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10

離開之前

離開倫敦之前,我們在朋友家的花園裏喝茶、閒聊。


花園沒有茶几,我們隨意把茶杯放在草地上。


有人繼續拍他的家居/田園版時尚個人照。朋友頻呼:天啊,我沒有看過人這樣拍照的,要不要拿茶杯、手要不要插褲袋,統統都反復測試......但我們玩得真高興。(此次歐洲行後,我和季節做大的心得是:我們不得不自認,看了多年的國際高級時尚雜誌,那種培養出來的sense,不是開玩笑的!!!)


那天下午的天藍明朗,陽光氣息如此充沛,吹拂的風舒爽,氣溫適中20度......花園彌漫幽幽的香氣,草香、花香......我們細膩地感受呼吸的餘裕........這是我們和倫敦的告別式。溫暖的。

如果得要說再見,我希望可以好好地說再見。因爲,儘管我們希冀著美好的一切可以再來、與喜歡的人可以重聚.....卻誰也説不准,是不是真的還有同樣的機會。說了再見,也許是再也不會見的,人生的無常,比我們所知,還要無法預計。我珍惜每一次的告別,因爲真的試過,草率地說了再見,打後的人生才發現,那樣草率的一次,竟然是我們最後一次的見面了。那種遺憾的黯然心情,不停地在生命中擺盪。然而,無論怎麽難過,都無法讓一個不願讓它流走的時刻重來了。

吃情小品


新專欄《City-licious》在7月份的《Citta Bella》開始登場,我和鯨在fb上的朋友,應該一早就收到風啦!

關於“吃情”的概念,可以在這裡延伸閲讀:http://city-licious.blogspot.com/2010/06/blog-post_21.html

一直想做個結合情感與美食,輕人文碰觸、有都市感的專欄......我很慶幸,把概念提出的時候,有鯨一起把方向摸索出來,讓它逐漸成型。應該是這樣了,是要對寫的,因爲,關於情與食,那在其中流動的食味與情味,斷斷不能是一人獨吃,要不然再豐盛也乏味。而他近年來周遊列國,到過無數的歐洲城市,會賦予這個專欄概念更廣達的都市觸覺。

很喜歡鯨的文字,裏頭有個靜恬的空間,不管欣喜難過,既不悲哀也不濫情,姿態簡潔但細膩,並且常滿載隱喻。
畫風獨具個人風格,沒有任何畫家的影子,有藝術感。
他對世界的洞察很柔軟,也很有感覺。他創作的取角,總是雖遠偏近。

很慶幸有他跟我一起實踐,讓這個概念的底蘊如此豐富,但這豐富是輕盈而溫柔的。如果不是他,我不知道這樣的理念,是不是會活出其獨特的氣質。而氣質,使很多東西變得順理成章——這是南方朔說的。

認識鯨有一段小典故,那時候通過季節去到他的部落格,一看大標下的小題“我们先后走过草坪,感慨生活平淡,却又感激那些可能”,便已經屏息一下,這句子真有把玩文字的sense!當時心頭一驚:天啊,現在連寫blog的人,水準都那麽高,我是不是很快沒飯吃了???(其後又發現,這麽有水準的,其實是萬中無一,白白冒了冷汗!)

認識久了,就想,有機會合作就好了!後來,後來就成事了,當大家看到這個專欄時。

合作基礎的關鍵其實是建立在一種只有同類才會了解的感性。在這底下,當然還有不能或缺的信任、尊重、交流、默契.....人生在世,不論在哪一種關係,能夠深深體會到同時信任與被信任,確實美好。

有感情的食物,是最美味的;有感情的故事不會老,有感情的城市亦然。這一切,也不過是因爲我們愛著,也被愛著。


很感恩,這個概念向雜誌縂編輯提出時,即刻被buy!還撥了一個超好的版面給我們:如果你把雜誌拿在手從後面讀起,一翻開,就會看到了!打後的每一期,都會固定地在這裡,跟大家見面。


7月份雜誌封面。如果你喜歡我們,想要支持我們的專欄,趕快去買一本吧!

City-licious部落格:http://city-licious.blogspot.com/

2.7.10

我知道自己想點,但現實唔係你話想點就點

我很討厭在創作時遇到一個綁手縛腳的狀態,在那個等運到的時刻,我會想要爆粗、打人,或者溫和點的,隨便撥個電話給熟悉的人聊些有的沒的,總之就是不太受控的神經質狀態。

你知道的,你需要一個click,俗稱靈光一閃,令整個東西更powerful,你只能sense到這個,但你還找不到那個click,於是浮躁起來。

靈感/想法淩淩碎碎,只能寫下待歸納。

+++++

記得以前跟雜誌社姐妹聊過,有時候我們用腦過多很想死的時候,會很想去做技術型的工作,譬如美髮、美容師、按摩師.....就是大量專注,但不必“絞盡腦汁”的工作。

我覺得“才能”這回事,永遠是隔籬飯香的。例如,以修飾照片為專業的女友,竟然說很羡慕能夠以文爲生的人,她說,懂得寫作的人真厲害。我聼了真傻眼,我才巴不得自己是她,擁有高超的專業技能,客戶都是大型廣告商和時尚雜誌.....

總之,很多時候別人說羡慕我的才能的時候,其實我都巴不得自己擁有對方的才華。

我沒有很滿意自己的才華,但我滿意自己的生活方式。我賺得到我要的生活素質,時間上又夠自由有彈性!

+++++

我常為他人的貼心小舉動而感動。

友人M知道我在創作上“唔上唔落”,爲了幫我解困,主動寫來一連串email跟我聊東聊西,看看可不可以幫我找到那個click。從他的煙癮講起,到他流淚的電影.....而他工作那麽忙!我真感激。

阿佐“偷偷”問候我,又偷偷給我一些建議......

還有一件事跟我的創作困境無關。因爲寫稿的關係,跟DK要照片,而這次是要他resend的。他細心到,知道之前那條下載的link已經過期了,所以我才會要他重寄。結果,這次他寫好了下載到期日是幾時。很小的事情,但那個貼心,真是不小的。我看著那個特別註明的expired date時,心裏笑了(Len,我這句很久沒用了,哈哈)。

我不敢說這個世界因爲有你們所以很美好那麽浮誇.....但我想說的是,我的感受,常常因爲你們,刹那變得柔軟且甜美起來。

+++++

最近在想象死亡來減壓,今天看到林夕在專欄寫《人死為大》,人家腦中的筆下的死亡,真有見地!這才是才華。節錄一段吧。

“難道沒有死一個人的事故,就不成故事,沒有故事,就不成事件?正如深圳機動遊戲六死事件,肇因如果是負責監察維修員工視安全手則如無物,玩忽職守,又假如 沒有出人命,而是事先發現機械出了問題,有司就可以不公開道歉了?也正如一個超英勇的人,萬一僥倖沒有不幸身亡,按記錄所知,得到英勇勳章的機會就大打折 扣。這是甚麼觀念?

這是很儒家的觀念,殺身成仁,捨身取義,不死人,仁義不得以彰顯。而一些狀況事故,無人傷亡,嚴重性也得不到合理的重視。這算不算中國民族性的弔詭處?這種重視人命的方式其實也等於賤視人命。當年譚嗣同戊戌政變失敗後,在有命可逃下選擇赴義,前赴義境者,即走去死的意思,義與死 無異。譚嗣同欲以頭顱引發國民之覺醒,百年一瞬間,不見血不流難過或感動之淚的習性,又何時覺醒?”

想象死亡

找不到一個我想要的click,盛夏已至,暑氣攻心,噪音圍繞......

因爲找不到出口,開始想象死亡來抵消重壓。

(其實每次想象自己怎麽死,會有種奇異的快感)。

如果我墜樓,腦袋爆開,腦漿凃地.....

如果我上吊,窒息一刻,掙扎掙扎.....

如果我吃安眠藥然後燒炭,痛苦最少,但一定死狀核突......

如果我割脈,在那個因失血過多而失去知覺的過程,我想的是.....

如果我撞車,電光火石之間......

然後死亡延續到夢境,我很傷心地醒來。

自殺的人,臨死之前想的是什麽?應該就是那一瞬間,強烈的生無可戀。

生命的痛苦與快樂,統統都成虛無。

生死,真的是那麽一瞬間,生命的脆弱是,也許敵不過一個念頭。

1.7.10

反調

我其實是個喜歡唱反調的人。事情越忙,我就越愛做些“可以節省時間不去做”的事情。

就好像今早滋油淡定地做了早餐。


前日到“黑麥”午膳,便買回了他們的麵包,準備做早餐用。“黑麥”的麵包口味特別又好吃,城内一向有口皆碑。我買的是檸檬皮、杏仁、蜜糖和燕麥四种材料製成的麵包。麵包厚身但鬆軟,而且散發幽幽的清新檸檬香氣,雖有蜜糖成分但一點兒也不甜。拿去烤一下,簡簡單單凃上牛油,已經美味異常。你來香港,可以買黑麥的麵包回去當手信,擔保人人都愛。

香腸是葡萄牙香腸,特點是不鹹,吃得出肉的原味和口感,帶點辣。

配一個太陽蛋,和一杯橙汁。

我不懂他人享受生活的方式,而我是從一些細節開始。

黑麥Pumpernickel:http://www.facebook.com/pages/Hong-Kong-Hong-Kong/Pumpernickel/21554075880

30.6.10

DK如果你來香港

人的craving當真不可思議,有時候你會非常想吃某樣東西,如毒癮發作。

超級想吃斑蘭葉蛋糕,當然美心也有,不過呢......差了那麽一點。

DK如果你來香港,可不可以買一個我超喜歡的Bengawan Solo的Pandan Chiffon Cake過來?

http://www.bengawansolo.com.sg/prod_rolls.aspx?id=3

都幾hurt

看到友人水無月寫她送禮有壓力,因爲那是一個陰影。看完以後,不禁眼濕濕。

“選購禮物時,總會有陣無言的壓力。
想想看,那可能是小時候的陰影。
還記得,有次中學朋友們搞聖誕節交換禮物,
看了很久,終於選了一整套 SNOOPY 嘅杯。
一共有六個。不同款的。
我很喜歡它,在幻想著它人收到了那份喜悅,
用著它們喝杯暖暖的巧克力,
又幻想可以和家人一起用的時候。。。。等等
(是的,小時候頭腦簡單得很)

那套杯不便宜的,其實還過了大家說好的價格(少少啦)。
但那時覺得沒關係,開心就好。
誰知,抽簽收到我那份禮物的朋友拿起那袋時,
眼臉頓時一黑,然後問是甚麼來的怎麼這麼重。
我小聲的說那是一套 SNOOPY 杯,
然後得到的回話是:
這個咁重我怎樣拿回家,同埋我不喜歡 SNOOPY。。。

雖然別的朋友安慰我,
但那失望了心,久久不能平服。
日久累積,釀成了恐懼。”

對於那個脆弱,很有共鳴。

想起自己有過的“都幾hurt”的時候:

傻傻記住人家“答應”你的一件事,原來對方只是隨口說說,轉個頭便忘記了。
努力去做的事,沒有被appreciate,輕描淡寫地否決掉。
送禮給人家,選錯禮物,對方不喜歡,還出自一種“我品味比你好”的優越感,轉彎抹角地單打你。

但這些脆弱還真不容易說出來,因爲旁人一聼只覺得你小事化大,或者因爲事情是你選擇去做的,所以負面結果也是自招的。

最怕聽到人家說:“這些女兒心事真麻煩!”

當然,人長大了,我們都試著調適自己大小受傷的感覺。但調适,不代表把感受否定。
可是在受傷的經驗中,你還是不吝去付出,這是不是有值得驕傲的地方?
但你還是知道的,關於自己的脆弱。
所以,當你看到與你雷同的敏感和感性,你會明白,因爲你明白自己。

想說

不再

如果有一天,
我不再寫些什麽給你了,
不是因爲我不想寫了,
也不是你不再重要,
只是我想,
你不再需要了,
而我不想打擾,
就不寫了。

盡力

有些事,假使盡力了還是錯過,
失望是一定的,
難過也是必然的,
但是不是生命難免錯過、失望和難過就可以漠視呢?
我會擁抱自己。
而隨遇而安,
一生都在學習。

懂得

讀者問,如何知道自己懂不懂得愛?
答案可以有很多,但最簡單的,我說:
當你愛一個人,但知道不會有機會跟對方在一起、不會擁有他的愛情,
你依然心懷祝福和願意付出。
好像蔣蘍寫的:我許諾給你愛與祝福,而真正的愛應當是一種成全。
你懂不懂得成全對方,並且過程全無怨言、退縮的心.....?
做不到,不是錯,只是做不到,這樣而已。
懂得愛,其實是種情操,不管是愛情、友情、或親情。
如果你也在一個人身上看到高尚的、美麗的情操,他非常非常值得你珍惜。
也有的人是看不到的,假使道行未到。

選擇

有的愛情,令你心理素質不斷上升;
有的愛情,令你心理素質不斷下降.....
一切在於,你的選擇。
你選的是,一個怎樣的人?
可以從你自身好的/壞的改變審視得知。

29.6.10

給我一個表情


攝於巴黎。

實在很喜歡這張照片。我們的歐遊,有許多美好的、難忘的點滴。

當時,我們在火車上,面對面而坐。我發現窗外透入車廂,映在季節臉上的自然光很漂亮,有打燈那種突出氣質和輪廓的陰影效果,加上火車座椅質料和顔色,畫面簡單而美。我右手舉起相機,再舉起左手,叫他頭稍微側一點,然後視線落在我手的位置,就是構圖很電影感的一張照片。

照了一張,畫面效果不錯,就是少了“表情”,有點硬,欠缺了劇照那種“味道”。

我跟季節說,你要給我一個表情,這張照片才會美。不如你在心裏哼一首你最感動的歌?

季節當場心領神會,不過幾秒鐘,他已經“入戲”,神情黯然,眼眶開始泛紅,我馬上按下快門。

一看,真的不同,這次照片的味道出來了,因爲主角給了它内涵。

後來我問他,你心裏哼的是什麽歌?

原來是這首歌,相信它也感動過你。

體貼小事

吾等只有基本學歷的人,面對一些高學歷的學者,如在大學教書的友人夜君,面對他挨更抵夜鑽研回來的深層次思維與學問,有時候會莫名其妙地自卑,覺得自己很渺小卑微。

那天談起“未來”這話題,我們身處的圈子,其實大相徑庭,他是學院派,我是社會派。夜君笑說:“你的工作圈子,需要很多street smarts才能生存,我沒有這種能力,只有選擇留在象牙塔裏。”

我笑了。其實很感激他把身段放低的體貼説話,讓人覺得舒服。

忽然

忽然 作者:林燕妮

欄名改了做「忽然才女」,因為忽然想起自從阿茂阿壽都可以當才女之後,一眾「本來才女」都不屑「才女」之名,紛紛不要了。人棄我取,那我便把「才女」這名 堂撿拾起來吧。

名相之事,表面而已,怎麼稱呼,長相怎樣,完全不重要。如果讓一個美如仙子下凡塵的女子坐在你面前,讓你看着她漸漸腐爛變成枯骨, 你便不會執着於名相了。
人生是很多種忽然造成的。美國忽然經濟大蕭條,外債內債一共六十萬億美元,世界上有任何一個經濟專家能預測嗎?本港樓價忽 然狂升,那是有人預知的嗎?誰曉得內地忽然有那麼多熱錢流入?中央忽然接受民主黨的功能組別選舉方法?丈夫忽然失業,女兒忽然讓驗出有癌症,忽然多得數不 完。

我們天天都活在忽然之中,面對得了,便叫做「平常心」,這是不求傳真,只求高深的名堂,其實即是 everyday life而已。天天聽人說「我以平常心對待。」煩死了,當然是平常心了,難道是失常心嗎?別再用「平常心」來遮掩自己的忐忑不安和渴欲了。

忐忑和 渴欲是每個人都有的,那並不是罪過,不妨坦然面對自己的生命。

不能承受自己的人生,有如讓生命漸漸消滅掉。且嚇你一下,你的生命在意識上雖然消滅 掉了,可你仍是活着的。給生命一些自由,一些放肆吧,想做便放膽去做,別作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的蠢事,活個精采吧。

凝影


河水安靜地倒映了樹影,凝結一份天地間的美麗。

關於明信片

親愛的H收到我寄給他的明信片,如此詮釋第一眼的心情:

“信箱口看到一張明信片,竟然很緊張地打開信箱,像是急著要揭開一道謎題:究竟是誰寄來的呢?”

句子迅速在眼裏讀過,心裏的感受卻是一組慢鏡頭,具體感覺那些共鳴的發生與展衍,清明意識著自己的感動。感動他說出自己每一次在信箱口看到明信片、私人信件的刹那。那些細微得連自己也忽略的感覺,竟然可以通過另一人清晰地呈現出來。

“明信片很漂亮,像你部落格放的照片,把一片片的倫敦陽光采下來做標本。”H訴説著他的感動,我卻感覺到一種溫度的回流,因爲知道一件小事可以如此被珍惜,儘管那明信片上沒有什麽珍貴的内涵,而一句“收到了”或“謝謝”可以快速表達謝意,好像在超級市場付款時,對一個有效率的收銀員說的一樣,然後離開,不以爲意曾經說過的感謝,因爲那只是一種慣性的禮貌。但你珍而重之地寫來了這些,讓我知道你此刻心中的謝意與其他平常事物的慣性感謝不同。於是我明白,這些年來,我喜歡一個人或一些人,統統都不是偶然的。

28.6.10

雨天的交響曲

有時候,我覺得,在這個年紀依然村上春樹ing,好像一位作家曾說的,是出自一種對青春的鄉愁。曾經,他的文字,搖撼了我們的輕狂歲月。所以,即便情懷不再、熱情退卻,也不捨得放下。

友人在台北買下這《村上春樹古典音樂事件簿》給我,遲來的生日禮物,非常合心意。

雨天、交響樂、寫作、香茶,最完美的心情組合。

在深遠、美妙、回蕩的復調樂曲中,思念起曾經因閲讀《挪威的森林》,那份靜靜的憂傷,幽深卻盈淡的傷感同時糅襍著.....正如一杯被調稀過的熱巧克力,入口輕薄,但那氣息依然是濃郁的。

我會再讀一次《挪威的森林》的吧,我想,在夏日的雨季中。

食記二則

住家樓下的Jusco在做沖繩食品節,買了我超喜歡的沖繩苦瓜。


我向來喜歡“自討苦吃”,而聞名的沖繩苦瓜是苦中極品:瓜身佈滿密密麻麻的疙瘩、深綠色、味道甘香又多汁、口感也特別爽脆。嗜苦瓜者,吃過必定難以自拔。


順便買了沖繩豚肉,此產地的豚肉特點是:絲毫沒有豬肉的膻味,肉味極度清甜,口感結實、脂肪少。

有沖繩苦瓜和豬肉,當然是把兩者切成幼條狀,加上雞蛋一起炒,便是道地的名菜“沖繩炒豬肉”。


喜歡吃苦瓜的你,如你來我家做客,這會是我為你做的迎賓小菜。

++++++


在巴黎老佛爺的超級市場買回這開心果巧克力,美味至極!!!

通常我們吃到的開心果巧克力,裏頭都是裹著開心果茸而不是果仁。可是,這巧克力,裏頭是完整一顆的開心果,跟那甜度適中帶點苦的黑巧克力外衣,是絕配!每吃在嘴裏,都能吃到開心果獨有的果香,以及黑巧克力的濃郁與甘甜。因爲太好吃,一口接一口,迅速便幹掉半包;剩下半包,捨不得吃完,所以慢下來.......

只恨沒有多買!

27.6.10

羞愧心

跟友人談起,一個人,若是對自己所犯的錯、帶給他人的嚴重困擾毫無羞愧心,這個人大概是永遠不會改進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