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10

詩人


假牙,大名鼎鼎,仰慕他詩情的人不計其數,隨便古歌一下便知道了。名家邁克也曾在專欄撰文特寫這位南洋才子:《流亡詩人》

我仰慕假牙的才情已久,他仰慕我的波已久(朋友曾拿了我低胸照片給他看,他當場打了5顆星!),我們互相仰慕已久,我們終于在倫敦見面。我們的見面非常愉快,假牙一整個都笑個不停。

我們約在地鐵站等,結果我和季節一走出閘,他的眼神就跟著我走,我感覺到有人注視我,便回頭去,看見了他,然後走過去。我問他:“你是假牙嗎?”他眯着眼笑了起來,說是。我問他:“你怎麽知道是我?”他老實回答:“我注意走出來的華人女子,最大波那個一定是你。” 哇哈哈哈哈哈哈,我當場笑個不停。

跟假牙“相認”是此次倫敦行的highlisght。

假牙很可愛。他除了寫詩,也畫畫。他送了我一曡以他畫作印成的明信片。各位粉絲不要嫉妒,各有前因莫羡人(eh?!) 。

11.6.10

英國玫瑰


我喜歡每一朵英國玫瑰。那盛開的姿態,有一種豁出去的轟烈。

9.6.10

傘下


昨天有雨,我們在稀疏的小雨中,慢慢地走,天色漸漸暗下來,街燈就亮了起來。

你識D乜也


游牛津,季節也悉心裝扮:痲質長袖上衣是Tailor-made的,褲子則是Henry的黑色寬褲管長褲。配上Zara涼鞋,還有Uniqlo的beanie,以及Pedder Red的包包,所到之處,備受矚目。

終于,
終于等到了有人上前搭訕。
三言兩語之後,來者指著季節的上衣,問:

“Is this religion?”

季節一聼,白眼一翻,一個“你識D乜也”的表情隨即浮現,正色回答:

“This is fashion!”

8.6.10

早餐

在倫敦的早餐,都吃得很好。大概也是因爲,每一次吃早餐的地點,都有充沛的陽光在室内緩緩地飄移,還有豐盛的選擇。我通常以鮮搾的橙汁作爲早餐前段和中段的飲料,到了尾聲,吃完了,就來一壺紅茶。昨天才想起,我平時在家也是這樣吃早餐的。果汁作開頭,紅茶為句點。

昨早到了St.James Park裏的餐廳吃早餐。公園裏的餐廳,被綠蔭環抱,而且面朝大湖,湖面上的的點點晨光,反映出一種最簡單的美好,所帶來的希望。






菠菜羊奶芝士奄列。


這是煎鴨蛋,我們沒吃過,都躍躍欲試。蛋黃味道濃烈帶騷。蛋白口感粗糙,雞蛋好吃多了。



友人的咖啡,一餐完滿的結束。


被晨光沐浴的我們。

我們的旅途非常悠閒,又毫不介意花錢,所以,享受是百分百的,沒有一秒鐘不快樂。我和季節昨天不約而同說,如果大吉利市回程撞機,其實也沒有什麽遺憾了,足見我們多麽快樂。

潮人@倫敦 (day 2)

跟季節出遊真的很忙,不停要幫他拍照,咩事呢請問????(這裡也快變成季節小鯨blog....)



季節今天的上衣,穿了很cool的undercover,細節在背後。


我們到Hyde Park Mandarin Oriental的Bar Boulud吃晚餐,加件外套,季節立刻變成另外一個look。

又,由米芝蓮三星名廚Daniel Boulud在倫敦開設的首家餐廳Bar Boulud,食物和服務水準令人讚賞,有時閒再寫。

是時候說說我自己。


在New Bond Street的French Sole買了雙芭蕾舞鞋。


我和季節在走進Harvey Nichols敗家前......所以還可以笑得出來?!哈哈。

小鯨在倫敦(day 2)


Oppppsss,不好意思,這是季節。



這個才是小鯨。

重溫一次變身前後的分別:




分身與本尊超級比一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敬請期待不斷更新的“小鯨在倫敦”系列。Len說得對,我和季節兩人一起,鬼主意多多,世界大亂。

7.6.10

我們的工人在抹窗



這個標題是季節想的,不關我事。
季節說(爲什麽他好像公寓的男主人?),我們要檢查過兩位工人抹窗的品質,才可以出門。

季節對Len說早安


季節:Bonjour, Len. 你覺得我呢一身既造型......點啊?

我此刻看見的光

我上網的位子,面對一地落地玻璃,看見窗外蒼翠的綠,以及和暖的晨光,在濃密的樹葉間,有生命力地穿透。這是我此刻看見的光,那麽美。大笨鍾的鐘聲總隱約傳來。正在醖釀想寫下來,隨意網遊,看見另外小鯨也寫了光,又是一怔。風雨、光....下次是什麽?




我們昨天搬進了位于市中心的公寓,因爲不急著走,所以當作回家一般看待。昨晚跟季節一人一張沙發窩著重溫第二季的SATC,嘻嘻哈哈。餓了走到附近的Tesco買東西回來果腹。搬張茶几,一邊看電視一邊吃東西。盡做些生活化的事情。覺得我們在倫敦生活著,而不是過客。

潮人@倫敦

季節一抵 倫敦,發現這位時尚達人跟這個時尚之都的融合,可用天人合一來形容。(來吧,明天就是我們大敗名店的時候了.......)

看看街頭snapshot.....(今天好像在幫他拍fashion spread!!!)




知道什麽是好風景嗎?
那就是你在街上偶然回頭,捕捉到一個靚人,連拍照的動作也那麽有型的時候。


季節跟在倫敦修讀藝術的香港友人C小姐出奇合襯。

但是,再勁的型人時尚彩照,都不及這張一出手殺完全場的特別專題“小鯨在倫敦”



特地抓本尊的近照來超級比一比:

6.6.10

沒有時差的生理時鐘

花了一天時間,適應了時差,在倫敦的第二天,我的生理時鐘依然在歐洲時間清晨五點,那就是平日我起床寫稿的時間醒過來,咩事?!第二天我還有篇稿要交,以爲是責任感驅使,在平常作息時間自動醒過來。但是第三天,還是5am.......我差點以爲是Groundhog Day(如果你有看過這部電影)!!!暫時沒稿寫,所以狂寫blog......總之就是要寫些東西,哈哈哈哈。人的習慣啊,去到天涯海角還是跟著你。

有人喜歡落地窗


Tate Modern頂樓的餐廳,四面八方都是落地窗,景觀開揚無比。

室内引進自然光綫,令人心曠神怡。俯看泰晤士河,一覽無遺。

美好的午餐。

晚上十點


在酒店門口拍下,
晚上10點的倫敦天空。

倫敦小記

的士開往市區的途中,有一段好長的路,兩岸的景色完全似在馬來西亞,直到見到了民居,才確定這是英國。難怪Eric常說,我可以在英國開車。真的,公路的規格很接近,我也有信心在這裡開車。

+++++

吃到了“名聞遐邇”的倫敦咖喱,果然是名不虛傳!是我吃過最美味的咖喱,天啊!咖喱的味道層次很豐富,以我們點的chicken tikka masala為例,先甜,後辣,茴香、芫荽等香料的味道清楚而生鮮,味蕾不斷感受到鮮明的衝擊,單是這點實在很令人激賞。同行的友人R君說,他在倫敦吃過多次咖喱,從未失望過。果然。但倫敦的咖喱爲什麽表現如此出色?這實在是個謎。

+++++

英鎊雖高,但兌換一下,消費的水平其實跟香港差不多。在香港“見慣大場面”,來到倫敦花費,心理負擔不會太重。

+++++

第一晚住了型格酒店Yotel,第二晚住進了Kensington的Marriott,正常四星飯店,但房價是200鎊一晚,就覺得有點過譽。因爲,房間設備與配套的上都略遜,而且有點窄。唯一可讚的是那張King size bed,但床褥竟然軟得下陷....咩事?!

+++++

今天搬了酒店,住Waterloo Place的Sofitel。非常滿意。房間極之寬敞、服務貼心、設備齊全、設想人性化,只是網速有點慢。但整體來説,值得那300鎊的房價。

++++

夏季日長夜短,早早天亮透,晚上十點,天空還透出一抹詭異的灰藍。我一直喜歡日長夜短的時季,感覺上,偷到了時間。

++++

這兩天都在的士中度過目的地的往返時刻,還未有機會見識倫敦的鐵路,倒是見識了周末的堵車。但這裡的司機比較守禮,不像在香港、吉隆坡一塞車,你可以強烈感受到整個公路的磁場,負數到快要爆炸。

香港友人V君曾說,倫敦的士跳表,跳得比起心跳還快,此話不假。

但倫敦的士真的很舒服很好坐,而且外型亮麗,值得。

Saturday morning@London


在的士裏,出發去吃喝玩樂,心情格外靚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