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10

朋友·知己

從來沒有刻意去經營任何一段友誼,喜歡誰,便對誰好,喜歡他多些,便對他再好一些,爲著讓對方知道他如此討人喜歡。全是凴心的事,沒有方程式:譬如,要什麽時候送禮、什麽時候囘禮......沒有這樣的“心機”。我是個很偏心的人,不會“公平分配資源”,可以非常一面倒。

朋友很多,好朋友也很多,幸運的是,知己也不乏其人。但知己這事,並非由刻意製造或經營而來,很講究某種思想頻率和個性上的契合。彼此無需長篇大論,便能明白對方心底一些深層的想法和觀點,或者觸覺......或者一個眼神,一個小動作,難以言喻的心意便明白過來。知己或同類,有時候是頗玄的一回事。

我對知己的定義,除了性情投契想法有共鳴、可以互相愛護和扶持,包括可以一起暢談是非(哈哈哈)、放心地向對方披露自己的陰暗面,同時保持著微妙的距離。大家都明白,那點距離,是令彼此更親密的催化劑。然而,要有共同的sense,這事才能做得渾然天成,舒服燙貼。因爲那距離不是特地去計量的,是發自内心的尊重和體貼。

當然,每個人最好的知己,都應該是自己。自我關係親密,那種安全感,無堅不摧,無需什麽神算塔羅牌來賦予方向和力量,你總能從自己的心得到最好的指引。自愛的力量,才是最無窮無盡的,我深深體會。

我與美女


顯然地,我不懂那個“死”字點寫。跟一班80後的美女合照,我既無青春,又無姿色,只有過人自信,哈哈哈哈。

上次回馬宣傳新書,因爲行程緊迫也來不及跟好友們一一打招呼,只在fb和部落貼上行程算數。第一場簽書會時,看見Felina(左一)穿著一襲花裙子準時現身,靜靜地站在一旁,聼我講話,然後排隊給我簽書。話也沒多講幾句,因她體貼地怕打擾。一直記得她那天清麗的孤獨身影,那份默默的支持。每次想起,還是會感動的。

今天跟大夥約了晚餐,她匆忙地從柔佛趕回來KL......爲了見上一面。

我和Felina之間有個小故事,寫在這裡:她是美麗的新娘

喜歡大家,但特別喜歡她。縂有些人,不止跟你有緣,那緣分,會深一些。

22.4.10

只要你快樂

看到嘉惠在blog寫這段,特別喜歡:

“因为,你想对一个人好,
就只是因为在当下,你想对一个人好,
是从没想过要回什么的。”

這是真的。只是在現實生活要做到,很多人都覺得不大容易。
大部分的人,付出的時候,即使沒有懷著不能見光的目的,也是希望得到某種關注,或者情感上的回報。
說到底,那個付出,還是爲了自己。

我常常爲了一些別人對我上心的小事、特別為我做的事情感動得一塌糊塗。我覺得是寫作的人,特別敏感細緻吧。

有次姐妹淘對我說:“不是因爲你感受力特別強才會那麽感動,而是因爲在平日你對這些人好的時候,是很純粹地想對他們好,沒有想過回報,所以當別人因你的付出有了相應對你好,你就特別開心和感恩。你是我見過在付出時最沒期待的人。”

很動人的讚美啊,動人在,她對我有那個了解。

她講了之後,想一想自己,是真的。每一次為一個人做些什麽,也不過想為對方帶來一點快樂,讓對方感覺被寵愛,如此而已。對方會感激....之類的反應,是他的修養和性格好,並不是我的期待。及後想到,也許,這正是爲何,我可以跟一些情感内斂的人建立深厚感情,因爲一般人對這種人付出後看不到預期的“特別反應”,就自然會因爲欠缺滿足感而打退堂鼓。我是無所謂他們給什麽反應,只要知道他心裏是快樂的,就會為他去做。勇往直前之下,自然有了意外的友情收穫。

我始終認爲,喜歡一個人、愛一個人,最終也不過是想對方過得好,這樣而已。自己在能力上可以做到令他快樂,在付出的當下,其實已經得到了屬於自己的小幸福。

對我好

在檳城的時候,其中一個早上醒來,賴床時想起J給的驚喜派對,還有那些出現在眼前的人,靜靜地流了眼淚。可以感動很久吧我想。感受到的愛,令心裏飽滿。

那些笑聲、那些話題、那些快樂.....掠過,掠過,一幕幕在腦海。

昨天到豆原喝咖啡,叫了一桌子東西,結果由當班的嘉惠萬歲(萬歲=請客,港式説法)。我笑說,她昨天是白做了,賺的錢都不懂夠不夠貼帳單。嘉惠啊,她算是老被我“欺負”的,但又對我很好!她其實對人有股傻乎乎的好。真是不可多得的朋友。

圖片摘自豆原部落格。

豆原的季節限定芒果冰釀色彩層次豐富很甜美,只是中間那層黑咖啡的苦,真苦!眼耳口鼻都皺成一團!!

有人比我嗜甜,卻“含辛茹苦”地幫我把那層黑咖啡喝掉,以便我能吃到下面的芒果泥。雖然一切無聲,卻能感覺到自己吃進心裏的滋味,是被寵愛的甜美。那一刻覺得自己很幸福。(我要食提子!!!!哇哈哈哈哈哈哈)

那是一種很細膩的溫柔。我其實常有機會領受到來自異性真心體貼的溫柔待遇,身為女人的幸福之一,也莫過於此吧。

剛才M小姐爲了送我禮物,特地開車送上門,要人家頻撲,會不好意思。
M送的禮物很有心思。細心得很。
感動這樣的心思和心意。

加愛把家裏一盆艷麗至極的花命名為嫣薇,
說的盡是纏綿話,譬如:看著嫣薇憔悴的葉子,我内疚的。
我覺得浪漫得不得了。
她這樣照顧“我”。

人與人之間相遇相知的美麗。
謝謝大家對我好,
那麽愛我啊,你們。

19.4.10

怎樣成爲專欄作家

文:高慧然(轉載自《蘋果日報》)

以下兩條問題來自一位希望成為專欄作家的大學生,因問題有趣兼具普遍性,我把它們原封不動抄了下來,然後公開答覆,供有志者參考:

問題一、我的文筆不太通順,不知道你會建議我看那些書去吸收一下別人的寫作技巧?或者看什麼教學書會比較好?

問題二、假如我已經準備自己了,我要怎樣才能成為一 個作家?是投稿給書店,還是投稿給報館?

事實上,文筆通順僅僅是寫作的基本條件而已,一個作家能夠把自己的思想轉化成文字正如一個廚師擁有健康的味覺,這是必要條件卻遠非足夠的條件。換言之,作家必須文筆通順,文筆通順者卻不 一定就能成為作家。寫作不只是一種技能,我不知道有一種「寫作教學書」,我們可以透過看書學習焗蛋糕的技巧,卻無法透過技術指導書籍而變成一個作家。

一 個作家最寶貴的資源是生活經驗的累積,是與生俱來的洞悉力,是豐富的想像力,是突破思維框架的衝擊力,是看問題的深度和角度,是帶領讀者思考的能力,及帶 給讀者的啟示……寫作技巧可以學習與模仿,以上那些「必需品」卻無法透過參考書獲取。

第二條問題也很有趣,有趣的地方在於,來信者問的是「假如我已經準備自己了」而不是「假如我已經準備得足夠了」,「準備了」與「準備好」是兩碼事,可事實 上不少人怕吃虧,凡事要確保有一定回報才肯投入時間、精力。至今仍有人問我,「如果我辛辛苦苦寫了十萬個字卻找不到出版商出版,豈不是憨居?」我能肯定的 其中一件事是,那個「假如準備者」其實並沒開始寫第一篇文章,如果寫了十萬字二十萬字,那麼,大可以根據文章的篇幅和風格投寄往報刊、雜誌及出版社。問題 是,我連那些文章的影子都沒見到,我又怎麼知道它們該被投往哪兒呢?幾個月前,另一個大學生問我怎樣可以入行,我建議他投稿及參加寫作比賽,結果他提出要 求:「高小姐,你能否替我搜集所有寫作比賽的資訊?」

自從互聯網問世,要為自己寫的文字尋找讀者已經不是難事,某些網絡寫手的入行故事便充滿戲劇 性,他們首先在網絡吸引了眾多讀者,然後引起了出版商的青睞。金科玉律仍然是:寫了再說。想成為作家,跟做許多別的事情一樣,付出了不一定有回報,但不肯 付出,則肯定不會有回報。

來信者並無告訴我為甚麼想做作家,若喜歡的是「作家」這兩個字,其實有更簡單快捷的方法,儲夠一筆錢,找出版社自資出版 就行,我就見過某些人自掏腰包印書,然後以作家自居,自得其樂,也很開心。

不見得是個内斂的人,原來一樣可以把某些情感收藏得很深。但因爲看起來總是大剌剌而且自我表達流麗,所以那不見底的深邃隱忍,常被忽略,包括被自己忽略。

18.4.10

所謂第三者

今晚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

朋友打來,問我會在家裏看直播嗎?然後他說:“你要好好觀賞,因爲這應該是你最後一次以第三者的身份看金像獎了。”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E小姐在廁所聽見我拆天的笑聲,出來時問我發生什麽事?經我轉述,她也“哇”一聲:你的朋友真高招,明明在誇獎和激勵你,卻那麽含蓄。” 是啊,我笑,一部分也是,覺得我的朋友真有才華啊!

小朋友已經長大了


人在檳城,基於某種機緣巧合,竟然跟一位“相識已久”的讀者碰上面。

說相識已久,因他好幾年前,已經電郵來問我,如何成爲一名專欄作者之類的問題。記得當時我很慎重地回答,因爲不想打擊有夢想的人。

其實有時候會想起,當初問我這個問題的人,他踏上自己要走的路沒有,他有沒有放棄了,那些曾經憧憬的事情。

很高興碰見了他,很高興知道他在做喜歡的事,很高興他找到了自己屬意的發揮空間。我直嚷:小朋友你長大了!可愛的單眼皮大男孩。

很感動他記得我寫過的,並且一度跟他的感性有了交集。“我想碰觸在你離開之前的回憶,卻像在刀鋒上滑行,一身是血”,爲此回去舊blog查看,是2005年7月21日的心情。

因爲提醒了我一些什麽,心底難免泛起微微感傷,害怕回頭一看,那些當時感動自己的,已經所剩無幾。如果你明白我說的。小朋友在臺北和英國兜了一圈回到原地,變得大個仔,我又怎能幸免于失去一些.....時光的刻度,有時候是在心上,有時候是在不着痕跡的消逝裏。