4.7.10

關於詩人和詩

“寫作把人帶引到稍稍超越自己的地方去。”

“詩的源頭在哪裏?可能是很神秘的事物,或許是一些形象、感覺、想法、沉默,以及這些元素之間的關係。若要加上什麽,毫無疑問就是想象。”

“詩人若不是現實主義者便死路一條,詩人若只是現實主義者也是死路一條。”

————————大詩人Seamus Heaney.

+++++++

"On the grass when I arrive,

Filling the stillness with life,

But ready to scare off

At the very first wrong move,

In the ivy when I leave,

It's you, blackbird, I love."

——————《Blackbird of Glanmore》,Seamus Heaney.

星期天閲讀所得。

向上

睡醒比起沒睡時更累,因爲在夢裏也在想、想、想、寫、寫、寫.....休息也在工作,這是真正的可怕吧?

加愛愛說我是個很上進的人,想想,也許跟身處的圈子不無關係。認識的朋友/同行,個個都身懷絕技,有學識有文化素養有品味的一群,仰慕著這些人,自自然也形成一股向上的動力。至少,因爲長期的熏陶,你在他們身上學到皮毛,也充實了自己的内涵。同樣的道理,如果你身處的圈子,個個講粗口,久而久之,你的粗口肯定流利;個個講英文,你的英文一定進步不少。在你的圈子,如果你是最厲害、最有學識的,也較難推動你去進步。

除非人際關係大洗牌吧,要不然周遭的人的影響、磁場的互相牽扯、形成的動力,實在很難改變。

就是愛芒果


樓下的Jusco在賣名震四方的台灣愛文芒,看到就自然忍不住買了回家。

愛文芒果皮紅彤彤,所以在台灣被譽爲“盛夏的紅寶石”。愛文芒果肉細滑無渣,味道極度清甜,重點是那個“清”,它沒有一般的芒果濃甜,所以甜度更爲細膩、清新、悠長。

喜歡吃芒果,所以“許留山”是我喜歡的甜品鋪之一!夏天不能沒有許留山!!

我吃水果很挑剔,平常的蘋果、梨子、橙....很少碰(果汁例外)。按照我媽的説法是“不貴不吃”,所以我是很懂得,那種名貴水果是好吃的。要我細分,我可以告訴你台灣愛文芒、巴基斯坦芒果、澳洲芒果、馬來西亞芒果、菲立賓芒果.......的分別,以此類推,還有各國的草莓、葡萄、桃子......九龍城的永富,是我很愛逛的水果店。那裏的入口水果,令人心花怒放,而且品質很有保證。

月餅已上市,才想起年年都說要買美心的芒果脆脆冰皮月餅來吃,但年年都沒買成,因爲縂有更想吃的選擇在等著。不能縱吃,惟有做取捨。也許,今年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