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10

倫敦

抵達倫敦,風有勁,陽光明媚的下午,我喜歡的天氣。

老早訂了酒店,第一天來到,我是來睡覺的。休息好,接下來才能充分享受旅途。明天才跟朋友匯合,慢慢玩。對於旅行,我是不怕“吃虧”的,沒有那種遠道而來看回夠本的心態。我的旅途常是,哎呀累了,回去酒店睡個午覺吧。

作爲一個潮人(!),即使一個人住,也不可以 隨便,我住進了非常具有太空感的Yotel。


(照片摘自網路)

明眼人一看便懂這是日式膠囊酒店的歐洲版。倫敦有兩家Yotel,阿姆斯特丹有一家。設計及規格是統一的。

空間不大,但勝在夠潮又有型,最適合單身旅客,那個單身的格調即時升級百倍。攜兒帶女者絕對不適合。麻雀雖小,倒也五臟俱全,免費上網,網速甚佳。我住的是單人房(圖二),好像睡在太空艙一樣。電視崁入牆壁,可睡在床上看電視,距離也剛好。我正趴在床上上網。爲了調整時差,現在累死,也決定忍一忍,上上網才睡。

床褥很舒服,這也是Yotel的賣點。

這是我旅程的好開始。

2.6.10

雨愛的秘密

下了好久的雨,陰鬱半天,要出門了,雨總算停了。其實下雨給我好心情。夏天我會莫名其妙期待颱風的到來,那風雨雖然暴烈,但因此有種與世隔絕的寫意,心裏分外寧靜。對風雨沒有情懷的人,也許不會明白。

封面故事


新一期的Fillens(女子網上攝影雜誌)封面,是我做的訪問,封面女郎是好友Suki,當然要在這裡宣傳下啦!

工作這些年,寫過無數訪問稿,做過無數的封面專訪。寫人物專訪,自認擅長做剪接,會凴受訪者的答案整理一個故事脈絡,而不是根據問答次序平鋪直敍。我喜歡做訪問,覺得有訪問價值的人物,不是名人/明星專屬的權利。有時候,當我看到身邊某位朋友,身上有可以發掘的故事、可以撰寫的角度,便會想想有沒有機會幫他/她寫一篇。

希望Suki喜歡我為她寫的。

+++++
最近的封面故事還有一個,5月《ICON》的鍾楚紅。臨危受命,交稿時間緊迫不已,而我當時在為劇本生死搏鬥.....但我對鍾小姐有感覺,我想寫,於是,幾杯咖啡開通宵完成。

滿足感是,雜誌上架後,友人讀完文章,特地sms來:“你寫的鍾楚紅,讀到最後,眼淚都快留下來。”這種滿足感,也是一種快樂的質感,比起玩樂帶來的快樂,層次不一樣。

當你在一件事上,得到人性上需索的心理滿足,你便會愛上這件事——這是爲什麽有的人熱愛工作,有的人不愛。同樣的道理,也應該適用于“一個人”的身上。

希望能寫更多更精彩的人物專訪。

旅程

昨日收到親愛的J傳來的短訊,祝我旅途愉快,想起自己其實不算是到過很多地方的人。長途旅行?04年年頭,我最後一次回到Sydney,看一眼,至今沒有去過比澳洲更遠的國家。

30嵗之前工作量驚人(現在再忙,比起以前也好多了),尤其是24-28嵗的時期,很怕錯過機會,不敢長途/長期旅行,怕轉個身回來了,因爲走開的時候人家找不到我,機會是別人的了。那時候還沒穩定下來,心態患得患失,只能很努力,緊緊抓住想要的。

我體會過,因爲抓緊一個機會,所以改變了打後的命運。

很多人在二十多嵗的時候,依然迷茫彷徨,或者今朝有酒今朝醉地玩樂度日,但我已經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麽。爲此是有付出和犧牲的,但我沒有後悔或遺憾,一早就知道,我要去的“地方”,不是買一張機票就能抵達。然而,得失之間,我是平衡的,因爲我所“失去”的,並非人生的終極追尋,所以並不可惜。沒有去過太多名勝景點,但人生的旅程,因那一段段我走過的路、經歷過的跌宕、享受過的成就感,依然豐盛得滿溢。有些風光是一時的,看過了帶不走;有些風光是一世的,由你經營得來是你專屬,會永遠成爲生命的一部分,就看看你想要的是什麽。在兩者兼得之前,縂有取捨。

幸好,33嵗,我在另一個階段了。還在耕耘當中,同時也陸陸續續地,享受到許許多多人生的收成:物質上、心靈上.....有時候撫心自問,所付出的,值得嗎?我聽見自己清晰回答:值得。

但凡旅程,可以上路,總是開心的。祝我旅途愉快!

1.6.10

不懂有沒有關係

我相信每個人的個性,跟他的職業特質在一個程度上一定是吻合的。譬如一個會做生意的人,肯定是懂得計算的;當醫護人員的,處事會很謹慎;而我在寫作上的需要,慣性對人psychoanaylze,包括對自己。

想起小時候父母常對我的一種懲罰方式。

父母很愛我,無可否認。但上一代的父母,愛,不代表懂得教育。

小時候住組屋,只要我令父母頭痛了,他們習慣把我推出門外,“碰”一聲,門一關,讓我知道,如果我還是不聽話,他們就不要我了。我又很嘴硬不會認錯,就拍門拍門拍門,哭啊哭,就是不肯認錯。通常是哭到嘶啞,累了沒聲音,他們聼不到聲音怕我被人拐走了,才開門讓我進去。這樣的“體罰”,直到搬家才結束。

現在想起來,也許我内心最深處是怕被人抛棄的吧?從這個方向追溯,就想到童年被懲罰的方式,體會被遺棄滋味的開始。回看我以往每一段感情關係,都是我主動放棄,而且手段激烈,毫無餘地。結婚了,一旦發生齟齬,就會想要:離開吧!幸好,我踫到一個愛我又有耐性的人。你們知道,朝夕相對又對你不離不棄,是不容易的。

其實並不懂,這跟小時候被關在門外的恐懼有沒有關係。我只是自覺到,自己在面對感情問題/瓶頸時,擺脫不了這樣的行爲模式,來了個自我審視。想起童年時期遭受的體罰,那些使勁的拍門與哭泣,當時的我,有沒有影響了今天的我。那些心理學上的前因後果,千縷萬絲,有時候窮一生也未必能為一個盲點找到一個所以然。

+++++

可能是父母教育方式出錯種下的因......受害者的角色真的很吸引,因爲完全不必為自己負責,但也就永遠不會成長了。但重點是看到那個盲點吧,比起找到盲點的出處更重要。也好,沒有可以推委的源頭,要為自己負責了。

記不起

看到J先生在fb上寫:“I remember being happy, but I can't recall that feeling of happiness.” 呆了幾秒鐘才能回過神。這不是我的感覺嗎?最近看到別人的博,說:“看到另一人的文字,震撼到以爲是自己寫的”,正是這樣的事啊。

這種“只記得當時是開心的,卻記不起那快樂的感覺”,有時候會令我有點戚然。曾經的,再濃烈的快樂,都會在生活過程中被慢慢淡化,最後只記得發生過,卻忘了那份心情是怎樣的一回事了。

31.5.10

年輕與年齡無關

陶傑在今天的蘋果專欄寫Clint Eastwood,節錄一段:

“在拍完《麥迪遜之橋》後,他自覺臉孔生涯至此完結,當厭了明星,他發現還有很多話還沒有說出來:軍旗戰曲和琉磺島戰書,原來真正的事業七十歲後才開始。他 以激情來證實,年輕與年齡無關。

仔細看這個人晚年的肖像:他已經微禿,臉上和頸都是皺紋,修身絕美,沒有半點肚腩,一雙眯縫的眼睛遠眺天涯,這種 臉孔是沒得裝扮的。在中國,男人到四十歲,滿身的脂膏向着一副金框眼鏡聚攏過來,一頭領導人格式烏黑的頭蠟映照着酒肉的平庸,找不到這個類型的臉譜。他八 十歲了,老得比誰都漂亮,在激越中閃爍着生命的大愛,他不必仰望什麼星空,他讓大家一起仰望,他不止是星,而且是夜空一角的輝煌。”


+++++

很多人抗拒變老,卻不知,從來要抗拒的事物,自己必然辛苦。如果到了50嵗,還得依賴外形來掙得一兩分自信,也算是悲哀。

變老是無可避免的自然定律,如死亡。既然抗老也終得一死,不如想想,要如何充實生命的内容。長生不老終究只是一個軀殼,有過自己想要的人生,才是終極的戰勝死亡。

願我老了,還是一直在進步當中:活得有激情、享受愛情、繼續實踐理想.....

紅棗糕·生活照


女友E小姐山長水遠到元朗吃私房菜,甜品是新鮮蒸製的紅棗糕,一吃之下驚。為。天。人。,馬上買了帶回來送我吃。

果然是好好吃。紅棗香氣十足,味道很清甜,那甜度是幽幽發出很天然的,所以在此之上有份清新感。還有就是那糕身的黏性恰到好處,所以口感煙軔得來又不會黏牙,單是這點可給滿分,因爲分量的拿捏,難度甚高。

這紅棗糕賣相樸實,有農家風味,製作水平卻令人吃出一份精細感。那麽簡單,又那麽不簡單。

但願有機會帶父母去嘗嘗,他們定然十分喜歡。

也想到了Len,心想:如果你能吃到就好了。

+++++

常看Len在法國的生活照,就是田園、叢林、菜地、花田....大自然。

隨便站在小房子前拍照,那色彩的對比、房子自然的美感,便是一張明信片。

淩晨一點鐘,還在工作,玩心忽起,叫Eric:可唔可以幫我影張生活照啊?


人家的生活照美輪美奐,自然風光美不勝收。我的生活照拍一張跟一百張也不太有分別,就是恆常有個披頭散髮姿色奉欠的女人,坐在那裏,盯著電腦屏幕看、看、看。偶然會對著電腦笑起來,成個癲婆。

有沒有人幫你拍過你工作時的神情?

30.5.10

早餐



我對早餐的態度可用虔誠來形容。

而且常自己動手做早餐,簡單的,但也是一種生活情趣。犒賞自己,不一定要依賴物質。我是懂得自我製造好心情的。

講起吃,人們說失戀的人會茶飯不思,我和姐妹淘異口同聲說,失戀儘管傷心,但時間一到肚子餓,還是會打鑼找東西來填飽腸胃。我們笑說,可見大家都是求生意志很強的人。

在曼谷的時候,和鯨去吃過一頓德國早餐。晨早帶著恍惚的光綫在座位旁邊的窗戶透進來,我們坐在陽光裏。那是關於早餐的輕美記憶。或許,有時候也不過是因爲一束光,所以回憶裏更感情豐富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