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10

美女

在娛樂圈,美女如雲。所謂美女,就是真正的美女:豐胸(平胸也可,看比例)、細腰、長腿、容貌上佳,上帝的傑作。

近距離接觸過無數美女明星名模,因爲早早便開了眼界,眼角高了,常對一般人說的“美女”瞄幾眼,便心頭一驚:嚇,這樣好算美女?記得曾有朋友言之鑿鑿對我說他的朋友是個美女,我去到一看,不過是有幾分秀氣的普通女生,身材平平無奇,氣質也奉欠,當下對友人的品味不得不暗暗重新評估。很bitchy但沒辦法,這是環境浸淫出來的審美觀和眼光,再也無法小眉小眼地把稍有幾分姿色,或者看得順眼的女生,列為美女。

美女會令人驚艷,令人忍不住一看再看,令人再三讚嘆,令同性也無法自制地怦然心動。

娛圈美女,即使不是當紅的,也有很多極之養眼的人間極品。


今晚見了一個美女,在華爾街當金融分析師(!),兼職模特兒。大老遠自費從紐約飛來香港,不過爲了爭取一個角色的演出,一個機會。

樣子甜美,身材比例完好得令我......心跳加速。交談時,我只能盯住她眼睛看,生怕眼神往下滑,便會被她的乳溝“勾留”。

娛樂圈的奇幻魅力是什麽?緣何令人前仆後繼,巨額付出,在所不惜?

差點錯過

跟女友P在綫上閒聊,省起去年在台北給她寄了一張明信片,似乎“下落不明”,便隨意問起她到底有收到嗎?她說有啊,而且一直貼在她一塊很重要的布告板上。然後她說其實常常想念我。這一切若不是這天偶然談起,我是不知道的。看她這麽說,我一邊打字一邊笑:“你對著我卻毫無反應,你不怕我覺得你是不在乎的?”

“我覺得真正的感覺,是要放在心底,自己知道就好。”

“果然是天蠍座的!”天蠍表面的冷酷,常令人覺得很有距離......但其實感情深藏且内斂無比,所以也常常自苦。

“喜歡就要讓對方知道”的理論,對P這種人是不管用的.....他們的柔軟,只(敢)對自己曝露。只是我差點錯過了她不在我面前表露的重視......知道那明信片貼在她所說的“重要的布告板”上,感覺還是很甜美的。

14.5.10

我們

2009年11月21號。第一場簽書會後,大夥去了吃飯。
嘉惠拿了我的相機去玩,拍了很多照片。
剛才整理照片,發現有很多照片雖然“充滿動感”朦朦的,但好些側臉圖可以做成組圖。



生活雜燴

6點起床,竟然聽見鳥鳴,差點以爲是幻覺。在港島市區,可以在醒來時聽見陣陣鳥鳴,有點奇跡之感。我常常清晨起來寫作,這好像是第一次聽見。還是以前我從未發覺。

但是一到8點鐘,工地聲就響起了。

+++++

關於奇跡。小友在fb上寫:miracles dun happen everyday... i juz hope it will one day..
是啊,真的會有這樣的心情。尤其面對前途的忐忑。

+++++

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中練出一套“變臉功夫”,那就是明明5分鐘前還在街角小飲泣,5分鐘後可以若無其事走進社交場合,談笑風聲。

其實心情還是怏怏的。但你知道,收拾心情應對眼前的,是成年人應有的小EQ。在不恰當的場合流露個人情緒,人家也只會當戲看,何必拿自己隱秘的脆弱娛樂別人。除非你是很desperate的attention seeker......

+++++

看Len寫會呼吸的傷疤,借此檢視一下自己的。
有沒有講過,每次自我撿視過去那些暴力帶來的創痛,問問自己:是否沉溺在受害者情意結、是允許還是縱容自己悲傷、自我張揚傷痛是不是把這個作爲奪取關注的最方便手段、有沒有依賴自虐來感受自己的存在價值......
那些内心的翻騰都好像靈魂死過一次。所以有時候我都要自豪,我有這樣的能耐自我周旋。

誰沒有懷抱著一些難以言喻的傷疤。最怕是掀開來看的時候,發現它不止在呼吸,而是還在流血。

+++++

有時候我想,曾經遭遇過的痛苦,是一種寫作的動力吧。不單單爲了釋放自己,而是看到別人的痛苦和迷失,會不忍心,想要做些什麽。

友人對我說:“我感覺到用生命寫出來的文字的力量。” 真是大肯定。謝謝你。

我不懂他人對我文字的感受,但我喜歡某些人的文字,不是因爲對方“寫得好”(文筆好的人俯拾皆是!),而是他/她的文字,是歷練轉化的,所以動人。

+++++

香港網友熱心地為我推介醫生,又閒閒地提起:你快生日了,時間過得太快!
我怔了怔。因爲此網友沒有在我的fb上,她記得我的生日,是因爲她記得,不是因爲有什麽reminder。
不過網海相逢而已,但她記取了你重要的日子。會感動的。

+++++

依照家裏傳統,農曆生日時,父母會給我利市。
我的農曆生日是4月初8,佛誕。不懂是不是因爲這樣,我做人還有一點慧根......(這已是自曝愚昧啦!!!)

+++++

友人說看了我blog寫的其中一段:“.....看後有點甘,希望那後調是甜的。”
真像我的現況。其實也沒有什麽不如意,只是壓力。
有壓力就自然覺得生活不容易了。
希望後調是甜的。

13.5.10

晴天霹靂

因爲寫稿開啓了平日隨身攜帶的錄音筆,收聽裏頭的錄音....

要尋找的那個track不是最近的,所以一個個file回聼......重聼之前跟阿Sa做的訪問,很滿意自己的廣東話,單聼錄音,就是兩個香港人的對話。在香港出席社交場合,如我不自暴身份,他人沒有想過我是馬來西亞人。其實在香港住了下來以後,粵語發音一直在進步,以前訪問香港藝人,重聼錄音的時候,我依然聼得出我和對方的廣東話是有不同的。

找到了我要的track,一聼,不妥,爲什麽我的華語(即普通話)變成這個樣子?!以前我很自豪我的華語說得ok好聽噠,現在竟然有了“鄉音”!!!Oh my god,發生咩事?!晴!天!霹!靂!

馬上撥電話給豬籠入水名主持(這個稱呼是今天跟菲比姐姐在msn上聊天時她講噠,不關我事)(卸膊先......)J先生,來平息心頭的震驚。結果,本來講著華語的我們,自自然地轉了channel講廣東話,咩事呢?我已經不會講華語了嗎??????最後,J先生建議我定時一個禮拜至少打三次電話給他,我們一起講華語........嗚嗚,點解會甘.......

你知道的

有些事,不是做不到而是不想做。但有的人,會爲了讓你快樂,去做一些他本來不會做的事。然後你明白,有的人明明做到的事卻沒有想過為你做,只不過因爲他不愛你。你是知道的,在自欺的夢裏醒來,就忍不住傷心了。

幾則

前幾天到郵局寄包裹,沿途下著霏霏細雨。想起上一次寄包裹,也是下著雨,腳步每踏出一步便濺起水花,身子和袋子裏的東西也難免或多或少地沾濕。會忍不住想的,寄到迢迢萬里以外,包裹内物件沾上的雨水,會不會都乾了?還是依然濕著。

+++++

抵抗力真的差了。淋那麽一點雨,就小感冒了。幾天哈秋哈秋不斷(又咳嗽),但前車之鑒不敢吃藥了。Eric問我怎麽了?我笑說,或許有人想念我。是誰開始,賦予這小毛病這麽纏綿的遐想的?

+++++

從來沒有想過不工作的,因爲我的工作就是我的理想。無意批判他人,只是有太多人一邊抱怨工作一邊從未做出行動改變,一生活得不暢快,就明白,人找到自己想做的,然後去投入,多麽重要。重要在,那個選擇,令你勇於承擔任何結果而無悔。

+++++

“你硬頸唔代表你堅強。”好久好久以前有人跟我說的,應該是改變一生的話。

有時候做人有些莫名其妙的執拗,只是下意識地維護自己脆弱的自尊吧。那個自我底下其實是沒料到兼不堪一擊的。

然後我成了一個不太硬頸但應該是很堅強的人。

+++++

有人在電郵對我說:“我對你的健康情況“不太滿意”。”一讀就笑了。

帶點權威的語氣。

但你知道也是一種關懷的表達方式。

謝謝你,親愛的。

+++++


做了泡菜豬頸肉炒烏冬。

豬頸肉用基本腌料加大量蒜片腌幾個小時,然後下鍋炒。炒至八分熟,下泡菜炒幾下,然後下烏冬拌炒至每根麵條沾上泡菜汁,即成。又香又酸又辣,好吃到一個地步。

也許是蒜+泡菜這個組合發揮了作用,今早哈秋沒有了。

堅持

堅持是難的。難在每一次在接近想要放棄時,還要懂得在内心拔河的另一端出力拉緊繩索,因爲知道稍一退步,意志就兵敗如山倒了。永無止盡的自強。

那些説也說不清的

大清早起來寫稿,在fb上讀到友人Jack寫的這段,心裏揪著揪著,瞬間淚水注滿眼眶。

Jack是雲門的舞者。這段夢想的路,始於......10年前或更早。我記得去看他的第一個舞展,在Cheras不懂什麽Mall的小劇院,現在已經不存在了吧?後來Jack來了香港演藝學院主修舞蹈,一呆四五年。他考進雲門,離開香港到台北的時候,我就來了香港。時間與地點的交錯。

倒是一直記得他跟我講過,每天早上的基本身體練習,是貼著牆壁的一字馬之類,幾個小時。還有身體的勞損。瑣瑣碎碎的記憶,如風輕柔。

那些追逐夢想的心情,是沒有分別的。那些只有走過這段路的人才明白的......無從說起的百般滋味。

還記得,那一年我吃力的扛著行李,在香港的荃灣大窩口下了車,擡頭看見耀眼的陽 光,我離開家裏萬里遠的地方尋找一個未來。然後 經歷了幾次的遷移,到太子,到上環然後來到了台灣淡水。數一數日子,快九年了。那一道耀眼的陽光,還一直照耀在擡頭可見的頭頂上;還有那一顆熱切的對未來的好奇,依然閃耀 著。未來,還是要自己勇敢的走下去,摸索,感 受。今夜淡水河吹著強風,清楚的聽見河岸浪潮的聲音,那些狂熱的,奔騰的力量在翻滾,莫名的想出走,或是想回家了。——Jack

9.5.10

真相?

上次發燒吃抗生素導致過敏嘔吐+臉腫,該藥廠的藥物昨日被醫管局下令回收,看來是藥廠出事而不是我對抗生素過敏?

嘉琳製藥廠藥物出事經過

日 期 事 件
04/20 澳門衞生當局驗出其生產的「康婷-500止痛素」不能通過分解測試,下令回收,本港衞生署始進行測試,發現兩款「康婷止痛素」出現同樣問題,才下令從市面 回收,「嘉琳」暫停藥物出廠。

04/26 衞生署再發現其生產的七種藥物未通過藥物分解測試,包括三種抗生素。

05/07 衞生署化驗約九十款「嘉琳」產品樣本,再驗出其中四種藥物成分少於註冊分量,指令「嘉琳」在本港註冊的四百三十四種藥物從市面回收。

須回收藥物 藥房仍有售

嘉琳只設立熱線 2429 8412供市民查詢,昨日未有公佈回收詳情。港九藥房商會理事長劉愛國表示,昨向嘉琳查詢回收細節,獲回覆明日才有公佈,引致回收混亂。他會向能出示未開 封藥物的市民退款,但若藥物已使用或開封,暫未能回收。市面藥房普遍有售嘉琳藥物,如退燒、止咳水及消炎藥,數量不多。

不少藥房昨繼續售賣嘉琳藥 物。本報記者昨午到調景嶺一間藥房,成功購買嘉琳的一款退燒止痛丸。本報曾多次致嘉琳查詢,電話無人接聽。

衞生署 表示,昨已與嘉琳聯絡,獲悉藥廠需時間通知零售商及市民回收安排,市民可將藥物交予零售商回收。署方會繼續調查嘉琳,才決定是否提出檢控。不少私家醫生使用嘉琳的藥物。香港醫學會前會長蔡堅表示,他使用兩至三種嘉琳的抗生素及防止骨質退化藥,昨未接獲藥廠回收通知。他批評藥廠不負責任,衞生署 監管不力,「點解澳門先發現,香港先去查,如果唔夠藥劑師可以請;藥物成份唔夠係欺騙,可以死人」。

舊文·舊情

爲了尋找一篇舊文章,看回08年的一篇舊帖。

08年尾J先生來個港台雙城游,同行的友人問他,爲什麽不先來香港才飛去台北?J先生說,先去台北才來香港,就能幫我買我愛吃的東西,行程因此而敲定。

重讀,心裏還是感動的,as有人會把你擺在某個考量的重點上,那個被愛的感覺啊.......要怎麽形容?

願我一直以來也有讓你知道,對你的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