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10

行動吧

別想,做吧

文: 林燕妮

有時考慮是逃避,不是真正在想的,只是不想做而已。有一天我打算運動一下,不過 要跑十幾層樓才能到天台。固然可以搭電梯,但我知道搭電梯上天台算是什麼活動?考慮了半天,走十幾層樓梯我走得來嗎?經過一番腦袋掙扎,終於步行上了天 台,除了有點氣喘之外,實在沒難度的。考慮得來我已經可以跑上天台了。

在天台,藍天白雲,我有如坐了十年牢的釋囚,不禁張開雙臂迎接天空,還做了 好些柔軟體操拉拉筋。考慮什麼嘛,其實自己是懶得動。以後便不再考慮了,乾脆說走便走。有時在夜間,看見很多星星,又看見飛機升降。香港的機場真忙啊,平 均每兩分鐘便有一部飛機升降。飛機外亮着燈的,有如會動的小星星。越飛越低的是降落,越飛越高的是起飛,一會兒便不見了。


我們不大想做的事總會考 慮一番,如果是想做的事,考慮過嗎?還不是樂滋滋的馬上做了?考慮是忐忑不安的逃避,如果做了,根本沒有考慮時那麼不自在。如今我領悟了一句很簡單的話: 「 Just do it。」禪修老師如是云。

翻成中文並非「想做便去做」那麼任性魯莽,而是:「行動吧」的意思。沒有行動,一百年仍是沒有做。 Just do it是我如今做事快了很多的原因,但是禪修有如逆水行舟,隨時打回原形,悟了又會不悟,不悟了又會悟。 Just do it這句話令我沒那麼忙。工作是一樣的,但卻省下了考慮和逃避的時間。

+++++

好友說要買房子,資金也充足,但就是講了很久沒真正行動。有次我打趣他:化心動為行動吧!

我們大部分時間花在想,結果什麽也沒做到。其實事情要是真的做起來,可沒“想象中”的那麽難或複雜。從來,事情不是靠想,而是靠行動實現的。

林燕妮說得好,如果做了,根本沒有考慮時那麼不自在。有時候你反復在想,也只不過在逃避——也大有可能是逃避面對自己實踐能力的不足,這句是我加的。

20.5.10

DK

DK是我極喜歡的朋友仔,大概,沒有什麽比起一個懂時尚有品味、擅長烹飪、大方體貼、懂得關心他人不吝付出、愛朋友的帥氣男生更能討人喜歡。

午後打算在沙發上小睡一陣,門鈴響起,郵差。好久沒收到挂號信了,真開心。其實上一次也是DK寄來的,是一幅畫。仿佛也只有他為我寄需要簽收的物件了,哈哈。

拆開一看,是早到生日禮物。打開包裹,看見包裝簡約而精致的日本茶包,哇一聲叫出來。

還細心挑選了幾種口味的茶葉。

於是帶著甜美的心情午睡去。

做DK的朋友應該是很幸福的,因爲他很會做菜,吃過的人都讚不絕口。我則試過他的雞飯、意大利麵等食譜,好吃又容易做,全家都喜歡吃。真希望有一天能吃到他親手做的菜。

細想,我倆情誼的建立,其實是DK先主動付出的.....謝謝你“千山萬水”“不辭勞苦”向我走來,令人感覺如此被重視。我從不把這種事情當作理所當然,是以心裏珍惜。但願,我也有讓你感受到一二,你給過我的美好感受。謝謝你。

動力

辛勤工作需要動力,長遠的目標,或短期内可達成的犒賞。

我長遠的動力,當然是更大的肯定。

但短期的動力也不可忽視,那是很具爆發力的精神偉哥。

寫稿寫到一半會笑出來。

倫敦,等我,我快來了,讓我們試情15天,看看我打後會不會好像其他人對你萬般愛戀。

金牛座特質

昨天跟女友Nicole和她媽媽在太古廣場午餐,她倆母女親昵,女友當面說母親:“她啊,金牛座的,最嘮叨了!很會嘮叨!” 哈哈哈哈哈哈,看來這是金牛座特質?我身邊的金牛人,嘮叨第一名!!!

我問女友,那你認爲金牛座還有什麽特質?她好毫不猶豫地回答:“表面上看來隨和,其實心底深處對人很有要求,對自己就無所謂得多!”我又哈哈哈哈哈起來。真的好中!!!

+++++


謝謝女友請的生日飯+一瓶94年的Saint-Emilion Grand Cru。昨日下午寫稿之時又狂風暴雨,美酒當前,真的很想把它幹掉,什麽都不理,狠狠睡一覺......

19.5.10

虛榮

虛榮心,會令人不切實際地追求自己能力範圍以外的事物,來得到自我感覺良好。這無底深潭,也許只不過始於自信不足,下意識希望從他人的羡慕、關注來肯定自己。但又有多少人,願意好好地自我審視因内裏缺失所表露的膚淺?

隨筆

想起來,我其實是個瑣碎的人,希望這個瑣碎不至於是狷介或小家。

我會記住一些瑣碎的事,譬如,今早便想起了上次回馬的聚會,Jackie和Jojo席間問起我度過情緒低潮期了嗎?那殷切的眼神,很直接表達了關心。

但願我沒有忘記說謝謝。

+++++

最新消息是,美女落選了,她爭取的角色,由另一個日本來的美女擔任。

看吧,現實的冷酷就是,不是說你準備得多好、多盡力,機會就是你的。不像大學讀書考試,你肯努力,你會看到即時的回報。

面對際遇的忐忑,是種很大的煎熬。其實我會想知道,他人是怎麽面對他們的失落的啊?美女會在回去紐約的飛機上掉眼淚嗎?

我呢,我總是向前看的。

+++++

在街頭常會踫到籌集善款的義工,我多少都會捐點錢。

但其實心底深處,我會認爲“用自己的能力去幫助有需要的人”,應該是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偶然有餘錢/餘興/餘力才做的善舉。

所以,早在幾年前,我便開始了通過信用卡轉帳固定每個月捐款到幾個國際組織如無國界醫生。數額其實不會很大,但我希望做個commitment,於是開始了這樣的行動。Commitment=負責任,你不能在那個月手緊的時候,就把捐款的轉帳切掉。

不一定要在很幸福的時候才是有能力去關注別人的需要。讓“它”成爲習慣好嗎?我告訴自己。出錢或出力。

18.5.10

開會二三事


約在咖啡館談劇本,昏黃燈光、叫幾杯咖啡、悠揚爵士樂,聼起來很有氣質......可是,當劇本已經去到第X稿要改,裝訂後有整百頁厚,每隔幾頁就寫滿筆記,那杯咖啡只是用來提神,音樂是爲了舒緩情緒令人不至於想死。

有無數個開會的經驗,製作會議=搾腦汁時間。幾個小時,時間上聼起來不長,但往往已經累到不成人形。那種精神上的疲累和虛脫,令你會有萎縮之感。電光火石間,常想起“油盡燈枯”四個字。

來香港之前有陣子,有幾個電視台的projects在手,忙到連睡覺的時間都沒有。有個編審工作,合作的女導演跟我一樣瘋狂地忙碌,兩個女人根本沒有時間可以互相遷就坐下來開會。結果!我倆拿出彼此的schedule來對,每個星期天早上7點至9點有空檔,殺!我們就約在星期天早上7點,Bangsar的mamak店(即印度食店,在馬來西亞是文化)邊吃早餐邊開會,然後9點離開去各自的拍攝工作。厲害的是,我們倆從來沒有在這禮拜天早上的7點“早餐會議”遲到過,而且絕不會死氣沉沉地出現,總是朝氣蓬勃,頂多一個自然不過的小哈欠,即使前一晚只有數個小時的睡眠。我倆之間一直有種惺惺相惜。

現在的魄力真的大不如前,但珍惜機會的心態還是一樣的。I work my ass off to get where I am. 每當我在冬天的清晨,離開暖笠笠的被窩,哆嗦著起來寫稿時,都會想:你可以說我天分不好,但如果你說我不珍惜機會,我會把你殺掉!意志力,就是這樣千錘百煉而來的。

17.5.10

Kirara

記得有一次跟Eric去逛琴行,他一時興起,坐在一架黑鋼琴前,輕輕掃一掃琴鍵,便開始彈奏。

悠揚的琴音傳出,圍上來的人隨著連綿不斷的樂聲漸漸增多。

今夜,又想起了這首在他十指下行雲流水的樂曲。

娘惹博物館


看見,歲月的一角。

化悲憤為力量

看Crime & Investigation頻道,其中一集啓發性很大。

故事的女主角年少時曾遭強暴,但她受驚過度,不敢跟他人提起,又沒有能力保護自己,在壓抑之下,此後成了她揮之不去的夢魘。

成年以後,她馬上搬離家庭、離開她原居的洲屬,過著流浪式的生活,只爲了逃離那個噩夢開始的地方。

女人的繪畫天分極高,她靠街頭畫人像維生。有一天,她無意看到電視上的一則新聞播報,改變了她的一生。

那是一起強暴案。她聼警察形容疑兇外貌和拼圖,覺得辦案草率極了,心中一股熱血冒起,撥打電話到警局毛遂自薦,願意分文不取,聽取受害者口供,畫出疑犯肖像。

她的熱心一開始並不受理,但她鍥而不捨。每天撥電話到警局,提醒他們,不管任何案件,她都樂意給與免費的協助。

過了幾個月,警察被她煩得頑石點頭,答應讓她一試。她的罪犯肖像一畫成,連受害者本身都震驚,因爲相似度接近百分百,比起警方做的人像拼圖更像。

就這樣,她協助警方偵破這起強暴案。此後幾次,皆屢屢破案,最後正式為警隊聘用,並且屢破奇案和懸案,成爲全美國五大罪犯肖像畫家之一。

因爲曾經身為受害者,所以她想為其他受害者找回公道,讓罪犯得到應有的制裁。在那個過程裏,她治療了自己。

這是我聼過最動容的化悲憤為力量的故事。你身上有個難以磨滅的傷口,你當然可以名正言順地繼續悲傷和憤怒——但你也可以因爲它做些什麽,如果你願意。

16.5.10

百變阿J

我的好友J先生,他人生買的第一張專輯是梅艷芳的卡帶......當時他應該沒有想到,若干年後,他也會步上偶像的路程,成爲一個百變阿姐.......opppsss,是阿J才對。


扮女人,我得!!!


扮中坑老師,我又得!!!(黑板上那行字:不乖的同學.....笑死我!!!!)


掌聲歡迎新崛起韓國巨星,阿Rain師弟————————阿Jain!!!!!!!!

如果你也喜歡百變阿J,你可以到這裡支持他:http://www.facebook.com/home.php#!/pages/Jentzen-Lim/10150125443135150?ref=ts


生而為樹,落地生根,儜立大地,開枝散葉,以爲就是一生的命運。
直到有一天你經過,才赫然明白過來:我在這裡停留,是爲了給與你護蔭。

機會

早在兩個月前已經看過昨晚那位美女K的照片。她通過中間人放話:如果可以casting,我願意自費從紐約飛過來。

昨晚就看到她了。雖然正職是金融分析師,但也在New York film academy上過正式的戲劇訓練課程,早早裝備好自己。

說真的,我很喜歡她主動爭取的決心,和勇氣。因爲,若是不合適,角色也輪不到她演。她大有可能帶著失落和難過回去紐約.....但她知道會面對的是什麽。一個可以當金融分析師的女人,腦筋不會不清晰。她很務實,但同時開放自己於人生其他可能,爭取自己喜歡做的。

沒有經歷過這個過程的人,可會明白,要得到要抓緊一個自己希冀的機會,有多麽多麽艱難?有太多太多,即使你盡了全力,也無法控制的因素。

想起曾經站在山頂,頂住凜冽的風,凝望山下如鑽石如珠寶閃爍的一座城市,美得像夢中的童話。多少人來到這個城市逐夢,尋找他們想要的未來。而夢想,動人在投射在心中的不真實,可以變爲真實。就好像山上俯視的香港夜景,如真,亦如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